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2 January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重看《白兔會》

去年底,帶老友去看《白兔會》。雖是第N遍重看,仍期待不同的演員,或能一新耳目,甚至帶來一點驚喜。

可是這一次,恕我直言,真的相當失望。

滿臺男女老少,資歷各有深淺,演技高低參差,本來就是常情。只是不知為甚麼,這齣戲看來生澀疏離,一直難以投入。即使個別演員七情上面,還是打動不了我;辜負了他們一番苦心,非常可惜。

第一次看文華擔綱文武生,扮相頗具英氣,可是未能充分掌握劉知遠的感情變化,演來略覺平淡乏味。例如第一場劉知遠窮極潦倒,幸得李洪信收留為牧馬郎,但過幾天便要離開,臉上竟無半點落拓風霜,也沒有徬徨感慨,反是躊躇滿志,不由得一陣莫名其妙。即使在〈迫休〉那一場男主角的重頭戲,從誓死不從到顧慮妻子名聲勉強答允再到李三娘矢誓靡他、扯碎休書,無論與李洪一夫婦或是李三娘演對手戲,也沒迸發多少火花,不免教人意難平。後來李洪信抱著襁褓中的兒子千里來訪,神色間亦未見特別激動或感慨,似乎疏忽了。須知李洪信並非別人,乃當年收留自己於李家棲身的恩人;他懷中的小孩又是自己骨肉,就是鐵石心腸也要動容,何況劉知遠是個恩怨分明、重情重義的好漢?最後劉知遠帶著兒子回家團聚,與咬臍郎並肩而立,竟像兄弟多於父子,又不知是造型、服飾或是神態、動作的問題了。

李婉誼經驗豐富,可算是眾位新晉演員的大師姐了,所以我對她的李三娘頗有期望;可是演將下來,與理想仍有一段距離。第一場李三娘單獨與劉知遠相見,那些愛在心裡口難開的嬌羞情態,竟流於生硬造作,真是始料不及。猶幸婚後改作婦人打扮,愈顯成熟風韻,漸入佳境。直至最後〈養子〉和〈團圓〉兩場,總算有點戲味,亦明顯比〈迫休〉和〈瓜園餞別〉更燙貼些。竊以為除非她打定主意專攻青衣行當,否則須花點功夫重拾「那些年」的情懷,仔細揣摩少年人的神態和心思。須知道近年常演的青衣劇目極少,一般故事的主角不論男女,還是以青春少艾佔多。若要再上層樓,這份功夫固然省不了,但也是最困難的。

譚穎倫和盧麗斯合演李洪一夫婦,非常賣力,亦算稱職,但默契明顯不及幾個月前的瓊花女和劍麟。盧麗斯扮相端正娟好,卻經常扮演一些潑辣霸道的長舌婦,而且唯妙唯肖,頗具喜劇感;這次也保持一貫水準。可是Alan的李洪一實在太機靈,沒半點任妻子擺布、對她言聽計從不問是非的懵懂可笑。在好幾處應以李大嫂主導的情節,李洪一卻忽然聰明起來舉一反三,幾乎令妻子無話可說。雖然部分觀眾仍是嘻嘻哈哈的笑不攏嘴,但他們是因為劇情或演繹上的紕漏而笑,就不得而知了。

韋俊郎反串李三娘的二兄李洪信,一如之前在《鳳閣恩仇未了情》扮演文狀元尚存孝,總覺得失之粗陋,在演繹上可以再精細一點。例如他抱著外甥千里尋父,明言為了乞哺幼兒,雙膝早已跪得既腫且痛,可是步履卻不見得蹣跚沉滯,說服力難免打了折扣。某些表情和動作,也可以再收斂一些,才符合李二哥文弱內向的個性。

縱觀全劇,不是說演員不用心,他們的努力的確有目共睹,可是表現差強人意,並不理想。也許,與其說是失望,不如說替他們感到可惜更貼切。究其原因,可能是排練不足、缺乏默契所致。個別演員對角色的理解和表達方式,似乎亦有商榷、補充的餘地。希望他們仔細檢討,加以改善。

附錄:《白兔會》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