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0 July 2013

誰解其中味--江蘇省崑劇院的《紅樓夢》(二)

是次演出五場折子戲,其中三齣的取材比較特別,分別是〈別父〉、〈胡判〉和〈弄權〉,擔綱的行當有老生、冠生(即有功名或官爵的生角)、丑角、老旦、正旦(性格較剛強,甚至帶點潑辣的成年婦人,崑劇「正旦」的含義與其他劇種的「青衣正旦」,即端莊賢淑的成年婦女稍有不同)等,與一般以寶玉、黛玉、晴雯等年輕男女為主角的《紅樓夢》折子如〈葬花〉、〈焚稿〉、〈補裘〉、〈哭靈〉等大異其趣。

〈別父〉取材自《紅樓夢》第三回〈賈雨村夤緣復舊職.林黛玉拋父進京都〉,演的就是林黛玉母親亡故後,外祖母史太君(即賈母,寶玉的祖母)念她年幼多病,派人接往賈府教養,與父親林如海訣別的情景。原著只有寥寥幾段,但父女倆從此再無重聚之日,臨別依依,令人傷感。張弘選中這一段敷演成戲,頗具慧眼。

此折由周鑫以老生應工,頭戴紗帽,唇上掛著三縷灰鬚,穿了一件黑色對襟袍子,舉止甚是沉穩大方。單雯演林黛玉,氣質優雅,扮相極美,頗得林黛玉「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的神態,令人眼前一亮。然而可能經驗所限,演來只是中規中矩。他們的身段、演唱若合符節,但透過這些技巧表達出來的父女感情,未算十分動人,仍須細意體會。

此段還有一名配角賈雨村,因教過黛玉唸了一年書,得林如海向妻舅賈政(即寶玉之父)推薦代謀官職,所以也跟著黛玉到賈府去。陳睿在此折飾演賈雨村,坦白說也未算出色。不知他是否緊張太過,眼神有些浮移不定,明顯缺乏信心。因為這次「江蘇省崑劇院」在小劇場演出,舞臺與觀眾席距離極近,不用望遠鏡,連演員的眉毛、指甲也看得清清楚楚,名副其實的「纖毫畢現」,所以優劣立判,感受特別深刻。

賈雨村在〈別父〉是配角,來到〈胡判〉則變成了主角,演員也換了人,相信是給年輕演員多作磨練之故。此折源出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蘆僧亂判葫蘆案〉。話說賈雨村得賈政之助,補授應天府尹,甫上任便碰上一件人命官司──富家子馮淵與薛蟠爭買一婢,各不相讓,薛蟠手下的惡僕把馮淵毆打至死。賈雨村本擬依法判決薛蟠有罪,卻不知薛氏富甲一方,與賈氏、史氏(賈母娘家)、王氏(王熙鳳、寶玉之母王夫人等人的娘家),「連絡有親,一損皆損,一榮皆榮,扶持遮飾,俱有照應」。門子施計延遲判決,向賈雨村說明利害,勸他為保官位,放那薛蟠一馬。原來那門子本是葫蘆廟的小沙彌,後來一場大火把寺廟燒成白地,小沙彌無處容身,於是改投官衙當個門子。他乘機向賈雨村說明賈、史、王、薛四家的底蘊,賣弄自己的見識,以博取賈雨村的信任。同時,賈雨村曾寄住於葫蘆寺,門子深知他發跡前的窮酸光景,這樣做也不無立威之意,使賈雨村顧忌他三分,不敢輕侮於他。至於賈雨村呢,新官上任,自然希望盡快做出成績,圖個步步高陞。他看來也有一點良知,知道薛蟠縱容手下行兇,不容輕怠徇私。但他也是個趨炎附勢、熱衷利祿之人,如今不熟當地情勢、門路,隨時可能官紗不保,甚至性命堪虞。他既需要門子指點迷津,趨吉避凶,又不忿被他要脅弄權。兩人的勾心鬥角、面和心不和,就是這場戲的趣味所在。

這麼複雜的情節和心理狀態,張弘按照原著以組織嚴密、緊湊的對話來表達,寫來有條不紊,通俗易懂,即使沒有讀過原著的觀眾,相信也不難明白。此外,他也補上了一些細節刻劃門子七分恭謹、三分倨傲的心態,頗為生動活潑。

此折由武生楊陽以官生應工,飾演賈雨村;門子則由丑角錢偉扮演。楊陽扮相俊朗具英氣,劍眉入鬢、星眸有神,頗具官威,眼神的運用尤其出眾,把賈雨村的內心盤算表露無遺。錢偉演門子也很賣力,但總覺得節奏稍嫌拖沓,有少許悶場,沒能把戲文的趣味充分發揮出來。

由正旦、老旦擔綱的〈弄權〉,出自第十五回〈王鳳姐弄權鐵檻寺.秦鯨卿得趣饅頭庵〉。演的是王熙鳳口是心非,藉故中飽私囊的虛偽,還有饅頭庵老住持淨虛師太鑑貌辨色、左右逢源的圓滑世故。話說張員外有個女兒,小名金哥兒,已許予長安守備的兒子為妻。某日李衙內巧遇張小姐,驚為天人,誓要娶她為妻。張員外本想把女兒改配李衙內,又怕得罪守備,十分為難。但守備早已聞得風聲,指張員外一女二配,告上官府。張員外沒奈何,只好托淨虛師太代尋門路,軟硬兼施的脅迫守備同意退親。淨虛向王熙鳳提及此事,王熙鳳本想置身事外,但經不起淨虛滿口奉承之餘,暗施一記舉重若輕的激將法,於是一口答應,而且漫天索價三千兩為報酬,嘴上卻說自己「比不得他們扯蓬拉牽的圖銀子。這三千銀子,不過是給打發說去的小廝做盤纏,使他賺幾個辛苦錢,我一個錢也不要他的。」三千兩銀子做盤纏?明、清時代,官俸是出了名微薄得不近人情,一品大員每年的俸銀只有二百兩左右,難道那小廝出差要乘飛機、火箭不成?最後是誰把這筆橫財袋袋平安,看官自然心照不宣了。

徐思佳原工正旦,扮演飛揚跋扈、盛氣凌人的王熙鳳,頗為合適,比在〈識鎖〉以閨門旦應工薛寶釵自然燙貼多了。可是她似乎不太注意水袖的整齊,有礙觀感。水袖是戲曲表演重要的道具之一,揮袖、甩袖的功夫固然有助表達人物的心境,即使靜坐不動,雙袖也應該摺得整齊,才顯得沉靜端方、文質彬彬,因此務須改善。張靜芝以老旦應工,扮演淨虛師太,看來慈眉善目、一團和氣,就是扮相和舉止仍嫌年輕青澀,未夠成熟穩重,也許要在化妝、動作甚至聲線方面再下點功夫鑽研。倒是戲份甚少、扮演張員外的淨角(花臉)趙于濤,神完氣足,聲如洪鐘,勾了一張黑白臉,穿起一件紫色綢袍,頗得張員外貪財勢利的神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