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 August 2013

離合之情--崑劇《桃花扇》之二

撇開我對「興亡之感」的執著,張弘與王海清合作改編的崑劇《桃花扇》,其實挺好看的。

石小梅的侯方域、龔隱雷的李香君、趙堅的蘇崑生、楊陽的史可法等,都是一時之選。石小梅明確示範了何謂風流而不下流,單看〈卻奩〉一折前半部,眉梢眼角盡是與李香君好夢方酣的萬種風情,卻無絲毫猥瑣不堪,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龔隱雷的相貌不算艷麗,但勝在氣質端凝大方,身段優雅含蓄,演繹外柔內剛的李香君,形神兼備,正是深慶得人。楊陽的史可法只有〈驚悟〉前半場戲,但已經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可惜他聲線較弱,唱功稍遜,邊做邊唱時顯得左支右絀,看來仍須痛下苦功。趙堅以淨行扮演老樂工、李香君的曲藝老師蘇崑生,勾了一張紫棠臉皮,鬚眉皆白,滿臉風霜之色;一條嗓子宏亮遼闊、剛柔並濟,不禁暗喝一聲采。他的戲份比較零碎,唱段、唸白也不多,但每次出場總是牢牢吸引住我的目光,端的是功力深湛。

張弘在演前講座中透露,這是二十六年前得人鼓勵而執筆改編的作品,無論情節構思、剪裁調度,以及對原著和人物的理解,與今天頗不相同。可惜他沒提到這次來港演出的版本,是否再經過修改;但即使有,相信幅度不會很大。縱觀全劇,他仍是以如何把《桃花扇》原著縮龍成寸,以符合現代劇場的限制和觀眾欣賞的要求為首要考慮。換言之,編劇著眼之處,就是如何在有限的時空裡,擷取《桃花扇》最精采、最重要的片段重新組合,依舊訴說一個動人的故事。

從技術層面來說,這個改編本相當成功。情節流暢緊湊,人物眾多而主次分明,行當也十分整齊。全劇共分九場,分別是〈訪翠〉、〈卻奩〉、〈圈套〉、〈辭院〉、〈寄扇〉、〈罵筵〉、〈後訪〉、〈驚悟〉和〈餘韻〉,外加一套〈哀江南〉序曲。內容大致上沿用孔尚任原著的曲文,但刪削頗多,只保留了數支精華曲子。老友聽〈訪翠〉、〈罵筵〉、〈後訪〉(即原著的〈題畫〉)等折,不到原來篇幅的一半,只好大嘆意猶未盡,不夠過癮。另有一些折子,則是將原著數齣合而為一,部分曲詞、唸白可能需要改寫、補寫,因此回目也頗有修改。結局〈餘韻〉則似乎新編的成分較多,所採用的原著曲詞也是從其他折子挪移過來的。至於原著尾場〈餘韻〉的詞兒,早給調到〈哀江南〉裡去了。

張弘把原著結局裡膾炙人口的〈哀江南〉套曲放到前面去,開宗明義點出主題,不可謂不大膽。然而這段序曲的表演手法,比文辭調動本身更出人意表──幾位演員輪流出場,各唱幾句,然後退下,就像走馬燈一般。但勝在節奏平緩,毫無急躁之態。最特別的是,演員出場時,造型只完成了一半。例如飾演阮大鋮的年輕淨角趙于濤,連花臉也未勾好,只穿了水衣(即戲服下穿著的內襯衣,以免汗漬、油垢弄髒戲服,因為據說戲服是不能洗滌的)、彩褲(即襯褲,作用與水衣相同)和厚底皂靴出場。石小梅也差不多,但她的臉部化妝已經完成,只是未穿外衣、未戴帽子。趙堅則勾好了臉、穿上戲服,但未掛鬚。看那布局與編排,的確頗有幾分「進念.二十面體」的後現代風味。其實這也不足為奇,因為石小梅是「進念」的老拍檔了,從《佛洛依德尋找中國情與事》、《好風如水》《紫禁城遊記》《舞臺姊妹》,雙方合作已經超過十年。最近連「江蘇省崑劇院」院長柯軍和楊陽也來湊熱鬧,去年來香港合演了一齣《夜奔》

可是,這套新鮮有趣的序曲,還是叫我既愛且恨。喜歡的固然是他們別出心裁、勇於創新,恨的是原以為這後現代的「副末開場」給全劇主題一錘定音,誰知演將下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前文提到,這齣《桃花扇》的改編本,沖淡了原著「興亡之感」的題旨,更強調那「離合之情」。改寫後的結局〈餘韻〉,不再是歸隱江湖、漁樵為活的蘇崑生與柳敬亭,煮酒狂歌話當年,而是敷演李香君與蘇崑生到處尋訪侯方域,不意來到他修行的道觀外歇息。蘇崑生見山中景色清幽,興致甚高,於是親自吹笛,著李香君唱了幾句《牡丹亭》。侯方域一聽就知道是她,可是自己已是方外之人,始終不敢相見,只隔著門兒細聽她的動靜。待兩人遠去,他才躡手躡足的開門,卻見山中萬籟俱寂,李香君早已聲沉影杳,不由得百感交集,悵恨難言。

以戲論戲,這個結局的確餘韻無窮,也充分表達了張弘構想中「精神的不團圓」,也就是藉著侯方域與李香君從情投意合到貌合神離的過程,加深故事的悲劇意味。然而這裡所說的「貌合神離」,從頭到尾只是侯方域自個兒的感悟,並非兩人翻臉決裂。李香君始終對他死心塌地,一直相信他仍是那胸懷天下、傲骨崢嶸的玉面郎君,滿心盼望與他鴛夢重圓,卻不知道他早已壯志消磨,遁跡空門。兩個結局俱是不落俗套,但境界亦不可同日而語,孰優孰劣,一時也難定論。不知怎地,改編本的結局演將下來,竟有少許灑狗血的嫌疑,心裡總是有個疙瘩。

也許那心上的疙瘩,還是源於改編者放棄了原著的靈魂,把《桃花扇》改成徹頭徹尾的才子佳人悲歡離合,甚至是侯方域前半生的傳記。戲文雖然大同小異,精神、境界卻截然不同了。這麼一改,原著裡著墨甚多的南明政局,早已無關宏旨,充其量只是侯方域理想幻滅、意興闌珊的布景板而已。事實上,這麼一個讀書人成長的故事,放在哪個改朝換代的背景也可以。原著中本來無可取代、緊扣主題的歷史背景,與故事、人物的關係愈見疏離,甚至被一刀兩斷;而那份沉重、荒涼的歷史感,也幾乎蕩然無存了。

改編文學作品從來不易為,可能比原創更難討好,改編享負盛名的作品尤其如此。原著情節、曲詞、題旨、理念等,就像畫定了某種規矩方圓,對改編者來說,既是優勢,也是制肘。應該選擇忠於原著或借題發揮、如何取捨、增刪等,都是極傷腦筋的問題。何況怎樣才算「忠於原著」?是照抄情節、曲詞等形式,抑或重現原著主題、思想等精神上的東西?如果借用現成的故事軀殼,注入全新的靈魂,與原著形似而神非,會否招來「掛羊頭賣狗肉」的譏抨?此外,觀眾期望與改編者創作目的之間的鴻溝,又應該如何跨越?

平心而論,這改編本的崑劇《桃花扇》編得流暢,演員悉力以赴,也看得相當愜意,可惜主題上與原著的歧異,令我至今無法全心全意的喜歡這齣戲。好容易欣賞到現場演繹的〈哀江南〉套曲,尤其是我最喜歡、由蘇崑生演唱的一段〈離亭宴帶歇指煞〉:「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風流覺,將五十年興亡看飽。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臺棲梟鳥。殘山夢最真,舊境難丟掉,不信這輿圖換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總覺得這一段道盡「興亡之感」的絕唱,被那兒女情長、英雄氣短的戲文辜負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