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1 February 2013

臺北札記之六:大學之道

早上起來,與其無所事事呆等個把鐘頭,不如趁早到處逛逛。時間最無情,也最公道,誰也不給面子,而且我也沒甚麼時間再揮霍了。

漫步於國立臺灣大學的校園,優美的景色固然目不暇給,可是看到充滿歐洲風味的舊校舍,又不免想起他們前身是日本人創辦的臺北帝國大學的歷史。日本明治維新時,為了「脫亞入歐」、躋身世界強國之列,派了人強馬壯的使團到歐洲和美國考察,結果決定向新興的普魯士(沒幾年就統一德意志諸國)取經,所以後來兩國的歷史發展,不免有些相似,可惜連侵略外國的野心也如出一轍,給鄰國帶來無比的痛苦和劫難。當我們慶幸德國人痛定思痛,鼓起勇氣洗心革面,日本人卻始終不肯面對現實,迴避歷史責任,甚至因為長崎和廣島被原子彈轟炸而以戰爭受害者自居,真叫人情何以堪。

走在壯麗寬闊的椰林大道,腦袋裡自然浮起一個問題:何謂「大學之道」?

朱熹《四書章句集註》,以《禮記》〈大學〉開篇,蓋「大學之書,古之大學所以教人之法也。」此篇開首即云:「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中國古代的「大學」,與今天觸目皆是的西式大學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但至少理論上,仍有一些共通之處,例如,在大學應該學思考、學做一個具備良好品格和文化修養的人。

中國傳統教育本來就是強調道德修養多於技藝訓練,所以〈大學〉說:「古之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脩其身;欲脩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所謂「格物」,即「窮至事物之理,欲其極處無不到也」;「致知」,即「推極吾之知識,欲其所知無不盡也」。用現代的話來說,就是盡量學習不同的知識,鑽研萬物的恆道常理,作為言行的規範,也就是「脩身」的真義。

美國哈佛大學前任校長Derek Curtis Bok寫了一本書《Our Underachieving Colleges: A Candid Look at How Much Students Learn and Why They Should Be Learning More》,批評美國大學畢業生的寫作能力、思考能力、算術和道德思維,比入學前沒甚麼進步;會說外語、對文化藝術活動產生興趣、如何做一個關心社會的公民,並懂得發掘和運用知識來造福大眾等方面,更是乏善足陳。換言之,他們耗費了大量公共資源,但所學到的東西,可能比五十年前的大學畢業生更少。

由此可見,當我們仍迷信西方大學教育更優越,孜孜不倦邯鄲學步之際,其實正在重蹈人家的覆轍,通往無間地獄而不自知。

如果我們仍然相信,讀書,不只是為了學習知識,而是像朱熹所說,求學問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明辨是非善惡,做一個頂天立地、進退有度的人,那我們現在的教育真是一敗塗地,愧對前賢。須知道,設立一所大學,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在動盪不安的清末民初。香港「有幸」因殖民地的身分而稍為安定,但當年創辦香港大學也頗費周章,得不到英國僑民的支持,只能向華人和其他族裔的富商籌款,甚至沒有必然成功的把握。直至數十年後,經歷了抗日戰爭和內戰引發的難民潮,香港仍是百廢待興,錢穆和唐君毅等人先創辦新亞書院,再與崇基學院和聯合書院合併為香港中文大學,困難可想而知。

讀過一些評論和雜文,臺灣人對大學教育同樣諸多不滿,十多年來陸續推行的通盤教育改革(涉及大、中、小學及師資、教育的法律定義及教育權力下放等多方面)也充滿爭議。儘管不太清楚他們改革的內容細節,我對臺灣承襲自清末民初的深厚學術傳統仍具信心。到臺大校園匆匆一遊,即使正值寒假,仍可感受到他們崇尚百花齊放、注重學術修為的氣氛。

一直無法明白,為甚麼在二十世紀紛擾混亂的時局裡,人人朝不保夕,莫說溫飽,就連性命也隨時可以因為漫天戰火而丟掉,很多人的頭腦卻比生於太平盛世的我們還要清醒,心態比天天高呼壓力迫人的我們還要堅強和樂觀。試看當時的成名學者如錢穆、胡適、王國維、陳寅恪,哪一位不是成就非凡,一輩子做了我們投胎三遍也做不來的事、讀了我們一百年也讀不完的書?戰火燒不掉他們的勇氣、貧窮澆不熄他們的決心。即使是普羅百姓,從粵語長片和口耳相傳的故事中,可知他們百折不撓,求的就是生存。戰爭、疾病和貧窮,令死亡跟他們多麼接近,卻很少人輕言放棄。孟子曰:「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他們未必都唸過大學,尤其是平民百姓,但他們不少人都是真正的大丈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