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February 2013

臺北札記之二:歌臺上下

適逢其會,在國家戲劇院看了三場「上海崑劇團」的演出。

踏臺板的仍是唸書時看過的角兒--岳美緹、張靜嫻、計鎮華、梁谷音、蔡正仁等,只有張銘榮沒看過。大概還有他們的學生,但當中我只認得翁佳慧。她比去年《牡丹亭》成熟了不少,差點兒以為另有其人。

其實,我很久沒看到他們了。

對崑劇,談不上很喜歡,既沒有情意結,也沒有老友牽繫著前世今生的一往深情。但抱著欣賞的態度,有機會就看,增長見識。何況,崑劇是「百戲之母」,演技發展異常成熟,哪怕是一個眼神、一個轉身,全部都有來歷,值得欣賞的地方很多。

本來以為故人重逢,即使戲文再不好看,也有點聚舊的歡愉。

可惜,這一次,更多的是意難平。

不知是自己老得太快,還是不許人間見白頭,抑或自己其實是不懂裝懂,總覺得這裡不對、那裡不妥;當年魄蕩魂搖的觸動,更是無法重尋了。

謝幕時,當滿場觀眾起立鼓掌、采聲如雷,我端坐位子上拍手,雙腿說甚麼也站不起來。

走到廣場上,白天的悶熱換成了如水的涼風,不由得機伶伶打了個寒顫。抬頭望去,只見半輪明月,低垂空中,彷彿想走近廣場上閃亮刺眼、密麻麻匝滿一地的燈光,又害怕被拒絕,或者連自己也覺得格格不入,只好不高不低地懸在半路,進退難決。

是孤單?是寂寞?竟如斯難以分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