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9 June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寶蓮燈》(下)

看舊戲至少有一個好處,就是故事情節爛熟於胸,可以專心欣賞不同演員如何理解他們所扮演的角色,並運用精心設計的表演方法表達出來。

戲曲的表演技巧如唱腔、水袖、水髮、做手、身段動作等,均有固定程式,但運用起來可以按照角色和劇情所需組合變化、融會貫通,甚至推陳出新,這也是評論戲曲藝術高低的重要指標。

不過,像《寶蓮燈》、《白蛇傳》等流傳多年的傳統劇目,經過無數前賢殫精竭慮,千錘百鍊,早已定下表演方法的楷模,要推陳出新談何容易?即使是成名老倌,等閒也未必輕越雷池半步,更何況經驗尚淺、火候未足的新晉演員?他們若能全力以赴,做到中規中矩,恰當地表現人物,已經很不錯了。然而即使做不到,我也不忍深責。畢竟「萬丈高樓從地起」,演戲和讀書、練拳一樣,首先講究的是穩紮根基,練熟基本功。其次再談能否對基本功有深刻的體會,明白其作用、與戲劇表演的關係等方面的悟心。最後一步是多演多看,汲取其他表演藝術的長處與經驗,培養敏銳的判斷力和創新求變的能力。新晉演員學藝的日子未必很短,但表演經驗始終稍遜,而且資質、師承、學藝過程不盡相同,隨意拿某個演員或老倌作比較,對誰也不公平;只有以戲文內容作標準,才較公道。

平心而論,這次《寶蓮燈》的表演水平較為參差,略感失望。但其中以譚穎倫扮演劉彥昌的表現較好。他的劉彥昌從少年演到中年,〈放子〉一折掛了三綹黑鬚,聲音刻意放沉一點,顯見他刻劃人物的細心和認真,值得讚賞。黃寶萱演劉彥昌繼室黃氏,表現較以往成熟大方,比《一自落花成雨後》的柴夫人更勝一籌,甚覺欣喜。袁善婷和梁慧珠分飾沉香、秋兒,雖然唱段和做手不多,但演來十分專注,眼神、臉部表情均緊扣戲文和父母的對答,表現小兄弟的手足之情也恰如其分。

其實〈放子〉是唱、做兼重,講究細膩感情層次的重頭戲,可惜曲詞較平庸,要演得節奏明快、扣人心弦,絕非易事。Alan演中年劉彥昌時,舉手投足尚算穩重,可能礙於年紀和閱歷,在表現夫妻與父子之情方面,始終還是有點隔靴搔癢的感覺;尤其是劉彥昌與聖母、黃氏的感情差異甚大,更須仔細揣摩和分辨。因此,〈放子〉上半部較為平淡,幸而眾人愈演愈投入,表現漸入佳境,完場時甚至有觀眾說忍不住流淚。對我而言,這場戲演下來,效果距離感人肺腑仍遠,但看到他們非常用功,亦見進步,還是替他們高興的。

唐宛瑩演聖母也不錯,扮相漂亮大方,感情也很投入,那些思凡、動情、傷離的表情和身段柔靡萬端,非常好看。但開始時明顯很緊張,站在臺階上扮神像時身子微晃,好像很用力深呼吸穩定情緒似的;走動時也經常踏住兩袖的飄帶,或者讓飄帶纏住裙擺,看來有點狼狽,幸而很快調整過來。此外,唱曲始終是April較弱的一環,仍須繼續努力。首兩場唱段不少,韻味是談不上了,但勝在感情充沛,效果尚可。然而結局時先有一段感懷訴怨,後有一段脫困後與兒子相認的唱段,不知為何唱來頗覺失準,十分可惜。話雖如此,當時樂隊拍和也好像出了一點問題,音樂與演唱未能配合,倒是實情,希望他們會認真檢討,避免重蹈覆轍。

林煒婷李振歡分別扮演聖母的侍婢靈芝和紫煙,都很稱職。以前看的版本沒有紫煙一角,不知是以前刪掉了還是這次補上的。但她戲份不多,只有第一場露過面就芳蹤無覓了。相對而言,靈芝重要得多,因為正是由她帶沉香拜師練武,又幫助他打敗二郎神的。她在〈練斧〉和〈劈山〉兩場分別與沉香和二郎神的天兵對打,武藝嫻熟,出招清脆俐落,煞是好看。尤其是與天兵交鋒那一段,招招有勁,力透槍尖,愈打愈快,顯見她急於助沉香擊退天兵,救出聖母。由於武場戲只有動作,沒有唱段和口白,須從武打動作中表現劇中人物的境遇和心情,不能淪為賣弄武藝的雜耍表演,實在極不容易。喜見林煒婷這次演得不錯,看得我心花怒放,連連點頭。

反觀沉香與二郎神和天兵對壘,不知是兵刃太重還是怎地,一柄神斧揮舞起來不大起勁。耳聽得斧上鋼環噹啷啷的響成一片,可是雙方過招時總覺得將將就就,拖泥帶水,好像沉香明知親生母親已被囚十多年,還是不太著緊似的,靈芝倒表現得比他更焦急。梁淑明飾演二郎神也失準了,有一下低頭彎腰閃避沉香的大斧時,頭盔居然掉在地上。沉香戰勝二郎神之後,舞了一會子「下場花」(即戲裡勝出戰爭或打鬥的一方,下場前為表示興高采烈或趾高氣揚而做的一連串揮舞兵刃的身段),有幾處動作定格時笑容滿臉,既不似因為以弱勝強而喜出望外,又不像哪吒、孫悟空那麼頑皮好勝、目中無人,真的不太明白他到底是怎麼一番心情。我原猜想沉香為救母親而勤奮學武,練成神功後馬上找二郎神算帳,應是焦躁、憤怒、忐忑、緊張、雀躍,兼而有之。沉香從小失去親娘,自然憤恨舅舅不顧親情把她囚禁。但沉香臨敵經驗極少,一上陣便要性命相搏,對手又是神通廣大、法力高強的二郎神,到底自己有多少勝算,誰也說不準。同時他只是個十來歲的男孩,儘管勝負難料,說不定也是躍躍欲試,希望藉著挑戰二郎神,印證自己的功夫練到甚麼地步。袁善婷在〈肇禍〉、〈放子〉表現不錯,但〈練斧〉、〈劈山〉兩場武戲稍覺遜色,未有充分表現沉香的感情變化,看來還須仔細琢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