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5 June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三看《白兔會》

戲文看得多了,一雙矇豬眼不知甚麼時候居然練成了顯微神功,連一些細微或以前沒注意的破綻也無所遁形。

俗語說:「聽故(事)不要駁故(事)。」其實不是想駁斥甚麼,只是覺得奇怪,既然有破綻,為甚麼不去修補,令戲文更完善呢?連我這麼一個普通觀眾也看得出來,難道沒有其他人注意到麼?真是莫名其妙。

上星期四在油麻地戲院第三次看新秀匯演《白兔會》時,就是這個疑問一直在腦海裡縈繞不去。

也許因為小時候愛看《民間傳奇》的情意結,我挺喜歡《白兔會》,否則不會幾乎逢演必看。儘管此劇名氣不及其他,但每一折都頗有戲味,每個行當都有發揮機會,尤其是〈迫休〉、〈瓜園餞別〉和〈送子〉諸折。這些年來看過不下十遍八遍,但其中兩處相當明顯的破綻始終沒有得到妥善處理,教人摸不著頭腦。

話說劉知遠殺了嗜啖活人的瓜精,發現寶劍、兵書,深信自己天命所歸,於是別妻投軍。他入贅以來飽受妻舅李洪一夫婦欺壓,難得天賜良機,憤而離家另創前程,本是人情之常。問題是他明知李洪一夫婦心狠手辣,自己離去後,懷著身孕的妻子如何安置?他顯貴後不棄糟糠,足見情深義重,難道不怕妻子遭兄嫂毒手麼?臨別之時,為何連半句安慰或動情的說話也沒有,居然厚著臉皮問妻子會否受兄嫂相迫而改嫁,又要她保全自己的兒子,還大言不慚地宣告他的「三不回」?

八年後(元末明初的「南戲」原著是十六年!),劉知遠的兒子咬臍郎因出獵時追趕白兔,與母親相見不相識。劉知遠聽了兒子稟告,才趕來與妻子相會。兩人那長篇大論的對唱,隻字不提劉知遠曾經訪妻不遇之類的話,那是否可以理解為他在兒子碰見親娘之前,根本沒有(或未有)一家團聚的打算?如果說他隨軍轉戰四方,無暇尋妻,甚至攜眷不便,那他是怎麼把襁褓中的兒子養大的?二妻舅李洪信為甚麼又可以迎娶岳繡英,然後一起從軍?如果說李氏一家為避戰亂棄莊而去,四處飄零,劉知遠遍尋不獲,亦無不可;但細想李家莊產業頗豐,房屋、瓜田、魚塘均無法搬走,這個解釋又似乎不中用。所以每次看到這兩處,只覺劉知遠涼薄無情、不知所謂,枉費李三娘一往情深地告訴兒子他「是個愛花漢」,心裡真是一萬個不舒服。我明知這是劇本的問題,可是多年來始終未見有人修改,也因此限制了演員在演繹上自圓其說的可能,不免有點氣難平。

儘管關於劉知遠的戲文有瑕疵,這次司徒翠英的演繹,是三次新秀匯演中最得我心的。本來有少許期望她設法把上述的瑕疵修正過來,但畢竟事涉戲文,可供轉圜餘地不多。看來Candice很注重表達劉知遠的重情重義、恩怨分明,整體感覺較溫和親切,但也不失烈性漢子的格調。她演來一貫感情充沛,令人動容;尤其是〈迫休〉那一場,感情變化細膩而層次分明,相當精采。可惜扮演李洪一夫婦的譚穎倫黃寶萱有些失準,迸不出預期的火花。

原以為Alan扮演李洪一駕輕就熟(去年在油麻地戲院已看他演過此角,早前在南丫島又演了一遍,這已是第三回了),應該不出亂子,沒想到頗令人失望。隱約感到他仍沉醉於扮演賈似道的「成功」,結局時忘了是誰用力「呸」了一聲,他馬上舉袖拭去涎沫,居然「爆肚」用官話腔調說了一句賈似道的唸白:「好骯髒」。其實,粵劇裡的官話是不能隨便亂說的,一般只有做官或地位尊貴的人物才說官話,以表示氣氛恭謹莊嚴(如公堂審案),或自矜身分。所以《紫釵記》的黃衫客(即四王爺)和盧太尉、《十奏嚴嵩》的海瑞和嚴嵩、《再世紅梅記》的賈似道都會說幾句官話,但李洪一只是沙陀村的富紳之子,既沒官爵,又無功名,憑甚麼鸚鵡學舌?難道不怕劉知遠割掉他的舌頭麼?Alan年紀輕輕,唱、做俱佳,本來十分難得,但我冷眼旁觀,近來似乎有點得意忘形,希望他好自為之。

黃寶萱演李洪一之妻,似乎與Alan約定了要走詼諧路線,較著重以誇張的表情和動作、「爆肚」的唸白來逗觀眾發笑,將李洪一夫婦為了謀財奪產,不惜設局殺人、罔顧親情的陰險狠辣大大淡化。嘗試在塑造人物方面另闢蹊徑,總是誠意可嘉,但必須以符合劇情為首要考慮。他們採用這個策略,恕我難以苟同。李洪一夫婦雖是以丑行應工,但丑角並非只是逗人發笑,更重要的是借笑謔而寓褒貶。這是中國戲曲的優良傳統,歷史上最著名的優人,莫不在表演中寄託對當權者(也是觀眾)的諷喻和褒貶,以達到勸諫的目的。由丑行扮演李洪一夫婦,就是要借助誇張的表演手法,醜化那些見利忘義的傢伙,讓觀眾引以為戒。因此竊以為應該把他們演得可惡又可笑,才算是對了味兒;如果把他們演得太可愛、太有趣而毫不可恨,就失卻原來的教化意義了。

林子青以正印花旦應工,飾演李三娘,效果也高於預期。喜見她扮相端莊,舉止大方,很符合人物的身分。以往扮演丫鬟的稚氣漸褪,更見成熟和信心。唱曲的聲線不錯,咬字也算清晰,但好像有些地方略帶沙啞,不知是否抱恙上陣,猶幸影響不大。做工、身段也挺優美,可是此劇可供發揮的地方不算多,還是以唱為主。可能礙於經驗和閱歷,扮演已婚婦人和母親,感覺始終有少許隔閡。此外,還須繼續鍛鍊如何進入人物的內心世界,做到形神兼備,喜怒哀樂隨心而發,俱與人物合而為一。但這些感覺很難形諸文字,只能靠演員平日細緻觀察和思考,也講究把生活素材提煉為演技的悟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