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4 January 2013

《孝莊皇后》

談到傳統戲曲與現代社會的關係,總少不了「承傳」和「改革」兩個關鍵詞。「承傳」的是技藝,但也應該包括不斷探索和提高藝術水平的進取精神。換言之,「承傳」涉及戲曲藝術的本質,回答「何謂戲曲」這個最基本的問題,也確立了戲曲與其他表演藝術的異同。至於「改革」,則多指表演形式和內容,是否符合現代社會的風俗習慣和審美眼光。這兩個概念一內一外,相輔相成,主宰了二十世紀的中國戲曲的發展和論述。

來到二十一世紀,暫時似乎還沒有太大的改變。在香港,粵劇中人一直努力地「承傳」,方法各適其適,從耳提面命到設帳授徒都有;去年夏天展開的油麻地戲院新秀匯演計劃,更是其中最具規模者,亦反映了戲行中人對「承傳」的重視。相比之下,「改革」似乎稍受忽略。不是說沒有人嘗試改革,而是缺乏長遠規劃和部署,只能倚仗少數有心人以獨立項目形式作偶一為之的試驗。因為不能集合眾人之力,全屬單打獨鬥,人力物力已然緊絀,籌備演出的各項細節也會令人分心走神、壯志消磨,所以難有成就。即使某齣新戲頗有可觀之處,往往無以為繼,其成果也礙於某些原因未能推而廣之,實在非常可惜。

早聽說梁漢威對粵劇改革自有一番獨特的見解,上月終於有機會欣賞他的遺作《孝莊皇后》,算是給這位數十年來致力創新的粵劇前輩一點遲來的支持。

縱觀全篇,稍感失望。不只因為場面調度、敘事結構類似音樂劇多於粵劇,更是因為此劇雖以「孝莊皇后」為名,卻未能為她塑造一個骨肉勻稱、鮮明奪目的藝術形象,看似一篇平淡乏味的流水帳。從改革表演形式和內容的角度看,誠意可嘉,但未算成功,仍須努力。

孝莊皇后是一位充滿傳奇色彩的歷史人物,對於穩住滿清入關初年的政局、奠定康熙盛世的基礎,亦有其不可磨滅的功績。她出身蒙古科爾沁草原,姓「博爾濟吉特氏」,是成吉思汗弟弟的後裔。電視劇常用的小名「大玉兒」,並非史實,只是後人附會。她十三歲嫁予皇太極,生下一子三女,獨子福臨就是日後的順治皇帝。相傳她早與皇太極的弟弟多爾袞有情,皇太極死後曾改嫁多爾袞。抗清文人張煌言曾寫《建夷宮詞》十首,雖不免詆譭之嫌,仍有不少學者奉為太后改嫁的鐵證。其中兩首云:「上壽觴為合巹尊,慈寧宮裡爛盈門。春官昨進新儀注,大禮躬逢太后婚。」「掖庭又說冊閼氏,妙選孀閨足母儀。椒寢夢回雲雨散,錯將蝦子作龍兒。」事實上,孝莊皇后曾否改嫁,史家至今未有定論。

所以,我本來期望看到編劇怎樣刻劃他心目中的博爾濟吉特氏,注重表現她哪些性格;可是劇本只是平鋪直敘她從草原女兒成為大清皇太后的經過,個性模糊,處境被動,幾乎沒一件事由她作主。那些所謂內心矛盾、掙扎的戲份,寫來亦是隔靴搔癢,未算深刻動人。看罷全劇,我甚至想不到該用甚麼詞語來形容戲裡的博爾濟吉特氏。論智慧,只有在結局時安撫多爾袞那一段勉強稱得上。論主見,她完全沒有,無論是下嫁皇太極,或是擁立福臨繼位,均只得被人擺布的份兒。論善良、聰明、爽朗、率真,只是在第一場亮相時輕輕帶過。那麼,戲裡的孝莊皇后,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對不起,我真的說不上來。

多爾袞這個人物也沒寫好,只是比點題的孝莊皇后稍微輪廓清晰一點。他驍勇善戰,指揮若定,曾有意與皇太極爭奪汗位,但戲文絲毫沒有提及他的謀略和部署,只說有三旗子弟效忠於他。皇太極是曠世難逢的政治人才,深謀遠慮,手腕高明,只會帶兵打仗者如何是他敵手?多爾袞對博爾濟吉特氏也是一往情深,但戲文對兩人感情的鋪墊稍嫌薄弱。看到中段,我甚至在想,多爾袞對她念念不忘,其實是否酸葡萄心理多於摯誠的愛念?

若論此劇描寫最成功的人物,當推皇太極。劇本花了不少篇幅描寫他如何運籌帷幄,收服兄弟、迫死庶母,終於奪得汗位。他迎娶博爾濟吉特氏,表面上是出於嫡妻的主意,但看他那副老謀深算、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難免令人想到是否藉此給多爾袞狠命一擊,要他意志消沉,從此一蹶不振。順便一提,不明白為何戲裡的皇太極給改成努爾哈赤的第四子,而不是按照史實的第八子。難道因為多爾袞與雍正帝的同母兄弟、覷覦儲位的胤禵一樣排行十四,所以把雍正奪嫡與皇太極和多爾袞爭位的傳說混淆了?

最後,想談一下對《孝莊皇后》劇本結構和表演方法的感想。全劇共分十場,較為零碎,而且長略不一,部分只是為了交代情節,稱得上跌宕有致,但沒甚麼戲味可言。例如其中一場演努爾哈赤死後,皇太極如何聯同三位兄長,脅迫庶母(多爾袞和多鐸生母)自縊殉葬。其後袁崇煥堅守錦州,繼而蒙冤下獄,又佔兩場。其實這些情節只是為了表現皇太極超凡的政治手腕而寫,與孝莊皇后沒半點關係。演唱的雖然都是梆黃、小曲等粵劇常見的曲子,但整體布局卻像音樂劇。唱段不只是為了抒情和塑造人物,更多的是為了敘事、推進劇情。此外,又採用了二重唱、三重唱等演唱方法,令音樂的變化更為豐富。可是文辭缺乏神采,偏向敘事而沒有深入描繪人物心境,也沒有清晰的立意,未能像《孤星淚》那些成熟的西方音樂劇憑曲寄意,觸動人心。至於燈光、布景、服裝等,則較接近現代話劇的設計。

坦白說,我並非自小看粵劇長大,吃的都是電視劇和電影的奶水,所以不太抗拒以音樂劇形式搬演粵劇。但看了這許多年戲,心裡總不免有個先入為主的概念,覺得除音樂、服飾、化妝方法、表演技巧等方面,粵劇還有些形而上、只可意會難以言傳的東西不可荒棄,否則粵劇就不能成立,也無法與其他藝術形式並列。儘管我不太認同《孝莊皇后》的表現手法,仍然很佩服梁漢威堅持探索、力求創新的精神。因為如今這個做法,勢必招來非議和猛烈批評,從事者須有擋子彈的勇氣,才可以維持下去。可惜梁漢威已病逝,他的兒子、學生,甚至合作過的拍檔,能否繼承他這份不避艱難、擇善固執的精神,倒要拭目以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