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1 October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花田八喜》(中)

《花田八喜》這次選角非常恰當,無論是跨行當或以自己擅長的行當演出,喜見人人悉力以赴,表情、做工、身段均豐富可觀。演員之間默契不錯,爆肚時亦不失分寸,尤其值得嘉許。最難得是滿臺男女老少,朝氣橫溢、活力十足,能充分表現戲文熱鬧活潑的氣氛。相信這是藝術總監尹飛燕知人善任、指導有方的成果,實在可喜可賀。

從六月份上演的《再世紅梅記》至今,不覺已看了四、五齣由尹飛燕指導的劇目,其中悲劇、喜劇、唱工戲、做工戲、文武兼備等式式俱備,整體演出效果都很不錯,從演員的做工、身段到人物衣飾、舞臺站立位置等俱見心思,畫面看來和諧、悅目,頗富美感,值得讚賞。不知是否因為女士較細心、更有耐性,對視覺審美的要求也較高,所以指導演員時會比較仔細,對演出的各項細節,考慮也更周全。從這段Youtube上的排練花絮看來,大概我沒有猜錯。

談到場面調配,全劇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段,就是「小霸王」周通大鬧劉府那一場。話說劉員外得知錯請姑爺,企圖用三百兩銀子打發周通,但他誓不罷休,一手掀翻盛著銀子的托盤,威脅若是明早娶不到劉小姐,就要放火燒莊。只見站在大廳前排的劉氏一家老少徬徨無計之際,在後排侍候著的家丁和丫鬟之中,卻有幾個偷偷俯身拾起地上的碎銀據為己有,只把盛著三百兩銀子的布囊放回盤子裡。同時其他家丁和丫鬟又各有反應,或阻止、或斥責、或不甘後人、或拾起盤子放在案上,不一而足。儘管他們沒有作聲,但神情、動作都讓人看得清清楚楚。當時主角、配角合共約有十多人同臺演出,但畫面絕不凌亂,反覺生動有趣。可見燕姐的構思精巧入微,亦給予那些家丁、丫鬟難得的發揮機會,造就了一臺妙趣盎然的好戲,功不可沒。

另外,我很喜歡春蘭替小姐代付潤筆費給卞磯那一段,只見她從手帕中掏出一個紙摺的小丁方,拆了一層又一層,方塊愈拆愈小,半晌才拿出一個銅錢來。這個動作既有趣又有意思,反映春蘭小心謹慎--甚至可能有點吝嗇--的性格。無論是出於演員自己的構思或藝術總監的指導,總是值得讚賞的。

不過,我認為第三場〈棧會〉的布景和場面設計,似乎可以再斟酌一下。話說小霸王搶親在即,春蘭駕舟連夜往訪卞磯,一手提燈、一手搖櫓,邊唱邊做,應是這一場的欣賞重點。但現在的場面設計,把河流、碼頭放到底景的布幕下,舞臺中央則放了桌椅,表示這是卞磯寄宿的客房。這麼一來,春蘭從舞臺左邊(行內稱「雜邊」)出場,與觀眾席距離太遠,臉部表情看得不太清楚,個子也顯得太小。她駕船走到舞臺中央時,觀眾的視線也會給桌椅擋住。雖然不算很嚴重,但始終有礙觀感,也浪費了演員辛苦排練的動作和身段。因此我建議將現在的陳設對調,即把河流、碼頭等室外的景物,搬到舞臺前端,房裡的桌椅則靠後一些,目的是讓觀眾清楚看到春蘭駕舟的全部過程。卞磯接應她時,也可以加入一些動作,以虛擬方式表示他們如何走進室內說話。這樣做的話,既可以進一步豐富表演元素,也貫徹了戲曲表演注重抽象模擬、不必事事坐實的特點。我也想過將桌椅放在一旁,讓春蘭從舞臺靠內的角落出場,一直斜走到臺前中央,再與卞磯說話。但倘若桌椅擺放的位置不當,同樣可能阻擋左邊或右邊觀眾的視線。

不過說到底,這只是我從觀眾角度紙上談兵而已,實際上布景和道具怎樣設置,觀眾才會看得最清楚,又不會影響演員走位,還須在現場反覆測試,方能確定。只希望愚見對工作人員有一點參考作用罷。

附錄:《花田八喜》演出劇照

2 comments:

  1. 以我在油麻地的觀劇經驗,我自己覺得燕姐作藝術總監,演出的效果確是最細緻的!而且總體來說,我也感覺到演員們一直持續進步着,油麻地這個場地的設置真的很有正面作用。

    ReplyDelete
    Replies
    1. 非常同意。希望他們不要自滿,珍惜這個磨練的機會。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