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1 February 2013

知難而退

《紅樓夢》第二回寫到,破落了的智通寺有一副楹聯云:「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表面上是勸人知足、戒貪,實則也是勸人知所進退。

甚麼時候該進,甚麼時候要退,是一門高深的學問。主張恬淡謙退的老子,早就說得明白:「是以聖人居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而弗始也,為而弗恃也,成功而弗居也。夫唯弗居,是以弗去。」(帛書《老子》第二章)「持而盈之,不若其已。揣而銳之,不可長保也。金玉盈室,莫之守也。貴富而驕,自遺咎也。功遂身退,天之道也。」(帛書《老子》第九章)

有些道理,年紀漸長自能體會,「功成身退」卻未必。有些人可能是太習慣衝鋒陷陣,身心都難以接受放慢腳步,甚至轉身離場,覺得無以安身立命。有些則是純粹的戀棧,無論是恃才傲物、意氣風發或倚老賣老,甚至認為自己功不成、名未就,還須堅持到底絕不放棄,骨子裡都是捨不得。

可是不捨不捨還須捨。有時候,不是堅持就會成功,有志者事竟不成亦大有人在。如果時機不對、際遇不合,再堅持就是冥頑不靈,甚至可能傷害自己。張無忌當日在明教秘道修練「乾坤大挪移」,至第七層時尚有十九句心法渾不可解,略試之後毫無所成,也就沒有勉強下去。金庸說那幾句心法是作者「憑著聰明,縱其想像,力求變化而已」,連自己也沒練成,未免有點滑稽;但因為張無忌生性淡泊不強求,所以練成絕世神功之餘,亦避過走火入魔之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再次在他身上得到印證。不過馬兒不是自己逃跑的,而是他自願放棄的。

然而現實之中,有多少個張無忌?再恬淡沖和的人,往往亦有他堅持或魂牽夢縈、難以割捨的事物。何況自小聽得「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教誨太多,早給洗腦了,總覺得「退」是弱者所為。而且身在局中,幾時已經到了死胡同,也不是那麼容易篤定的。張無忌練了幾次「乾坤大挪移」第七層,半途而廢,終倖免於走火入魔之厄;郭靖憑著死腦筋背熟了《九陰真經》最後的漢字梵文,若非遇上一燈大師,卻是全無用處。可是設身處地細想,誰敢保證世上真的有個一燈大師在深山野嶺等著你去求救?當我們暗笑郭靖是個傻小子,其實回首前塵,你我之中又有多少人做了傻小子、笨丫頭而不自知?

不過,在急流中引退的關鍵字,是「勇」而不是「智」。當然,能夠不受媚諂和誘惑的擾亂,看清時機、認準情勢,決定是否引退,沒有智慧絕難辦到。更重要的是,知易行難,從理智上明白箇中道理尚算容易,要克服感情上的怠惰和不捨,才是最大的心理難關,非具勇氣者不行。

所以,當我知道浙江小百花原生代的《西廂記》封箱,不禁佩服茅團長的大智大勇。看戲時,根本毋須介懷戲文演得怎樣,團長和董老板是否過於刻意賣弄、貝姐兒是否依舊形神合一揮灑自如,已經無關宏旨。封箱巡演的意義,在於臺上臺下相聚一堂,隆而重之的告別一同走過的青蔥歲月,然後一起把最美好的回憶封存、放下。更重要的是,封箱這項儀式,表示她們坦然承認人到中年,情懷不再,舞臺上曾經顛倒眾生的成就,已經難以踰越。那一段躊躇滿志、飛揚煥發的日子,已經一去不返。與其把舊戲演爛,不如珍重羽毛,在花兒仍然盛放的時候作別,對自己、對觀眾,都是好事。

也許有人認為團長拉著眾姊妹穿州過省昭告天下,說到底不過是製造話題、吸引注意的噱頭。那又如何?站在劇團經營者的立場,實在無可厚非。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何嘗不是尊重觀眾、向觀眾負責的嚴肅和認真?與其含糊其詞語焉不詳,讓人一輩子牽腸掛肚,不如開一次盛大華麗的party,讓大家盡情笑、放聲哭,在相聚之中道別,把最美麗的回憶烙在心上,從此頭也不回,決意放手。

知難而退,不是懦弱,而是明智。旅程未必就此結束,而是繞過障礙,或換條路線,抖擻精神,繼續前進。是優是劣,當然見仁見智,但已經與茅團長或浙江小百花無關,只存乎看官的心。

2 comments:

  1. Anonymous1:31 am

    舆其說知難而退,還是覺得「捨.得」較為貼近封箱的意義。歲月極美,在於它必然的流逝;我心安然,在於懂得放下。慶幸曾一同走過。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說的是意義,我說的是原因(儘管是猜的),有點不同啦。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