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9 June 2013

視聽之娛--記上海崑劇團演出之一

今年我與「上海崑劇團」特別有緣。年初在臺北時,已看了《邯鄲記》、《獅吼記》和精選折子戲共三晚演出。沒想到今年「中國戲曲節」又請到他們,想也不想就答應陪老友連看三晚,包括兩場折子戲匯演和《琵琶記》選段

儘管跟著老友附庸風雅二十年,對崑劇仍是一知半解,不敢忝居「崑蟲」(崑劇愛好者的自稱),充其量只是個貪多嚼不爛的「搭檯」戲迷而已。

三晚的節目很豐富,文武俱全,悲喜交錯,生、旦、淨、丑都有首本戲上演。可能因為這陣子心情煩躁,竊以為第三晚氣氛較輕鬆的折子戲看得較愜意。打頭陣的是《西遊記》之〈借扇〉,即孫悟空向鐵扇公主借扇來撲熄火焰山的故事,由武旦谷好好和武丑趙磊擔綱。谷好好的扮相很漂亮,穿起一身紅彤彤的大靠,美艷明慧,英姿颯爽。身為「上崑」首席武旦,功夫上乘自不待言,無論是撥弄翎子(頭盔上的雉尾),還是翻騰跌撲跑圓場,俱見清脆爽俐;尤其是孫悟空變作小蟲飛進她肚子裡搗亂時,那幾下腹痛如絞的表情和身段,可笑可憐之餘,始終不失優雅大方,盡見深厚功力。齊天大聖自恃本領高強,肆意妄為,從不把人家放在眼裡,要演得機變靈巧、頑皮胡鬧而不討厭,也很考功夫。所以京劇、崑劇的「猴戲」別樹一幟,另立行當,也是不無原因的。趙磊的身手也是極矯捷的,但扮演孫悟空還是覺得有點隔閡,妝容和神態仍需調整一下。

接著是《漁家樂》之〈賣書〉、〈納姻〉,以窮酸秀才簡人同為主角。他雖是個年輕人,卻由老生袁國良擔綱,只是演出時不掛鬚而已。原來他長得挺眉清目秀,不掛鬚的扮相也很俊朗,演來七情上面,加上唱功了得,把簡人同那股窮酸呆氣表現得入木三分。尤其是艷福從天而降時,他竟嚇得魂不附體,自忖飽暖也是問題,怎麼娶妻成家?看他那慌張失措的模樣,倒像《天龍八部》裡天山童姥千方百計引導虛竹破戒,虛竹堅決不從,卻又被耍得手足無措,不懂如何應付的樣子,真是憨態可掬,有趣極了。

《玉簪記》好像是我第一次看的崑劇,當年進戲院之前,還煞有介事地從圖書館借來高濂的原著細讀。如今再看岳美緹演〈問病〉,倒比少年時體會更深。只見她一雙眼睛像探射燈一般跟著陳妙常打轉,又怕姑母識破,於是裝模作樣的蒙混過去。那些癡憨、陶醉、輕狂、忘形的神色,妙到毫巔,令人不禁會心微笑。她演繹的潘必正,總是七分輕浮之中,尚帶三分率真,簡直比現實中的少年更生動傳神,端的是難描難畫。

不過,若論我最喜歡的折子,〈問病〉只能屈居第二。壓軸的《驚鴻記》之〈太白醉寫〉(原名〈吟詩脫靴〉),出乎意料地精采,直教我目不轉睛,幾乎連呼吸也忘記了。

〈太白醉寫〉屬做工戲,唱段不多,全憑演員的舉手投足和抑揚頓挫的唸白,刻劃李太白醉寫三首《清平調》的才情、在唐玄宗與楊貴妃面前爛醉如泥的不羈,以及要高力士為他磨墨、脫靴的傲氣。這些特質甚是虛無,只可意會難以言傳,如何表現出來更是各師各法,分寸亦不易拿捏準確,多一分醉態則容易失諸粗俗,未夠雍容大方;少一分灑脫又可能流於拘謹,欠缺汪洋肆恣的豪情。蔡正仁以大冠生應工,揮袖、捋袍、醉步等身段,甚至眼神和笑聲,無不恰到好處,正如孔夫子說的「從心所欲而不踰矩」,直似詩仙重生。光是幾下「嘻嘻」的嗤笑聲,已經饒富深意。初聽以為他醉得厲害,莫名其妙地傻笑,再聽時似有幾分皇帝恩寵的沾沾自喜,三聽時又像是戲弄高力士得逞的暢快淋漓,確是神乎其技。

唱、做、唸、打是戲曲四種基本表演技巧,素來以唱為首。可能是我眼睛太機靈、耳朵太遲鈍,從眼睛吸收的東西,遠較耳朵接收的快而多,所以一直不懂仔細分辨演唱的優劣和韻味。若是看到目不暇給、精采絕倫處,往往忘記了聽曲,連唱些甚麼也不管了。如今仔細想來,最喜歡第三晚的折子戲,除了戲文趣味盎然外,較側重看得見的做功也可能是原因之一。其實,上述四齣折子中,〈借扇〉重「打」,〈太白醉寫〉重「做」,〈問病〉與〈賣書〉、〈納姻〉則是唱、做兼重。真正的唱工戲,還有一齣《風雲會》之〈訪普〉。

《風雲會》是《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創作的雜劇,其中〈訪普〉一折,敷演趙匡胤代周自立後,國本初定,根基未穩,於某個風雪之夜,往訪宰相趙普,共商天下大計。此段內容非常簡單,沒甚麼情節可言,趙匡胤從冒雪出訪到遣將起兵,按照雜劇的傳統,獨個兒一唱到底,趙普和其他人物只能有一句沒一句的做塊活動布景板。

〈訪普〉的趙匡胤與〈千里送京娘〉一樣,是淨角(花臉)的戲碼,與粵劇古老排場〈打洞結拜〉(即〈千里送京娘〉,只是同劇異名)一副俊臉的趙匡胤大異其趣。崑劇裡的趙匡胤勾了一張類似關雲長的紅臉,前額正中卻畫了一個白色的菱形圖案,那塊白油彩從眉心向左右伸延至雙眉,直抵鬢角,似乎暗示他陳橋兵變,從孤兒寡婦手中奪取江山,並非好漢行徑。吳雙嗓音雄壯,唱來神完氣足,抑揚有致,彷彿每個字也是咀嚼爛透才吐將出來。唱到激昂處,有如千丈瀑布,奔瀉而下,勢不可當;低迴處又如平溪淺澗,若隱若現,清新可喜。最難得是他嗓音豪邁之餘,還帶幾分磅礴堂皇,隱然有開國皇帝經略天下的氣派,令人嘆服。本來以我低微的聽力,不會分辨得如此精細,但這次居然領略到一點平生未有的味道來,吳雙的唱功確是不同凡響。

回顧這次「上崑」的演出,極盡視聽之娛,演出劇目也經過精挑細選,相信喜歡聽曲或看技藝的觀眾,都會感到很滿足。以往我看崑劇總有半小時的「適應期」,無論看甚麼戲碼、哪位角兒主演,耳聽得笛子悠揚一響,就會不由自主的眼皮沉重,半夢半醒的打盹兒,彷彿任大小姐在彈奏《清心普善咒》給我鎮靜、療傷一般,半小時後才恢復精神。可是這次卻完全不用了,一開始就可以全神貫注,而且對唱、做、唸、打頗增感悟和體會,見識略有寸進,心裡又是樂孜孜的。若不是有這幾場優美典雅的演出作調劑,這陣子工作上頭緒紛亂,又要應付日文功課,恐怕未必能夠保持心平氣和,從容應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