Sunday, 27 January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重看《蝶影紅梨記》(上)

印象中,我家公主演戲,經常以《蝶影紅梨記》或《李後主》作壓軸。兩劇一悲一喜,同樣餘韻無窮。若問個人喜好,自然是《蝶影紅梨記》。偏愛程度豈只跑贏九條街?簡直有天壤之別。因為無論心情多麼糟糕,看完《蝶影紅梨記》一定陰霾掃盡,心情豁然開朗,連續幾天總會平白無端記起一句半句、某個神態或場面,逗得自己傻笑不止。

不知是機緣巧合,還是冥冥中自有主宰,在油麻地戲院新秀匯演第一階段所看的最後一齣戲,正是《蝶影紅梨記》

三個月前初看梁淑明演趙汝州,形神兼備,愈看愈對味兒,實在是難得的意外驚喜。沒料到這次重演,同樣飾演謝素秋的文雪裘竟進步神速,前後判若兩人,更是喜不自勝。

儘管談不上很喜歡謝素秋,總覺得她除了癡心而帶點孩子氣之外,沒甚麼鮮明性格可言。但她跟趙汝州確是天造地設的絕配,無論是死心眼兒,還是與她身分毫不相稱的純真嬌憨,都跟趙汝州不相伯仲。他倆誰也離不了誰,而且自從認定了對方是自己心愛的糖人兒,地位便無可取代。試想如果謝素秋改配李益、趙汝州移愛李慧娘,會是怎樣的光景?我實在無法想像,只知道若然真箇如此,《紫釵記》和《再世紅梅記》都要全盤改寫。

不知是否得到前輩指點,或是經過認真檢討,這次文雪裘演繹謝素秋的分寸掌握得很好,那些誇張、過火的動作和神情都收斂了不少,看來清新悅目得多。最欣賞她把之前的風塵氣味滌蕩殆盡,換上不顧一切為見情郎的傻裡傻氣和不識時務。只看〈詩媒.隔門〉謝素秋為王黼斟酒那一小段,前後判若雲泥,便知究竟。

此外,她的感情也較首演時更豐富而具層次,實在可喜可賀。很喜歡她在〈窺醉〉那些窺探情郎的身段和做手,素願得償狂喜不勝之餘,還帶三分驚怯和遲疑,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終於夢想成真,深得雲陽女史的箇中三昧。可惜劉公道前來帶她回去時,走位、臺步好像有少許打亂了,唱到「可憐露濕鞋兒冷,百拜風神你要順情。儘向儂吹莫向郎,待玉纖重把郎衣整」那幾個揮袖、轉身的動作,有點拖泥帶水,誠為美中不足。

趙汝州在梨香院與謝素秋相見不相識,是〈窺醉〉的一個小高潮。戲文固然妙趣橫生,尤其是誦詩、續詩那一段反線中板,總是逗得觀眾樂不可支。但謝素秋其時其地的感情既複雜又曖昧,揣摩極不容易。話說趙汝州不知眼前紅妝,便是朝思暮想的意中人,竟不嫌冒昧向她吹噓自己的情人才思出眾,又不厭其煩地逐首朗讀謝素秋寫給自己的情詩,彷彿要對方讚美謝素秋一番才罷休。謝素秋聽了,想必又是甜蜜、又是難為情,還有一點歷盡生關死劫終可相見,卻又無法坦誠相告的淒酸和傷感。待趙汝州把自己的詩篇逐一唸來,大概會想起當日互遞詩柬,「一回捧讀一開顏」的旖旎光景,不由得陶醉忘形,自然而然的把詩句續了下去。聽到「今日紙上桃花,薄似秋娘命」等句,可能又會想起當日跟她的趙郎隔門對泣、金蟬脫殼險死還生,甚至「命薄更逢離亂日」、「倉皇踏上槐安路」諸般狼狽情狀,更是百感交集。文雪裘似乎仔細參考了電影版,演來細膩工緻,頗有驚喜,值得讚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