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0 May 2013

紫釵遺恨(下)

其實,跑去看《紫釵記》,主要是想看關凱珊如何演繹李益。因為農曆新年時在西九大戲棚看她演《再世紅梅記》〈折梅巧遇〉的裴禹,著實驚喜不少。

這次她演李十郎,同樣非常認真和專注,儘管看來有點拘謹,也未能像裴禹那樣令人刮目相看,至少中規中矩,是眾多演員之中表現較佳的一位。但她必須注意眼神的運用,某些瞪大了眼睛的表情,看來不像驚訝,卻是惡狠狠的,不太符合人物其時其地的反應。看來她要多加練習關目,務求傳達感情更準確才是。

丑角郭啟輝是另一位我很欣賞的新晉演員,這是第三次看他演出。坦白說,崔允明相當難演,因為他那「身縱窮酸志尚懷」的性格特點,沒有一定程度人生閱歷的話,不太容易掌握。沒想到郭啟輝的表現比想像中優勝,亮相時的舉手投足已頗有說服力。尤其欣賞他跟李益、韋夏卿說話時,適當地加上一兩聲輕咳,暗示了崔允明「老病儒生無一用」的伏線,可見他揣摩人物頗為細心,值得讚賞。不過他表達崔允明貧病交煎的神態舉止,還是略有不足,可以再加強一點;尤其是〈凍賣珠釵〉那一場,化妝和造型均須改善。總括而言,用心思考人物背景、性格的方向是沒錯的,但須繼續努力鑽研,務求盡善盡美。

本來我很期待郭啟輝演繹的黃衫客,誰知鑼鼓響處,虎度門邊黃影一晃,瞧那形態面貌,頓時大失所望。這次他們倒肯創新,由兩人分飾崔允明和黃衫客。可是恕我直言,阮德鏘實在沒把黃衫客演好;說得嚴重些,簡直辜負了四王爺。他那豪氣干雲的亮相詩白,第一句「從天降下黃衫客」已唸得拖泥帶水,沒一個字兒聽得分明,心中已是不快。後來聽他跟霍小玉和李益的一些對答,也沒甚麼情緒層次可言,一味粗聲吆喝,胡亂拉腔作其豪邁之狀,甚至可能是為了掩飾甩曲掉詞之窘迫,更是無明火起。當日看完《霸王別姬》,曾有「不是大聲,就是霸王」之語;沒想到如今有人重蹈覆轍,只好不嫌冗贅再說一遍:「不是大聲,就是黃衫客的。」

袁善婷三度扮演韋夏卿,不知為何未算投入。黎耀威再演盧太尉,也未能表達人物的險詐狠辣,更遑論不惜一切為女兒綢繆的舐犢之情,十分可惜。反觀飾演王哨兒那位仁兄(恕我孤陋寡聞,只認得他相貌,不識名字)曲詞嫻熟,舉手投足皆符合人物,值得讚賞。

早前看康華演竇娥,印象頗佳,誰料這次飾演霍小玉,從〈燈街拾翠〉直演到〈據理爭夫〉,始終說服不了她就是那高情逸態的長安名妓、癡心一往的洛陽貴冑。誠然,她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每個身段、每句唱腔,也盡量做到一絲不苟。但可能正是為了技術上的完美,忽略了感情的投入,遑論表達霍小玉自卑、任性、倔強、癡情等性格上的特點。須知道,感情澎湃,動人心弦,才是《紫釵記》成為不朽戲寶的根本原因;若是溫溫吞吞、平淡如水,還算甚麼《紫釵記》?

此外,康華的妝容頗有問題,看上去很奇怪,毫無美感。黃寶萱飾演霍小玉之母所穿的兩件戲服,也是衣不稱身,裙擺短了好幾寸,邊沿只蓋到腳腕之上,露出一雙紫色鞋子和白色襪子,相當礙眼。妝容和服裝出現這麼明顯的問題,實屬罕見,連我對化妝、服飾素無研究也覺得難看,希望她們與工作人員認真檢討,加以改善。

女角之中,以林子青最討人歡喜。這次重演浣紗,比一月中略有進步,更見嫻熟燙貼,甚是可喜。不知是否因為工多藝熟,信心陡增,還是我之前老眼昏花,小覷了人,儘管她的扮相仍是稚氣未除,眉宇間卻漸覺成熟,駸駸然有點正印花旦的格調,不禁期待下個月她在《白兔會》扮演李三娘。李振歡扮演盧燕貞,戲份不多,但勝在沉穩、自然,亦是稱職。可是瑜不掩瑕,幾位主要演員沒有發揮應有的水準,令人握腕,也實在看得不太愜意。只盼他們在揣摩角色方面繼續仔細琢磨,力求進步。

最後不得不提音樂的問題。自問對拍和藝術一竅不通,對粵劇音樂的認識,也只限於記得某些常用曲子和板腔的旋律而已,就像小時候把流行曲聽得滾瓜爛熟一般。這次的伴奏音樂,聽來過分花巧,甚至有畫蛇添足之嫌。例如在演奏熟悉的幾個音符前後,總有一些無關宏旨的裝飾音;或在演奏主要旋律時,另有一件樂器的音調穿插其中,令雙耳應接不暇,可是這樣做對戲文有甚麼幫助,真的搔破頭皮也不明白。聽到後半段,簡直有點膩煩,心裡早在投訴:「喂,可不可以安安分分的演奏,別弄得那麼浮誇好嗎?這是存心炫耀技藝,還是猴兒獻寶來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