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1 July 2013

誰解其中味--江蘇省崑劇院的《紅樓夢》(三)

五齣折子戲中,只有〈識鎖〉和〈讀曲〉是越劇或其他改編本都演過的,但編排也略有不同。

〈識鎖〉即〈識金鎖〉,出自《紅樓夢》第八回〈比通靈金鶯微露意.探寶釵黛玉半含酸〉。話說寶玉到梨香院探望寶釵,兩人互借通靈寶玉、金鎖兒細看,寶玉又聞到寶釵身上「一陣陣涼森森甜絲絲的幽香」,問她熏的是甚麼香。兩人正聊得起勁,黛玉也冒雪來看寶釵,「一見了寶玉,便笑道:『噯喲,我來的不巧了!』」三人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半晌才散去。

張弘把這大半回書寫將出來,識金鎖、冷香丸、送斗篷、喝冷酒等情節全齊備了。這些看似瑣碎的細節,其實都是為了表現寶玉對黛玉那份小心翼翼、近乎不問是非的呵護和遷就,還有黛玉那股似有還無的酸味兒。曹公在回目中用上一個「半」字,便知肯定不是《獅吼記》柳玉娥那麼明目張膽的打翻醋罈子。當時黛玉和寶玉的感情尚在萌芽,彼此都是朦朦朧朧的,所以她的醋勁兒既不能太明顯,也不可以太淡薄;多一分則嫌淺俗顯露,少一分則欠婉轉動人。那份微妙、纖巧、曲折的情懷,分寸極難掌握。

〈讀曲〉即〈讀《西廂》〉,出自原著第二十三回〈《西廂記》妙詞通戲語.《牡丹亭》艷曲警芳心〉。寶玉躲在沁芳閘橋畔偷讀王實甫的《西廂記》,給黛玉發覺了,寶玉遂把書讓給她看,還引用其中的詞兒互相取笑。後來襲人有事來尋寶玉,黛玉獨個兒邊走邊咀嚼書上的艷詞麗句,遠遠聽見賈府的伶人在演唱《牡丹亭》,聽到「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等句,不覺感懷身世,淒然下淚。

這一折,竊以為主要是表現寶玉與黛玉的兩小無猜、情投意合。若要演得好,關鍵在於是否拋得開自己成年人的身分和習慣,代入角色之中。把人物的性格、心情揣摩熟透是理所當然的,但既要「大人裝小孩」,似乎比平日需要多一份「舉重若輕」的功夫。倘若一不小心用力過猛,極容易淪為老天真爛肉麻,即使戲文寫得再好,也要給砸壞了。

這兩齣折子戲,林黛玉同樣由單雯扮演。戲文以唸白為主,唱段反不及〈別父〉那麼多。個人認為她在這兩折的表現,比〈別父〉稍微好些。原以為〈別父〉的感情比較容易理解和掌握,但演繹下來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尤其是那些不忍離開父親,哭得肝腸寸斷的身段和動作,看來過分刻意;尤其是聳肩抽泣的幅度太大,就像要提起一百斤重的石頭一般,頓時教人啼笑皆非。在〈識鎖〉、〈讀曲〉兩折,身段、動作反而收斂了,更顯黛玉在賈府「不能輕易多說一句話,多行一步路」的拘謹沉靜,對黛玉「半含酸」的分寸也拿捏得不錯,相當難得。某些觀眾看來,可能覺得略有不足,但我還是認為不足還可以慢慢加強,觀感總比誇張、過火略勝一籌。但她的臉部表情頗有哭笑不分的嫌疑,似乎還須勤修苦練,務求精準。

至於寶玉,則由張爭耀、施夏明分飾。張爭耀負責〈識鎖〉,施夏明則演〈讀曲〉。聽說施夏明演技不錯,很受歡迎,但看他扮演寶玉,竟是說不出的別扭,彷彿感到他自己也極不習慣。雖說寶玉的體態、性格非常獨特,現代男性更難認同,所以歷來也是以女演員反串為佳,但張爭耀、施夏明既然獲選當此大任,理應盡力打破隔閡和成見才是。聽說他在演出後的座談會上表示,自己學的是巾生(多扮演沒有功名的布衣文士)行當,客串娃娃生(專門扮演小孩和少年的行當)來演寶玉,就像「賣萌」(內地潮語,即「刻意裝可愛」)一樣。當日因為見到那些戲迷如瘋似狂,實在看不下去,加上頭痛欲裂,所以散場後馬上溜掉了,老友卻留守到最後一刻,這是她後來告訴我的。我只想說,如果演員連自己也說服不了,怎麼說服觀眾呢?

其實張爭耀也一樣,演出比較造作,但感覺比施夏明稍微自然些。可是我無意中看到他左手小指留著約莫半寸長的指甲,未敢細想他要之何用,已經忍不住打個寒噤,印象分陡地倒扣。試問有哪個十來歲的少年會如此這般留長小指甲?雖說戲曲表演注重寫意,不重寫實,但要成功塑造角色,不僅須從演技著手,造型也很重要。造型也不只是臉部化妝、穿戴服飾等,亦包括個人儀容上的細節,而這些容易疏忽的細節,卻是影響到觀眾對人物整體印象的關鍵;這在扮演異性角色的時候尤其明顯。例如有些女演員扮演生角時,沒有剪短指甲,甚至沒有抹去指甲油或近年流行五顏六色的水晶甲,只改塗與膚色相近的指甲油了事。試問這樣做,怎能說服觀眾,他們眼前是個風流倜儻、深情重義的才子英雄?這不是我吹毛求疵,或者練成了天眼通的神技,而是指甲油在舞臺燈光下總會反光,不用望遠鏡仔細端詳,也很容易被發現。

事實上,除演技外,是否願意為塑造角色多花心思,認真思考每項細節,也是觀眾品評演員的重要因素之一,希望他們多加注意,不要以為沒人看到而掉以輕心。儘管戲曲對演員技巧的要求依次是聲、色、藝,以演唱為首,但演員亮相所奠定的第一印象,卻始終以視覺接收的人物造型和整體觀感佔先。如果第一印象欠佳,日後要令人改觀,就難免事倍功半了。

3 comments:

  1. 對於聳肩抽泣的問題,我有一點補充。這個動作似乎是崑曲的一個固定身段,因為看過不同的折子,當角色要哭的時候,總會有一記這樣頗為誇張的動作。我那時第一次看這個動作,是去年蘇崑演《長生殿》的〈驚變〉時,沈豐英的楊貴妃也是這樣哭,那時我也覺得這樣哭實在很誇張,也讓我不能投入。但其後再看不同的折子,就發現大家哭的時候也會這樣,無論正劇還是喜劇都是,所以我推測崑曲的哭就是這樣吧。我也覺得這個動作的確有點誇張之嫌,但這或許不是演員的問題,而是不同劇種的表演方法問題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同意這是一種固定的表演程式,其他劇種也有類似的動作,但幅度是否適當,是誇張或是自然,卻可反映演員功力之深淺。我見過一些稱得上「表演藝術家」的資深演員,那抽肩的動作較平和自然,沒有讓觀眾感覺突兀,情緒抽離戲文,所以我想動作的幅度應該可以調節一下。

      Delete
    2. 這點也許真的要演員的經驗累積才能弄出一個平衡了。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