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2 June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一自落花成雨後》(下)

《一自落花成雨後》人物眾多,演來有條不紊,主次分明,其中好幾位更是性格突出。儘管此劇不及後期的作品把人物寫得飽滿勻稱,仍算面目清晰、有血有肉,顯見唐先生駕馭角色的功力。可惜情節上的漏洞太大,稱不上是構思縝密的佳作。

眾多角色之中,最重要的首推秦桐和柴孝存。兩人分別收養了孿生姐弟,而且認識孩子的父母,是貫穿全劇的關鍵人物。其次是柴孝存的夫人鄭喬影、落紅和成雨姐弟倆,最後則是他們的親生爹娘袁敬柔和趙夢玄、外公趙象,以及那賣花女程菊秀。這次演出的陣容與去年首演時大同小異,只是袁敬柔和鄭喬影的扮演者換了人。

秦桐是趙夢玄的表兄,暗戀表妹多時,可惜神女無心。趙夢玄與情郎臨終向秦桐託孤,他稍後又親自把弟弟送給柴孝存撫養。所以相比之下,秦桐在劇中的地位較柴孝存稍微重要些。

看將下去,原來這個秦桐的心理異常複雜,儘管戲文沒有濃筆明寫,但也透露了不少蛛絲馬跡。例如他這邊廂酸溜溜地說自己當日在窗外瞧見表妹和情郎卿卿我我(哇,這算是不打自招的變態偷窺狂嗎?),那邊廂又成全兩人合葬的遺願。一會兒替表妹抱著孩子而遭人誤會,連聲抱怨自己沒吃羊肉已惹來一身羶,一會兒又甘願為表妹撫育孩子。他收養姐姐落紅,把弟弟送予柴孝存,固然是遵從孩子父親的囑咐,可能也有一點見其女而憶其母的意思。十七年後,落紅長大成人,秦桐仍不認老(儘管他自稱三十多歲,其實並不算老),甚至要落紅稱他作「桐哥」,不准叫「桐叔」。聰明伶俐的落紅也明言,恐怕秦桐有一天會「一樹梨花壓海棠」,所以很想擺脫他的嚴厲管束,為後來跟成雨一見鍾情留下了伏筆。由此可見,秦桐是個性情有點偏激、喜怒難以捉摸的癡漢,心腸絕對不壞,但有時言行過火,難免令人惴惴不安。他對落紅的感情,既有舐犢之愛,亦有相濡以沫的親厚,大概也摻進了不少對表妹的苦戀相思,恐怕連他自己也未必說得清楚。譚穎倫飾演秦桐,尚算不過不失,但他似乎對角色體會不深,表演略嫌浮淺,沒能把秦桐複雜而微妙的心境深刻地表達出來。

柴孝存也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角色。他是黃巢部下一員猛將,自負俊美,威勇過人,令趙夢玄之父、庫部侍郎【註】趙象聞之喪膽。柴孝存脾氣急躁,舉止粗魯,而且甚是好色,一見趙夢玄就毛手毛腳,後來又輕易墮進了程菊秀的美人圈套。但他並非十惡不赦的奸險之徒,也有光明磊落、重義重情的一面。即使他看中了趙夢玄的美貌,卻開宗明義地說不會強人所難。其後趙夢玄自刎存貞,頓時好生敬重,又自告奮勇為她撫孤。此後柴孝存果然把孩子當作親生撫養,可是管教不得其法,一味嚴厲,還振振有詞地說這是為了不負故人所託,以免誤人子弟。在我看來,這柴孝存就像《水滸傳》李逵一路的莽漢,胸無城府,想說就說,想做就做,不太理會旁人非議。個性上雖有不少缺點,但總有自己做人處事的原則,一旦認定了是對的就堅定不移,就是殺了他的頭也不會違背,又有些像《天龍八部》南海鱷神和段正淳的混合體。梁淑明飾演柴孝存,看來在粗魯火爆這一點上多下功夫,神情、舉止都很符合人物,可惜聲線仍嫌稍弱,即使放粗了聲音,還是不太自然,有點男相女聲的感覺。十七年後,看柴孝存的下巴滑溜溜地,跟秦桐一樣沒半根鬍鬚,跟養子成雨站在一起,像兄弟多於像父子。回頭見他滿臉怒容,拿起籐枝惡狠狠地又打又罵,又如幾個同學仔追逐玩鬧一般,充滿青春朝氣,非常有趣,差點兒掌不住笑出聲來。

柴夫人鄭喬影也是劇中關鍵人物之一。她是御史之女,夫婿早喪,育有一女小喬。她被父親所迫改嫁柴孝存,為了把親生女兒留在身邊,暗把柴孝存抱來的小落紅掉了包。誰知轉眼間秦桐抱著小成雨來交換撫養,柴孝存又一口答允,柴夫人只得眼巴巴看著親生女兒被秦桐領了去。所以,柴夫人是全劇唯一知道秦桐養女真正身分的人,全仗她把兩個女嬰這麼一調換,才造成一連串誤會。黃寶萱飾演柴夫人,感情投入有餘,舉止則稍嫌未夠穩重大方,不太符合御史千金、將軍夫人的身分。我明白也許她想極力表現柴夫人眼看親生女兒被人領去,又不敢開罪脾氣暴躁的新婚夫婿那焦急、徬徨之情,但舉手投足的緩急和尺寸,似乎還可以再調整一下。

長大了的成雨和落紅(其實是柴夫人之女小喬),分別由袁善婷文雪裘扮演。兩位外型匹配,身材、相貌與少年人也較接近,扮相甚具說服力,令人看得舒服。她們演得相當用心,表達少年人「不許我做嘛,我偏要做」的反叛心理尤其精采,頗能突出此劇「怎樣管教兒女才對」的主旨──是的,五十年代戰後社會粗定,人心浮躁,以教化社會、匡正民風為己任的粵語長片,不都是這個樣子麼?難得連那些肉麻當有趣又夾雜現代用語的口白,她們唸來竟也面不改容,實在令人好生佩服。我聽在耳裡,早已頭皮發麻,如坐針氈,雞皮疙瘩掉滿一地了。

之前已看過文雪裘好幾遍,坦白說印象不算十分深刻,但今年一月中看她重演《蝶影紅梨記》的謝素秋,卻是大有進步,判若兩人,自然留上了心。這次她飾演落紅,聰明活潑又帶點淘氣,神態、舉止恰如其分,很討人歡喜。不過最難忘的,莫如她一身小鬟輕袖、笑容可掬的模樣,竟有幾分酷肖公主殿下扮演昭容妹妹時的嬌美可愛。看戲時,有好幾遍腦袋裡沒來由「嗡」的一響、眼睛一花,眼前人竟與昭容妹妹的形象重疊起來。不知道若是由文雪裘來扮演昭容妹妹,將是怎麼一番光景呢?

說起落紅,不得不打個岔,談談她闖下大禍之後的打扮。她獨個兒自傷自憐、左思右忖,已經夠人心疼了,何必讓人看她挺著個大肚子那麼寫實?既無美感,又尷尬得令人臉紅,真是多餘。當年趙夢玄懷著姐弟倆,還不是穿著一襲宮裝長裙、束著腰帶,只憑抽象的動作和口白交代劇情就好了?為甚麼要厚此薄彼呢?

飾演落紅和成雨姐弟的親生爹娘者,分別是阮德鏘和唐宛瑩(April)。他們戲份不多,只有一場戲,但身為男、女主角的父母,地位自非等閒。趙夢玄的父母似乎對這個女兒漠不關心,連她未婚生子(而且是龍鳳胎!)也毫不知情。待黃巢破城之日,老父居然要女兒向敵將柴孝存獻媚,以求虎口逃生。看他撇下女兒倉皇逃跑,不禁搖頭。April亮相時,只見她頭纏羅巾、一綹秀髮垂在鬢旁,眉宇間一股揮之不去的幽怨,不禁暗喝一聲采。接下來與情郎重會復相分、自戕守節、臨終託孤等段落,演來感情充沛,甚是動人。然而有些身段稍嫌生硬,不知是否排練不足或別的緣故,有點可惜。

阮德鏘扮演袁敬柔,不知怎地,一出場就感覺不對。雖說袁敬柔是掖庭侍衛,不是書生,但他不顧一切為未婚妻殉愛而死,總是一條可敬可憫的癡情漢子。然而他亮相時,動作潑剌剌地大開大闔,彷彿有心炫示自己多麼英明神武,卻無半分敗軍之將的徬徨失措,遑論趕往與情人相見的關切與焦急。事實上,戲文說他要護送皇帝離京避禍,臨行前趕來與趙夢玄話別,顯見他鍾情頗深,卻與他是否神威凜凜有甚麼關係?看他跟趙夢玄短聚之時,也絲毫感覺不到他對這個女子如何生死不渝,完全不像是個會殉情的人。恕我直言,他倆情話綿綿的模樣,就像霍小玉跟張飛談情一般,一個迴腸百結柔情似水,一個粗枝大葉不解溫柔,感覺奇怪之極。早前看阮德鏘扮演黃衫客,已有脫離戲文、賣弄身手之嫌;如今看他演袁敬柔,同樣沒有貼切地表現人物,以他的家學淵源和表演經驗,實在令人摸不著頭腦。如果他銳意做個好演員,看來還須多花心思揣摩和表現人物才是。

註:據《新唐書》卷四十六〈百官志一〉記載,庫部隸屬兵部,掌管兵器、鹵簿儀仗,由「郎中」及「員外郎」各一人主事,卻無「侍郎」之職。想是唐先生信手拈來,疏於考證之故。小說、戲劇家言,原難事事作實,倒是我等嗜史好事之徒自尋煩惱了,呵呵。

附錄:《一自落花成雨後》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