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9 April 2013

《感天動地竇娥冤》

去年寫過幾篇文章討論《六月雪》不同的演出本,提到不知為何,唐先生當年改編的旨趣與關漢卿原著大異。沒料到今年就有機會看到比較接近關漢卿原著題旨的粵劇改編本,少不免要見識一下。

此劇沿用關漢卿原著的劇名《感天動地竇娥冤》,故事情節與原著亦相差不遠,但刪去了賽盧醫一角,把張驢兒買毒藥謀害蔡婆以暗場交代;再加入了竇娥含冤問斬後,向冥神哭訴的一段戲。估計這是為了給女主角和飾演冥神的演員發揮唱功和身段而安排的,但我素來不太接受怪力亂神的東西,而且竇娥只是向冥神哭訴,又不是借助祂的力量起死回生,與劇情根本沒甚麼關係,還是覺得可免則免。何況數百年前關漢卿的原著也沒有談仙論佛,難道古人的思想境界比二十一世紀的香港更進步?故而未免略有蛇足之憾。

話雖如此,此劇勇於打破六柱制的桎梏,摒棄生旦言情的俗套,臺前幕後敢於創新的勇氣,還是值得嘉許的。劇中沿用關漢卿原著的角色編排,沒有文武生行當,只有正旦(竇娥)、末(即鬚生,竇娥之父竇天章及張驢兒之父)、老旦(蔡婆)、丑(張驢兒、山陽縣令)和淨(即花臉,冥神)。劇情尚算流暢,但略嫌不夠緊湊,可以再修飾一下。尤其是竇天章如何將女兒賣予蔡婆作童養媳,以及張驢兒如何收買縣令,誣陷竇娥那兩段,就可以精簡一些,以加強緊張的氣氛。結尾也略嫌拖沓,特別是冥神出場那一段功架,好看的確是好看,飾演者劍英也充分表現了自己矯捷的身手,可是實在跟劇情關係不大,淪為一場為表演而表演的蛇足。如果真的要保留這個角色,不如從情節方面著手補充,例如說因為竇娥是冤魂,不能直闖公衙向父親伸冤,必須得到冥神批准,或者賜她一道恩諭或一件法器,才能登堂入室,這就顯得更為合理。

此劇由資深粵劇導師廖儒安執筆,文詞尚算優美,雖不免有點沙石,但總算通順達意。例如竇天章到底年紀有多大?竇娥七歲時,他自稱「快到而立之年」,即未滿三十歲。竇娥二十歲喪命,即父女分別只是十餘年,他怎會「年逾半百」?難得小本製作也提供了字幕,可是錯別字仍嫌太多,正體字、簡體字混淆的情況也太普遍,實在看得人很不舒服。其實附設字幕,不為別的,就是要讓觀眾看懂劇情內容,所以實在輕率不得,希望他們多加注意。

演員方面,以飾演竇娥的康華最為亮眼。看來她在身段方面下過苦功,不少高難度動作也應付自如,想是從小受訓的成果。唱功也極了得,聲調高亢而不刺耳,尤其是演繹竇娥訴冤那一段,最能切合人物的心境,非常難得。但須加強聲線控制,不是一味嘹亮就是好,必須以劇情需要為依歸,做到收放自如,方為上乘。臉部表情和身段也一樣,要與戲文融為一體,不要讓觀眾覺得純粹是表演技巧,而要令他們相信眼前人就是劇中角色,才算真正的成功。當然,要做到這個境界,並非一朝一夕之功,但須認清正確的方向,才得有所成就。

阮德鏘飾演竇天章,保持一貫水準。目前已看過他幾次以老生、鬚生行當應工,如《霸王別姬》的蕭何、《雙仙拜月亭》的王丞相等,演來已相當老練,但仍稍欠火候。演到激動、火爆的場面時,的確盛氣凌人,可是流於易放難收,有時顯得不夠沉穩莊重,不太切合人物身分。這次演竇天章,明顯較為用心,效果亦較理想。但尾場從懷疑女鬼咎由自取到得悉真相的感情轉折,可以再清晰一些、豐富一些,以加強感人的效果。

蔡婆由郭啟輝反串,倒也不錯。之前看過他在《無情寶劍有情天》以丑行飾演胡道從(諧音「糊塗蟲」者也……),非常稱職,又沒有某些演員說話粗鄙逗人發笑的俗套。他看來非常年輕,就像剛從大學畢業沒幾年的小胖子,所以模仿年長角色的動態時,難免有點粗疏,希望他繼續努力,尤須仔細觀察社會上各色人等,才有裨益。

相比之下,劍麟再演張驢兒,頗覺失色。雖說同以丑行應工,此《竇娥冤》的驢兒不同彼《六月雪》的驢兒,我期望看到兩者之間的分別。但除了這次少了一雙誇張的大牛耳之外,實在看不出有甚麼差異。說實話,張驢兒是個心狠手辣的傢伙,誣陷蔡婆和竇娥殺人臉不改容,對父親橫死卻無動於衷,一心只想著如何藉此敲詐勒索,所以不能演得太滑稽、太可愛,讓人忘記這個角色奸滑涼薄的本質。看來光頭仔仍須痛下苦功啊。

最後,還有一點不吐不快:常說戲曲要承傳,其實不但要培養臺前幕後的人才,培養具水平的觀眾似乎更重要,但一直頗受忽略。當晚,後排幾名老觀眾一邊看戲,一邊不停地旁述劇情,或者批評情節改動太多,原來以為他們看的是唐先生的《六月雪》,卻沒看到手上的宣傳單張早用斗大的字體註明這是「新編粵劇《感天動地竇娥冤》」。我幾次回頭怒目圓睜瞪著他們也無濟於事,實在忍無可忍,向工作人員投訴。他們在換幕時上前有禮貌地勸喻那些自以為是的老觀眾談話時放輕一點,反而招來一頓臭罵,我幾經辛苦才按下怒火,沒把他們轟將出去。如果觀眾的欣賞水平不能提高,所有者不是固步自封就是盲目崇拜偶像,這門藝術還有甚麼前途可言?演員和工作人員再努力上進,也只能是白費心機。

3 comments:

  1. Anonymous3:28 am

    竇天章為冤死的竇娥平反,宣布竇娥無罪,將張驢兒判死罪,楚州大守受罰。宣判剛完,大雨從天而降。
    We have long awaited one day that someone can stand up and declare that the massacre at Tin An Square did not terminate the quest of people for genuine democracy and the suppression of legacy power and corruption. On the contrary, it wakes up millions of overseas Chinese to hope for a new China.

    ReplyDelete
  2. Anonymous11:15 pm

    同意你的說法, 觀眾群很重要, 功利一點, 有足夠數量, 才能養活一門演藝, 如果規模大到可不靠政府資助, 這門演藝才能以自身的內在邏輯發展, 百花齊放, 例如五六十年代的粵劇盛世

    ReplyDelete
    Replies
    1. 粵劇不再是大眾娛樂,而是小眾藝術,這是不爭的事實。但在香港這樣的市場生存,又必須通俗,以吸納足夠觀眾支撐其營運。目前雖然艱難,但政府資助只是少數,市場仍是自負盈虧的。但觀眾的質與量往往難以兼得,更難取捨。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