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7 February 2013

臺北札記之四:西餐與咖啡

說起吃,我是不折不扣的崇洋媚外。因為我很喜歡吃西餐、喝咖啡。

中國飲食文化博大精深,菜肴種類多、製法繁、品味精,舉世知聞。道貌岸然如孔子,不但愛吃,而且極為講究。「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就是他老人家的名言,堂而皇之收錄在《論語》〈鄉黨〉篇,一派饕餮口吻,今天多少所謂美食評論家亦自愧不如。

可是我生性粗魯,只喜歡肉類、麵條等簡單尋常的粗食,山珍海錯固然不懂欣賞,與其花費偌大功夫去蕪存菁十不存一地做一道奢侈浪費、中看不中飽的手工菜,不如來一碗蘭州牛肉拉麵或一盤菜肉餃子更稱心如意。

中國菜當然好吃,但是分量太多,一個人吃飯不太方便。西餐則不同,一份剛好,不易浪費。

旅程第一天晚上,隨意在酒店附近的小餐廳紅洋蔥,吃了一頓牛排給自己慶祝生日,又喝了平生第一瓶西班牙紅酒,很滿足。

臨行前,又慕名跑到武昌街臺灣省城隍廟對面的明星咖啡館。不是為了朝臺灣文學的聖,而是為了懷俄式西餐廳的舊。

小時候,香港有很多俄式西餐廳,甚麼車厘哥夫、紅雞(還是雄雞?)、紅寶石等,平生第一次拿起刀叉,吃第一塊牛排、喝第一口羅宋湯,就在這些餐廳--到底是哪一家倒忘記了。這些餐廳又兼賣自製的麵包、蛋糕,當年還沒有無遠弗屆的連鎖餅店,吃的麵包,大都是車厘哥夫的出品,蛋糕則多是幫襯超群餅店。車厘哥夫那彌敦道總店的裝潢、新鮮麵包出爐的濃冽香氣,如今老了,仍然記得很清楚。

失而復得的明星咖啡館,最吸引的不是曾有多少名人作家在此留連,而是跟車厘哥夫總店如出一轍的格局--樓下是餅店,樓上是餐廳,還有真皮沙發的卡座、精致的餐具和各式套餐,連鑲皮邊的厚重餐牌也幾乎一模一樣,差點兒感動得想哭。

不太餓,點了一份四道菜的羅宋湯套餐,包括沙律、主菜、甜品和咖啡。羅宋湯是主菜,湯汁殷紅如血,材料多、分量足,味道很清甜鮮美,跟香港的製法不一樣。牛肉和蔬菜極多,一番努力才勉強吃完,只好辜負了兩片麥香濃郁的麵包。甜品是一件小蛋糕、一塊俄式核桃軟糕,又香又軟,只稍嫌甜了些。咖啡水準很不錯,齒頰留香,餘韻無窮。

臺北的咖啡館各具特色,不論是連鎖店還是無名小店,大都用心經營,幾乎閉上眼睛瞎走亂闖,也不會碰上不好喝的咖啡,難怪臺北獲《USA Today》評選為「世界十大咖啡城市」之一,而且是亞洲唯一入選者

那天逛完國立臺灣大學校園,再到永康街,相當失望,飯也不想吃,慶幸在小巷中找到一家意大利咖啡館,讓肚皮和心靈都找到一點溫馨的安慰。

五天四夜有伴兒等於沒伴兒的旅程,幸而還有美點佳肴聊慰衷腸。

如果有一天,書店街真的保不住了,臺北剩下給我的,應該還有西餐和咖啡。

2 comments:

  1. 是「雄雞」(Chanticler)餐廳。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Chris。祝新春愉快,闔府安康。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