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4 July 2013

認真看一回京劇

看完《慈禧與德齡》後,驀然發覺自己對京劇認識極少,決意拋開少年時的偏見,認真看一回傳統京劇,算是尋根也好,增廣見聞也好,反正多知道一點,總是好事。

選看了一晚連演的《定軍山》與《陽平關》,另有全本《連環套》,都是歷演不衰的傳統劇目。因為深知自己對京劇的認識太淺薄,早前特地去聽孔在齊演講,又仔細讀了他兩本著作,總算有點粗略的印象。兩晚京劇看將下來,感覺煥然一新,對京劇和戲曲的表演方式頗增妙悟。少年時不知怎麼形成的偏見雖未至於完全消除,但也開始改觀了。

京劇取材自《三國演義》者不少,而且齣齣名篇,除《定軍山》、《陽平關》外,還有《群英會》、《借東風》、《失街亭》、《空城計》、《斬馬謖》等,幾乎成為「三國戲」的代名詞。每齣戲的主演行當也不一樣,有時是老生,有時是花臉,有時卻是武生,充分展現京劇細致的行當分工和表演特色。即使同一個人物,落在不同的名角身上,表演方法也會有所差異,既可吸引觀眾重複欣賞,亦可彰顯個人的獨特演藝。

其實,演戲不是應該如此麼?若是千人一面,都像同一個模胎倒印出來的,那麼每齣戲看一、兩遍就夠了,為甚麼還要看不同的人演同一齣戲呢?

第一晚演出的《定軍山》與《陽平關》,是典型大袍大甲的「三國戲」,以「五虎大將」之中最年長的黃忠為主角,由老生擔綱。飾演者天津京劇院院長王平,是著名武生王寶春的兒子,工文武老生,行當與乃父不同。他的表演沒有預期中令人熱血沸騰的武打動作,也沒有長篇大論的唱段,似乎比較注重唱與做的緊密、流暢結合,塑造了一位信心十足、幹練勇武、好大喜功的老將。王平一張長方臉,略帶清癯儒雅,掛起白鬍子扮演不服輸、不認老的黃忠,可能缺少幾分匹夫之勇,但也平添幾分俊逸瀟灑,出乎意料之外的討好。可惜他那些與敵將對壘的武打動作點到即止,難以領略他的武藝功架,誠為美中不足。

《定軍山》以黃忠擔戲最多,《陽平關》則是黃忠與趙雲平分秋色。扮演趙雲的武生張幼麟,是著名武生張世麟的兒子,自幼跟隨父親學戲,武藝上乘。看他掛起黑鬚,一身白底藍紋的大靠,亮靴、雲手、踢腿等動作剛勁有力,雄姿英發,光是一小段「起霸」已叫人精神大振。其後舞起銀槍與敵將對打,招式老練,虎虎生威。還有那些翻滾、水平轉腰、一腿支地旋轉後凝住身子的動作,雄渾爽俐,沒半點拖泥帶水,真箇是《孫子兵法》說的「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看他轉身時,連靠旗也像一排鱗片般整整齊齊的橫掃,功力著實深厚。近完場時,靠旗的其中一條飄帶不知怎地擱在他額頭上,只見他不慌不忙持槍站定,脖子稍微用力向後一仰,那飄帶就乖乖的落在背後,彷彿趙子龍連場惡戰之餘,偷閒整飭儀容,動作乾淨俐落,愈見趙雲膽氣過人、心思縝密的性格,甚是高明。

《陽平關》還有一場曹操登壇點將,準備反攻劉備,為夏侯淵報仇的重頭戲,六員勇將身穿各色大靠亮相,在舞臺前端一字排開,威風凜凜,與粵劇《六國大封相》裡六國元帥登場頗有異曲同工之妙。可是他們戲份不多,大概只是為了烘托挾天子而令諸侯的曹操而已。是次曹操由淨角鄧沐瑋扮演。場刊說他的行當是「銅錘花臉」,即注重唱功的大花臉,與武藝高強的「架子花臉」(又叫「二花臉」、「副淨」或「武淨」)在戲路和技藝特點上頗不相同。鄧沐瑋演來似乎有點拘謹,無論是曹操睥睨天下的霸氣,或是得知夏侯淵被斬的悲慟,均未夠真切動人。我不知道他從藝多久,也深知拿他跟身負數十年功力的老戲骨比較絕不公平,但看完尚長榮在第二晚《連環套》略展身手,猶如瞎子開眼一般,頓時明白京劇花臉的魅力所在,確是非同凡響。

《連環套》又叫《盜御馬》,是武生、淨角與武丑主演的劇目。其中最令人期待的,當然是年逾古稀的尚長榮,在下半場客串竇爾墩一角。書上說竇爾墩屬「架子花臉」的角色,比較注重武藝,唱功要比「銅錘花臉」稍遜一籌;但聽尚長榮一聲怒喝,儼然旱雷暴發,彷彿天花、地板都震動了一下,聲勢懾人,可敬可畏。但竇爾墩不是曹操那樣老謀深算的奸雄,也不是包拯那樣鐵面無私的忠臣,只是個量窄記仇、率直粗豪的綠林英傑,尚老爺子演來毫釐不差,單憑一副雄厚的嗓子、抑揚有致的唱功,俐落的做手和身段,已把竇爾墩愛面子、喜結交、胸無城府的性格表露無遺,令人嘆為觀止。

這次有機會看到水準極高的傳統京劇,心情愉快之餘,亦是浮想聯翩。第一個印象,就是京劇是極陽剛、很「爺兒們」的戲,故事和角色似乎均以男性觀點出發,用後現代社會注重平等、多元的角度來看,政治絕不正確;像我這種大女人,即使心胸再寬,也難免有點隔閡。從兩晚演出所見,京劇人物大都粗豪率直、不拘小節、喜結交、講義氣、愛面子,很典型的「撈鬆」格調(現在還有人知道「撈鬆」是啥嗎?),教我一邊看,一邊想起故世多年的老爸。以旦角擔綱的戲碼不是沒有,但表演方法和戲文內容,如《霸王別姬》、《貴妃醉酒》之類,俱以迎合男觀眾的審美眼光為主;更別說以男演員擔任旦角的傳統特色了。

其次,京劇似乎特別注重表演技巧,強調「以藝帶戲」,對劇本的重視程度稍有不及崑劇、粵劇等劇種。曲詞通俗,文采欠奉,缺乏詞藻優美、餘韻無窮的文學劇本,大概已是京劇戲文的特色了。但對於喜歡咬文嚼字的觀眾,這無疑是缺少了可供賞玩的重要一環,未免略有遺憾。轉念又想,京劇行當整齊,分工精細,無論唱、做、唸、打,各行當俱有驚人藝業,是劇本文學色彩不濃、境界不高所造成的結果,或是其成因,抑或兩者互相影響,形成了惡性循環?若是注重技藝,自然會多花時間苦練,放在編寫、整理、修訂劇本的心力也隨之減少。如果劇本的指導作用不強,多寫一段或少寫一段,並不妨礙演員施展技藝,似乎也沒必要多費精神斟字酌句,要吸引和培養編劇人才也更困難了。

另外,分場零碎也是一個頗嚴重的問題,有礙觀感。例如《連環套》居然分成十九場,但泰半都是短短三數分鐘的小段落,不是一隊兵卒或幾名將軍、頭目跑個圓場,便是幾個角色說幾句交代情節就完了,應否獨立成折,很成疑問。如今只見舞臺中間的黑色布幕升升降降,令人不勝其煩;氣氛斷斷續續,也難以令觀眾集中精神。何不參照以前的做法,由穿戴整齊的工作人員移動桌椅,省卻升降帷幕的麻煩?反正兩椅一桌的道具十分簡單,稍為改變一下方向或位置就行了,犯不著花費太多時間。

儘管自己的祖宗是北方人,目前對京劇仍談不上喜歡,但總算開了眼界,逐漸明白其藝術精粹所在。大概看戲跟讀書、做人一樣,擇善固執之餘,也要放開懷抱,盡量拓闊眼界,才能增長見識,培養包容、寬厚的胸襟。喜歡不喜歡,其實是很主觀的感覺,而且也勉強不來,但自己不喜歡或者不明白的東西,未必就是人家不好,可能只是自己見識淺陋,或者戴著有色眼鏡而不自知罷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