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February 2013

廬山難識

大半年來,不停地看有關戲劇、戲曲理論的書,因為我深知,自己其實不太懂戲。

看懂、懂看,是對臺前幕後最起碼的尊重。

何況,看書是自幼的愛好--沒有書,我的天地就沒這麼遼闊,世界就沒有色彩,跟瞎子沒分別。

最近偶然在圖書館找到一本小冊子,是二零一零年中國戲曲節多場座談會的演講和問答筆錄本。不料居然是非賣品,難怪在書店沒見過。但是,為甚麼要那麼隱秘?難道出版者暗地裡也覺得,看戲曲的不是不問是非的瘋狂戲迷,就是只會湊熱鬧的無知婦孺?抑或他們早就認定,認真的研究和討論就不受歡迎?尋常百姓就懂不了?

此書一共收錄了十七篇文章、四場問答的內容。讀到多位學者、樂師、演員和劇團管理層對中國傳統戲曲的看法,跟自己不謀而合,不禁心有戚戚然,亦難免有點自豪感。可惜的是大家似乎都明白問題所在,卻說不出具體的解決方法,只能憑著自己的經驗,分享一些粗糙或籠統的觀察或想法。到底要怎麼做,恐怕還是各師各法,莫衷一是。

儘管自己對中國傳統文化感情極深,也希望盡己所能,做個懂得戲、有品味、有要求的觀眾,為戲曲的長遠發展略盡棉力,但始終不是戲行中人,讀到有關音樂、排演等內容時,難免有似懂非懂、隔靴搔癢之嘆。我喜歡的始終是文字,所以其中最吸引的文章,則非陳澤蕾談《再世紅梅記》劇本改寫的一篇莫屬。

Sam自稱有幸看到《再世紅梅記》最初搬上舞臺的原著劇本,與膾炙人口的唱片本和今天常見的演出本作比較,發覺不同折子裡有關賈似道姬妾吳絳仙的曲白均已刪除。被刪的篇幅不算長,演出時間合計大約十分鐘;但對於塑造吳絳仙的性格、鋪墊她與李慧娘的姊妹之情,成全貫通全劇的情節伏線,均非常重要。我很同意Sam的觀點,甚至認為這些段落如今刪去了,把吳絳仙貶抑為可有可無的配角,李慧娘何以甘冒奇險撇下裴禹為她呼冤,亦難以令人信服,恐怕有違唐先生當年嘔心瀝血的構思。

請容我在這裡轉引Sam論文引錄原著劇本被刪除的段落,以饗看官,並略表對唐先生的紀念與敬意:

第一場〈觀柳還琴〉:據Sam所言,李慧娘聽見寒山寺的鐘聲,打算逃禪以求解脫,被吳絳仙碰見勸阻,「出現粵劇少見的女子情誼橋段」。此段「為〈脫阱〉絳仙自稱經常拜祭慧娘,以及慧娘說『不能為男女之情撇下姊妹之愛』鋪下重要基礎,既點出兩人的情誼,刻劃兩人的性格,也細膩描寫李、吳同為賈似道姬妾,二人如何在狹隘的空間找到生存的溫暖」。

【絳仙嘆息介白】唉,慧娘妹…【乙反木魚】你知否鳥在囚籠難飛動?
【慧娘悲咽接唱】則怕我纖腰難禦晚來風。
【絳仙接唱】底事好花願葬狼虎洞?
【慧娘悲咽接唱】毀身誰不為貧窮?【略爽】愧無甘旨把萱堂奉,枉有琴書百卷通。重估話色雅留為知音用,又誰料臨妝難為悅己容。【泣不成聲】
【絳仙微感訝意介白】下?慧娘,在你入府之前,莫非先有知音人在?
【慧娘搖首介白】從來未有兒郎,踏入小姑居處。
【絳仙白】哦,既是未有兒郎,踏入小姑居處,何得有女為悅己者容之語?
【慧娘白】絳仙姐,所謂深閨少女,誰個不慕才思嫁?昔在夢中,遍求伴侶,覺思慕之人,似是……似是……【微羞介】
【絳仙破愁一笑白】似是何等樣人?
【慧娘禿頭花下句】似是五陵臺館客,絕非七十白頭翁。何堪酒後夜闌時,賣笑爭歡和奪寵?
【絳仙黯然嘆息介白】唉!【花下句】嘆一句每多倩女懷春日,偏是夢破蒙災境遇同。艷似朝雲與暮雨,懷才也向偏房用。【自憐飲泣介】
【慧娘慢的的悲咽白】姐姐,姐姐,我本多情,奈何情不惹我,縱使甘於作妾,也望作紅袖添香,何期薦枕權奸,作虎牙之餘屑……
【絳仙驚慌地左右張望,即掩慧娘口,悲咽而懇切地口古】慧娘,慧娘,須知身在囚籠,萬勿洩露口風,相國多疑善妒,何必快一時口舌,自取殺身之痛?
【慧娘感極黯然口古】姐姐,姐姐,想我初落畫船,見不少紅肥瘦綠,盡都是寡義忘恩之草,幾見有相憐同病之花?僅姐姐一人可寄付心腹之語……姐姐,我但求抱璞存真死,不作貪生伴老翁。
【絳仙一才快的的瞠目結舌搖手悲咽口古】慧娘,慧娘妹,我昔在相府之中,每見煮翠烹紅,心膽俱碎,妹是我心許之人,何必使我再多一回心碎,將恨史寄於魂夢?【掩面悲泣】
【慧娘慢的的又感又憐,反加安慰白】姐姐,你何必為我而傷心呢?唉,算嘞……【口古】想一生中知己難求,雖未得男女恩,亦初嚐姊妹愛。姐姐,我不忍你為我傷心而落淚,我寧願屈志而附從。
【絳仙破啼(秋盈按:應為「涕」)為笑執慧娘手親熱地白】妹妹……【花下句】我絕非代作淫媒語,雪傲仍須向日溶。不如置酒畫船前,好待相爺燈下用。【起淒怨琵琶譜子一路拉慧娘行,一路非常溫柔白】豈不聞燈小隨風滅,浪大難存節?紅梅性耐寒,亦難禦暴風雪。只要不同流合污,還可強渡(秋盈按:應為「度」)荒涼歲月。(下略)

第三場〈鬧府裝瘋〉:這裡有一小段賈似道之姪賈瑩中挑引吳絳仙,卻被她嚴詞拒絕的戲。Sam認為唐先生這樣寫,是「讓吳絳仙親自展示,如何在虎狼洞中自尊自重地強渡(秋盈按:應為「度」)荒涼歲月,具體地把妾的處境演出來,為頭場妾侍之間的體己語找到依據。」試看:

【瑩中鬼祟地口古】絳仙,婦人最慘是所遇非人,男兒最苦是相逢已嫁,想相爺滿堂姬妾三十六,一人歡笑幾人哭,絳仙姐你正在綺年,好難抵受得衾寒枕冷。
【絳仙一才冷笑口古】未必,照絳仙所知,婦人最卑是敗德喪節,男兒最卑是飽思淫慾,有道是空幃容易守,非分妄難求。
【瑩中仍嬉皮笑面口古】絳仙,絳仙姐姐,豈不聞丞相有言:「養妾以娛情,朝可以轉贈於人,晚可以收回豢養」,本無節義可言?何況月夕花朝,子夜良宵,十二個節義牌坊,都抵唔過風流一晚。【輕佻介】
【絳仙重一才作怒白】尊重些。【慢的的帶點悲咽口古】估不到半閒堂尚有自愛之人,丞相府多是無恥之輩,如此相門子弟,信是先人作孽,唉!還說甚麼心田先祖種,福地後人耕?
【瑩中一才老羞成怒冷笑白】小伯娘……【花下句】伯娘未解分羹意,反說兒郎太口饞。待等花殘粉褪時,更無蜂蝶重流覽。【拂袖介】
【絳仙冷笑白】侄相公……【花下句】兒郎可摘籬邊杏,莫玷偏房枕畔蘭。閉關寧願死長門,不容浪蝶狂蜂探。【拂袖介】(下略)

第五場〈登壇鬼辯〉,賈瑩中與門子賈麟兒把穿著一身紅衣的吳絳仙拉出半閒堂,吳絳仙不住呼冤,被賈瑩中喝罵。如今演出本已無痕跡,唱片本只保留了賈瑩中因求歡不遂的切齒忿恨,卻原來吳絳仙亦不甘示弱:

【瑩中一才喝白】住口!【遞眼色使開麟兒改轉笑容臺口向絳仙花下句】誰教你殘羹只許一人享,未曾分我半杯茶?若許漁郎暗問津,風刀雨箭總有箇郎招架。【輕佻介】
【絳仙重一才慢的的悲憤之極冷笑花下句】當日慧娘不受橋頭辱,難道絳仙寧為陌上花?幾分姿色寧伴虎和狼,也不屑暗把餘香偷餵牛和馬。【白】吐!【唾瑩中介】
【慧娘暗中讚許絳仙介】

尾場〈蕉窗魂合〉,如今演出本只有借屍還魂的李慧娘、裴禹、盧桐、賈似道、賈瑩中等人,吳絳仙芳蹤杳然。原來開山演出本中,吳絳仙因賈似道伏誅而淪為「奸黨」,同受刑責,李慧娘挺身為她呼冤,落幕前還有這麼幾句:

【昭容悲咽口古】姐姐,姐姐,虎丘橋畔,卿能憐我;蕉林月下,我亦憐卿。紅梅閣多謝你清香三炷,杏花巷也應感恩報德。從此後你可以重見生天,脫離虎阱。

Sam在文章的結尾說:「姊妹之間的卿卿我我,成了李慧娘與吳絳仙故事線的終點。而這條故事線與全劇煞科前由武生說『寫成《再世紅梅記》,半寫忠奸半寫情』的題旨串連起來,一方面通過被奸相與爪牙視為『實無節之可言』的姬妾在絕境中的抉擇,對有權有勢者作出深刻的反諷,另一方面以細膩的姊妹之愛,擴闊戲曲故事『情』的題材。」讀之不覺拍案叫好。社會習慣和風貌可以千變萬化,人性和感情卻歷久常新。如今看來,唐先生就是充分掌握了這一點,所以才寫成一部又一部不朽的佳作,數十年來造福梨園,亦滋養了多少觀眾的心靈。然而,因遷就演出條件而修改劇本,有意無意間把唐先生原著的立意和題旨湮沒,猶如廬山一樣難辨真容,卻非吾輩所願。很高興Sam寫了這篇論文,重現一些幾乎失落了的片段,也希望戲曲研究者可以繼續這些鉤沉、訂正的功夫。此外,亦如她所言,希望戲行中人修改前賢的劇本時,仔細研讀和思考作品內容,明辨其主旨和結構,以免埋沒前賢的心血。

2 comments:

  1. 修改本耽誤了絳仙。如今看到失落的版本令人暗咬銀牙,憤憤。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啊。加上在YMT看到一些犯駁不通的舊戲,我愈來愈懷疑,很多劇目首演時未必是今天看到的樣子,數十年來經過無數改編、增刪、以訛傳訛,可能有很多東西已經面目全非,即使原作者復生,也未必認得出來。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