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3 June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再世紅梅記》

去年在油麻地戲院看遍二十多部名劇,增長不少見識,卻留意到「仙鳳鳴」五大名劇之中,獨欠《再世紅梅記》的蹤影,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喜見第二回合終於上演此劇,並由最新加入的藝術總監尹飛燕指導。二十年前看過燕姐扮演李慧娘,在〈脫阱救裴〉的身段猶如薄紙飄揚、輕煙縹緲,令人拍案叫絕,記憶猶新,自然要先睹為快。何況演員陣容也相當吸引──關凱珊(Doris)飾裴禹、李沛妍分飾李慧娘和盧昭容、譚穎倫飾賈似道、劍麟演盧桐、司徒翠英(Candice)演賈瑩中、王希穎飾吳絳仙,實在不容錯過,難怪兩晚均座無虛席。

看將下來,竟是一陣陣驚喜交集,真是始料不及。

所喜者,是Doris演繹的裴禹,沒有令人失望。她是至今我看過最討好、最正派的裴禹。即便是「暗擁香肩輕貼腮,蘭氣夜襲人漸呆」這兩句極容易「出事」的艷詞,連唱帶做,眉宇間、舉止上沒半點猥褻或下流,倒讓人清楚感受到裴禹朝思暮想李慧娘多時,終於夙願能償的忘形失態、喜不自勝。儘管他照樣說了幾句「對慧娘是愛才,對昭容是借才」之類的涼薄之語,聽上去也沒有以前那麼討厭,實在非常難得。

也許有人認為,裴禹本來就是個登徒浪子,演得猥瑣些、逼真些有甚麼問題?多少觀眾看到裴禹涎著一張猴臉的模樣,不知覺得多有趣、笑得多開懷呢!誠然,每個觀眾對人物都有自己的看法,沒有對錯,只有喜歡不喜歡,我只想表示恕難苟同。竊以為唐先生已經把他寫得夠不堪了,而且戲曲始終講究寫意,並非寫實;著重詩意、美感而非真實感,實在沒必要在演繹上大肆加油添醋。何況,當多少演員競相把裴禹演得像江湖賣藝的小猴兒一般來討好某些喜歡「重口味」的觀眾,Doris嚴謹端恭的演繹,倒成為難得一見的清泉,令人精神大振。不過,她在唱曲方面仍須努力鑽研,因為此劇音調較低,女性的聲線音調往往比男性略高,唱平喉時經常出現「翳喉」的情況,即字音太低,唱不到。尤其是〈觀柳還琴〉一段〈蕉窗夜雨〉,「驚艷女,含顰愁對春風」和「愁聞弦斷曲終」兩句,連下三個陽平聲的字,非常難唱,可能在演唱技巧與音樂拍和方面均須調整一下。

所驚者,是譚穎倫扮演賈似道,失諸賣弄和炫耀,幾乎每一折都有一兩句與劇情、人物完全無關的拉腔;在〈登壇鬼辯〉還有一小段連珠炮發的口白,快得不合情理,既非劇情所需,亦非要表達賈似道甚麼情緒,倒好像存心博取觀眾掌聲似的,已見踏上嘩眾取寵的歪路之跡象。其實Alan「開臉」以淨角應工,並非頭一回,去年在油麻地戲院也演過《一把存忠劍》的王莽、《十奏嚴嵩》的嚴嵩等反派角色。當時他倒是安安分分的演戲,儘管略有不足,以他的年紀和經驗來說,已是相當難得。我無意深究他這次選擇如此演繹賈似道的原因,只希望他好好反省和警惕,及早臨崖勒馬。

不知是否難度太高,李沛妍分飾李慧娘和盧昭容,看得出很用心、很努力,不少做手、身段也參考了我家公主殿下的演法(早前在南丫島戲棚,有好幾天也碰見沛妍和爸爸一起來捧場,大概是乘機觀摩吧),可惜目前只得其形,未見其神,例如〈鬧府裝瘋〉那些暗地裡關照父親和裴禹的神情、動作付諸闕如,裝瘋也不夠自然,連觀眾也瞞不過,怎能欺騙風月老手賈似道伯姪?因此整體感覺距離入戲仍遠,遑論說服觀眾她就是劇中人,看來須努力找出癥結所在,著意改善才是。

昭容妹妹的父親盧桐戲份不多,但勝在性格鮮明,剛柔並濟,對女兒慈愛有加,對賈似道則嫉惡如仇,是個相當討好的角色。新晉演員擔演此角,也是不錯的磨練。可是劍麟似乎完全投入不了,舉止、聲線沒有半點老態,倒跟平日以丑行應工沒甚麼分別。猶想昭容妹妹離魂之際,不覺他有多哀傷;裴禹胡說八道之時,也不見他有多氣憤。看來他也要仔細檢討,在揣摩和表達人物方面痛下苦功了。

王希穎扮演吳絳仙,戲份雖少,亦見投入和稱職。Candice飾演賈瑩中,一如所料略嫌正派了些,不夠狡獪陰險。他在〈登壇鬼辯〉那兩句不經意地露出馬腳的滾花:「已無慾火煮殘羹,幸有嚴刑拷敗瓦」也好像修改了,匆匆聽來字眼似乎稍有不同。早前曾引述陳澤蕾論證《再世紅梅記》刪削曲詞的論文,說明唐先生最早構思的吳絳仙和賈瑩中,人物背景和性格比現時常見的演出本豐富、紮實得多。即使那些耐人尋味的枝節早已刪去,或者仍可作為塑造人物的參考資料,令表演更吸引、更具深度。

總括而言,這次搬演《再世紅梅記》效果尚算不錯。雖然開始時眾人顯得有些拘謹,畢竟此劇名氣太響,謹慎從事總比肆意妄為好得多。可是劇本整理仍是較弱的一環,不知為了甚麼原因,很多曲詞都給刪掉了,有些地方改得甚好,令節奏更流暢,我也同意的。但最離譜是把〈脫阱救裴〉裴禹亮相的一段士工慢板刪掉了一半,只唱到「愁對蕭蕭庭院,疊疊層臺」就完了,下半段回憶前事、觸景傷情的內容不翼而飛,卻見另一邊吳絳仙已捧著紙錢、香燭出場了。另外,賈似道在〈登壇鬼辯〉亮相的古老快中板也刪掉了,儘管他出場時仍有鏗鏘激昂的鑼鼓伴奏,畢竟聲勢大為減弱,襯托不到他暴跳如雷、吳絳仙被誣紅杏出牆的緊張感。其實,單憑這兩段板腔而言,篇幅不算長,合起來十分鐘也不到,何況是關乎人物出場的重要唱段,為甚麼要刪去呢?

附錄:《再世紅梅記》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