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7 August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雙龍丹鳳霸皇都》(上)

早前在「中國戲曲節」欣賞到多個前所未見的劇種,各具特色,目不暇給。一邊看,一邊忍不住在想,香港粵劇的表演特色在哪裡?有甚麼絕活兒,讓我們立足於傳統戲曲藝林而毫無愧色?

最近讀到戲曲雜誌引述裴艷玲在六月的講座上說「粵劇無功架」,竟引來全場掌聲。我沒有參加講座,不知道當時在場的聽眾大部分是甚麼人,只覺得耐人尋味──聽眾的反應意味著甚麼?認同裴老師一語中的?抑或佩服裴老師的敢言?如果說「粵劇無功架」是事實,那麼每天晚上吸引數千觀眾在全港大、小劇場泡上三、四小時的是甚麼?倘若說裴老師看的粵劇不多,也許還沒機會看到上乘的功架,那她的「敢言」實際上可能只是「妄言」,聽眾又拍甚麼手?難道他們當中無人看過粵劇,因此都聽信了裴老師的片面之詞?

恕我直言,若說「粵劇無功架」,未免失諸武斷。遠的不說,早前看《戰宛城》,陳好逑亮相時一段矯健婀娜的劍舞、羅家英在曹操帳前詐降的連串高難度動作,難道稱不上「功架」?難怪裴老師看完《戰宛城》後也坦承自己「說錯了」。竊以為較符合事實的說法是:粵劇的功架或表演程式,沒有充分運用於日常演出之中,新晉演員尤其如此,以致產生「粵劇功架不足觀」的錯覺。

這也是我看《雙龍丹鳳霸皇都》最深刻的感受。

此劇故事漏洞百出,人物面目模糊,暫且按下不表。但當戲文不足觀,我期望在演唱、身段等表演細節上多費心思,至少可以增加視覺和聽覺上的可觀程度,略補劇本的不足。不知是新晉演員力有未逮,還是心力用錯了方向,只見人人盡心用功,表演效果卻不算理想,十分可惜。

例如第二場姚鳳憐與郭彩霞爭奪容玉龍,那幾個拉扯衣袖的動作實在有礙觀瞻,毫無戲曲身段的優美可言,就像小時候在電視劇裡看到三姑六婆爭風吃醋一般,看得我頭皮發麻,雞皮疙瘩掉滿一地。其實這裡可以考慮套用類似《帝女花》第二場崇禎皇帝準備刺死長平公主,周世顯和周鍾盡力阻止時,那一組四人牽著衣袖,同時向舞臺左右移步的程式動作,配合節奏急促的鑼鼓,既有舞蹈的美感,亦能營造緊張的氣氛。又例如第三場完結前,趙金龍不忿遭悔婚,誓言興師問罪;第四場一開始,已是容玉龍戰敗療傷的戲份,期間趙金龍打敗容玉龍的情節,只憑曲白交代。據藝術總監新劍郎在演前講座中透露,當年此劇首演時由「武狀元」陳錦棠飾演趙金龍,所以在第三場、第四場之間,特別加插了一場武打戲,讓他一顯身手。可是全劇看將下來,實在無甚足觀,就像尋常不過的古裝電視劇,只是用粵劇梆黃、小曲和唸白的形式表達而已。那麼,是否應該考慮設計一段雙龍交戰的武戲,至少讓表演元素豐富一點,令戲文更有看頭?

事實上,我不知道這些表演程式的設計和運用,是否屬於藝術總監的指導範圍,但演員總應該具備一定程度的相關知識和判斷能力,適當地運用各種程式,加強表演的可觀程度。理論上,演員需要不斷觀摩、進修,學習各種不同的程式,以便演戲時按照劇情變化、人物性格來運用、融合甚至創新,藉以塑造角色、表達戲文內容。程式是戲曲表演的根本,倘若程式運用不足,甚至該用而沒有用,那不就成了穿戴古裝的粵式音樂劇了嗎?觀眾為甚麼還要看戲曲?不過,這就牽涉到演員的基礎訓練是否充足、藝術修養的高低、是否好學不倦等問題了,某程度上大概也印證了某些粵劇前輩對新晉演員的批評罷?

附錄:《雙龍丹鳳霸皇都》演出劇照

2 comments:

  1. 賈真3:47 pm

    真不明為何裴艷玲行走江湖多年,竟會說出如許以偏概全毫不客觀說話,雖然今時粵劇(省港澳)無論劇本或特別出眾演員皆缺乏,但各類中國戲曲都是面對同樣問題,又豈獨粵劇不濟。

    無可否認,裴女士係其特定戲曲藝術表演範疇上有頗大成就,但各村各縣文化本有類別,對其他相關戲曲表演不作更深研究或多方面觀摩求證,就發此妄評,難免使人對其個人情操及藝術理解上有點懷疑兼不滿而引起爭議。

    ReplyDelete
    Replies
    1. 老實說,她的話有一定的道理,不過是否應該這樣老實不客氣,甚至一錘定音,則值得商榷。可是她老人家德高望重、造詣深厚,說一句話,不少人便奉之為金科玉律,也比我等無名無姓之人喊破喉嚨強上百倍。你說得對,人才青黃不接、劇本難求的問題,是所有劇種均面對的困難,絕非粵劇僅有。恕我直言,河北梆子自她老人家之後,又有哪些接得上班的新晉呢?所以嘛,對不起,她老人家的話還未能使我心悅誠服。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