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0 August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重看《販馬記》(上)

小學畢業時,有同學在我的紀念冊老氣橫秋地寫上:「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雖屬陳腔濫調,卻是千真萬確。所謂「學」者,不一定是指學術上的成績,也可以是任何一門工作、運動或藝術上的技巧。所謂工多藝熟、熟能生巧,若求進步,就必須多練習、多思考,盡心盡力,方有成果。雖然付出與回報未必是半斤八兩的等價交換,但沒有付出就沒有回報,確是千古不移的定理。正因如此,努力過後而有所進步或收成,自有難以言喻的喜悅和滿足感;就連坐享其成的塘邊鶴,也不禁胸懷大暢、欣喜萬分。

趁著是次演期最後一天,和老友到油麻地戲院重看《販馬記》,為的是領略一下文華怎樣演繹趙寵。坦白說,八個月前看她演《白兔會》的劉知遠,印象只屬一般,因此沒有甚麼期望。誰料她演趙寵,十分生動傳神,從面部表情到做手、身段,甚至帽子、帽翅的運用,無不妙趣橫生,看來花了不少時間、心思仔細揣摩和練習。曲子唱得也相當動聽,而且頗具韻味,尤其是〈寫狀〉出場時那段南音,韻味悠揚深邃,聽得我搖頭晃腦,喜出望外。最難得是不慍不火,動作、表情反應的時機與節奏更是毫釐不差,正如俗語所謂:「夾都無咁準」,所以逗得老友樂翻了天,馬上封她為偶像。我也笑得牙關酸軟、眼淚直流,暗想:「果然是『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哪。」

不知道文華是否很喜歡趙寵這個角色,看她演將起來的認真、細膩與投入,跟《白兔會》實在不可同日而語。這次她對人物的定位、動作的形態、節奏和分寸,均掌握得很準確,身段和動作極多,幾乎一句一動作,但演來流暢自然,充滿喜劇感,不會令人眼花繚亂,也並非造作、賣弄。例如趙寵高中回家,見妻子一時感觸落淚,為她拭抹,隨手一彈,淚珠竟濺中了妹妹臉頰,自己卻全副心思放在妻子身上,渾然不覺。又如〈桂枝告狀〉後半場,趙寵等了良久未見妻子出來,又聽前任褒城縣令胡敬妄言亂語,以為妻子被上司勾引,既焦急又害怕,於是縮起兩肩、弓起背脊,雙手舉起烏紗帽,眼睛向上盯著,遲疑半晌,又放回頭上,彷彿在盤算保住前程要緊,還是搶回妻子才對,有意無意間卻把烏紗戴歪了。接著唱起那段趣味盎然的「反線中板」:「拚卻了烏紗,榮華身外物,怎能把妻子,當做人情?風起在前庭,落葉捲旋風,無端吹塊綠荷蓋頂。最擔心是按院大人,生得風流俊逸,比我重加倍年輕。一樹桂枝香,此刻香滿二堂,重點有餘香可剩?一載小夫妻,尚且等閒不擁抱,何以佢一見,便擁翠含英?我要闖轅門,問一句按院大人,問佢是收買胭脂,還是主持法政?闖入二堂中,問一問枕邊妻子,是否難以為情?」這段曲子有點長,但勝在節奏明快,只見她邊唱邊做,愈唱愈急,滿場遊走,把趙寵焦躁惶急、窘迫不安,想探明究竟又怯於上司官威而不敢的神態,演得玲瓏活現。翻看手上的原著劇本,趙寵這些動作和反應,並非唐先生註明,應是文華自出機杼的成果,實在值得讚賞。

另有一些動作,唐先生在劇本中只有一句簡單的指示,實際上怎麼表達,仍須由演員費心設計。文華在這方面也做得很好,盡見她塑造人物所耗費的心力。最記得在結局時,趙寵聽巡按大人兼郎舅李保童解釋,為何傳召後母楊三春、田旺和胡敬到花園相見,而不在公堂審問,唐先生就給趙寵寫了「聽一句驚一句,每句謝罪介」的指示。那麼,在舞臺上怎麼表達呢?只見他聽一句便答應一句「是是是」;每答應一句,頭便垂低多一點、腰板又彎下多兩寸,聽完最後一句,幾乎像九十度鞠躬一般,活脫脫一副七品芝麻官在上司面前誠惶誠恐、唯唯諾諾的模樣。又如趙寵一見李保童跪下向自己妹妹提親,唐先生就註明他要「大驚連隨跟住跪下還禮介」。於是文華以零點零九秒的速度後發先至搶出來跪下,挽住對方雙臂,一疊聲的「不敢當」,不住叩頭拜揖還禮。趙寵那些謹小慎微的小男人神態,都給她演活了。

常說演戲要投入,不只在自己有戲可演時全力以赴,也要在自己沒有戲的時候,保持全神貫注,關照和呼應其他角色。是次文華在這方面也大有進步,跟早前在《戰宛城》扮演曹安民時偶爾「魂遊太虛」的模樣判若兩人。她與楚令欣(飾李桂枝)、梁心怡(分飾春花、趙連珠)的對手戲均緊湊、合拍具默契;尤其是〈寫狀〉表現小夫妻閨房之樂的戲份,既溫馨又佻皮,令人不禁會心微笑。但文華須注意眼部化妝,色彩不要太濃,否則幾乎連眼珠子也看不清楚;也須再下苦功鍛練眼神,做到目光堅定,精光透射,遠近皆見,才能彰顯人物的神采。

這次看到文華演繹的趙寵,自然燙貼,妙到毫巔,遠比預期中精采、可觀,實在令人既高興又欣慰。希望她繼續力求進步,別要辜負觀眾和咱倆同門師姊的期望,呵呵。

附錄:《販馬記》演出劇照

2 comments:

  1. Anonymous5:28 pm

    非常感謝前輩對[販馬記]的貼心體會及高度評價,這是藝術總監田哥很喜歡的一個戲,許多你提及的重點,包括彈眼淚、與胡敬三拉三扯、向著觀眾脫烏紗等都是他的設計,更因為所有演員都全力配合,致令這台好戲產生,很感謝田哥的教導,也因為油麻地讓我有較多演出機會,所以有了進步,我必精益求精,向著更高目標努力,不辜負觀眾及藝術總監們的期望。 文華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哎!你太客氣了!沒想到你會找到這裡來,幸如何之!我只是個普通的觀眾,從來沒學過戲,不會唱也不會演,所以不是甚麼前輩,說的也不一定對,只是分享一點個人感想而已。
      謝謝你指出那些動作的淵源,也謝謝你們為我們帶來一臺好戲。請繼續加油。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