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8 August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雙龍丹鳳霸皇都》(下)

儘管我期望演員多費心、多思考,按照劇情和人物,適當地設計和運用表演程式;但也非常明白,若遇上《雙龍丹鳳霸皇都》這樣蒼白無力、平淡乏味的劇本,確是「巧婦難為無米炊」,化腐朽為神奇的機會幾乎等於零,充其量只能在某些地方稍作改善,令戲文不會太難看而已。

《雙龍丹鳳霸皇都》以「雙生配一旦」為噱頭,還有個分量極重的丑角,據說當年由陳錦棠、麥炳榮、鳳凰女、譚蘭卿、陳好逑等人開山。這次在油麻地戲院演出的陣容也相當可觀,包括柳御風(即梁淑明)、唐宛瑩、韋子健、黃葆輝、林汶聲、黃鈺華、袁纓華、關凱珊和李振歡等。然而此劇破綻甚多,情節牽強造作,人物面目模糊,與《百戰榮歸迎彩鳳》那些「刁蠻女遇上暴躁男」的俗套可謂如出一轍,充分反映了「因人寫戲」也不是全無缺點的。為母復仇、一女二男的感情糾葛等故事主線本來也不算太差,問題是編劇思慮不周,情節堆砌,毫無鋪墊;人物促狹、偏激,儘管稱不上是壞蛋,但沒一個是光明磊落的正派中人,全不討好;又沒有深入描寫人物的的性格和心路歷程(例如姚鳳憐明明喜歡趙金龍多一點,卻決意下嫁容玉龍以報母仇的內心矛盾與掙扎),一味追求場面熱鬧,嘻嘻哈哈娛樂至上,實在令人看得不是味兒,難怪老友前一晚看完之後一直嘮嘮叨叨,極不滿意。

當我看到臺上諸位認真、賣力的演出,圖挽狂瀾,也忍不住連聲慨嘆:「何苦來哉?」

雖然劇本不濟,幾位主要演員的表現都不錯,尤其喜歡唐宛瑩的演繹。她分飾魏妃、姚鳳憐母女,每一場也有份演出,所以擔戲極重。母女倆性格迥異,一動一靜、一剛一柔、一喜一怨,April演來形象鮮明,分寸亦掌握得很準確。特別欣賞她加強了眼神和面部表情的運用,我坐在靠後幾排也看得清清楚楚。無論是文靜內向的魏妃,或是活潑俏皮而帶點刁蠻的姚鳳憐,皆演得生動傳神。她的聲線也比往日更壯實,幾個高音唱來圓潤嘹亮,毫無澀滯,甚覺可喜。

雖說此劇以文戲為主,表演程式不夠豐富,但也不是完全沒有。例如結局時姚鳳憐穿起淡紫藍繡的大漢裝,乞求趙金龍饒過容玉龍一命,跪在地上用雙膝走碎步圓場,也盡顯April紮實的基本功。

林汶聲原工生行,這次反串女丑,扮演撫養姚鳳憐長大的宮女彩霞,亦相當稱職。她在第一場梳起兩條大辮子的模樣,的確令人忍俊不禁。遙想當年譚蘭卿若是這副打扮,肯定讓觀眾笑翻了天。林汶聲插科打諢的本事也不賴,雖說內容沒甚高明處,但說笑的時機掌握得不錯,又不至於岔開太遠轉不回來。其實除第一場有點楔子的意味外,戲文敷演的是十八年後的故事,所以彩霞須作老婦打扮,穿戴卻像極了粵語長片裡的大妗姐(穿清裝的!),談吐陋俗(幸而未至於粗鄙),連英文和現代詞語也用上了,貫徹香港社會一向流行的低俗趣味。雖說丑角可以在戲文內外來去自如,我還是不太接受古裝人說英文的所謂搞笑噱頭,也不覺得有啥好笑。即使再退一步說,丑角胡說八道勉強可以接受,但忘記了是誰(好像不是丑角)有某句曲詞為了要押「青」字韻而以darling結尾,實在突兀之極,不知所謂,也難為了演員。

韋子健分飾北齊王和容玉龍,可能礙於劇本所限,表現未算突出。容玉龍戲份鬆散,大概只是為了烘托趙金龍而設,出場機會不算少,但實際上沒甚麼可供發揮之處,那也罷了;原以為北齊王性格較鮮明,但看將起來又似乎不是那一回事。北齊王滅魏,奪其公主金屋藏嬌,是好色還是多情,實在不太容易分辨。從曲詞聽來,自然是多情,身為一國之君,哪有自認好色之理?正如世上最下流的傢伙,永遠只會說自己風流。這邊廂與魏妃輕憐密愛,那邊廂聞得北齊后駕到,就像被媽媽發現考試不及格的小學生,不發一言,呆若木雞,連魏妃無助、不安的眼神也視若無睹。北齊后假意善待魏妃,又藉故請北齊王遠去犒軍,以便乘機加害魏妃,北齊王想也不想就答應了,絲毫不虞有詐,真是笨到了姥姥家。後文說他犒軍時猝死,說不定是北齊后與郭世藩暗中下的毒手。

李振歡演北齊后、關凱珊演趙金龍的下屬魏劍秋,戲份雖少,但也相當認真,面部表情、舉手投足俱見說服力。李振歡演奸角尤其突出,雖然只有小半場戲,也沒甚麼深度可言,但勝在形神兼備,令人印象頗深。黃鈺華演容進、袁纓華演郭世藩、黃葆輝演郭世藩之女秋霞,戲份更少,難以置評。但見郭秋霞以郡主之尊,獨自尾隨容玉龍跑來跑去,更與姚鳳憐當街搶奪容玉龍,既不合理又沒戲可演,不免暗自搖頭,也替黃葆輝感到可惜。黃鈺華在結局時身穿黑色官袍趕來吐露真相,感覺也有點突兀。我以為太監容進像彩霞一樣,抱走先帝遺孤後流落民間,所以本期望他重新出場時穿著員外之類的服飾,誰知竟是穿官袍、戴烏紗的模樣,著實大出意料之外,連他說些甚麼也沒留心聽了。

諸位主角之中,以柳御風的趙金龍較令人失望。不知怎地,她看上去總有點心不在焉的感覺,大概是自己也不太喜歡這個角色罷?甫出場第一句曲詞已經掉了拍子,音樂師傅明顯想盡力補救,可惜徒勞無功,連我聽力那麼差勁也聽得分明。演唱的聲線有點乾澀,聲調也好像比往日略高,而且多處臺步也沒有吃緊鑼鼓點,實在教人摸不著頭腦。

難得一天假期,本擬趁著參加演前講座,詢問藝術總監有關選劇的準則與考慮,但因時間緊促而作罷。坦白說,如今耐著性子看了幾齣七字戲,大都格調不高、情節堆砌、甚至不成章法,偶有一兩場大袍大甲的武打戲,算是有點看頭,但也並非齣齣如此。到底選演這些乏善足陳的劇目,又沒有經過全盤修改,只是為了遷就演出時間或重複的內容而刪削曲文(果然不出我所料),對新晉演員有甚麼幫助和裨益?

附錄:《雙龍丹鳳霸皇都》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