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6 October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辭郎洲》

《辭郎洲》是潮劇名篇,於1976年由著名導演楚原拍成電影,據說是他唯一的潮語片作品。粵劇版則於1969年首演,是任、白門下「雛鳳鳴」眾女生主演的首部長劇。此劇人物眾多,唱、唸、做、打俱全,不論角色大小,均有發揮機會,明顯是為了讓新晉演員實習技藝而精心編寫。在油麻地戲院新秀匯演中搬演此劇,頗有向前賢致敬、繼往開來的意味。不知這是否藝術總監尹飛燕選演此劇的原因呢?

沒料到「雛鳳鳴」成員之一朱劍丹也在演出第二晚前來欣賞,就坐在我前一排隔幾個位子外。我當然不敢驚擾,只有看戲中途忍不住偷眼瞧去,她看到動情處,一邊輕輕比劃著手勢,一邊喃喃跟著唱,但沒有發出聲音。匆匆幾瞥,只見她嘴唇微動,節拍、曲詞毫釐不差,而且男女角色的詞兒都會唱,顯然小時候熟習的功夫絲毫沒擱下。看朱姐那麼忘形、那麼陶醉,不由得一陣感動--前輩對藝術的熱愛與追求,果然是終生不渝的。在這個貪新厭舊、潮起潮落的網絡世紀,一天的所見所聞已經讓人應接不暇,三個月就像三十年那麼遙遠。我們愈來愈怯於承諾,因為變數太多,連自己的心猿意馬也未必管得住,何況其他?然而,真正喜歡藝術的人,總是無怨無悔的沉醉一輩子。

《辭郎洲》既是群戲,對演員之間的默契與合作精神,要求自然更高。倘若只是顧著做好自己,不能充分照應其他演員,落得各自為政、互不相干的鬆散局面,觀感肯定大打折扣。何況戲文說的是眾人如何同仇敵愾、矢志抗暴,如果演不出萬眾一心、前仆後繼的慷慨悲壯,豈不糟糕?

平心而論,《辭郎洲》諸位演出態度認真而專注,唱、做均很賣力,誠意與努力絕對毋庸置疑。但可能礙於排練不足或其他原因,有些地方還是覺得稍欠默契,頗有美中不足之嘆。例如有一、兩處兩名演員同時開口,又或者一下子接不上來,氣氛有點尷尬,但也不算嚴重。比較失色的是〈送別〉那一場,本來應該所有送別的鄉親和出征的壯士輪流唱一段,可是真正演唱的只有幾位主要演員,扮演鄉親或其他兵丁的都沒有開口,或者只是裝模作樣虛應故事;待幾名主要演員退場後,更是渺不可聞。這麼一來,誓師送行的聲勢自然大為減弱,拚死衛國的豪情壯志更談不上,十分可惜。

〈劫營〉是《辭郎洲》其中一場劇力迫人、戲味濃郁的重頭戲。話說元帥張達水戰失利被俘,妻子陳璧娘聞訊,親率鄉間漁女趕往營救,但敵軍以其丈夫性命相脅,並勸之歸降。張達誓死不屈,臨終勉勵眾人重整旗鼓,繼續抵抗。不知是節奏未夠緊湊或出了其他問題,同樣不能充分表達劇中人物視死如歸、慷慨就義的震撼力,顯得較為平淡。直至結局時,陳璧娘力勸眾人撤退,孤身斷後,力戰殉國,才演得出一點蕩氣迴腸、令人揪心的戲味來。不過陳璧娘中箭那一刻,又出了一個不可原諒的毛病--羽箭不翼而飛,陳璧娘竟左顧右盼半晌才繼續演下去,惹起幾個觀眾訕笑,把悲壯感人的氣氛破壞殆盡,只急得我直跺腳,嘆恨不已。

初看高文謙擔綱文武生,張達的扮相威武挺拔,聲線也不錯,但看來非常緊張,幾個武打動作做得相當猶豫,削弱了張達驍勇善戰的形象。黃寶萱也很緊張,但整體看來中規中矩,結局時尤其情韻動人,挽回不少分數;只可惜中箭那一刻應變太慢,又要扣分了。也許因為兩位都很緊張,交流甚少,故而夫妻之情刻劃不深,〈送別〉尤其顯得平淡乏味,戲文中恩愛夫妻家國難全的無奈和傷感,看來較為薄弱。

王希穎的蕊珠、韋子健的雷俊,在戲文中的地位僅次於張達夫婦,演來也不輕鬆。除了應付演唱和武打場面外,還要暗中處處關照主角和其他演員,半分鬆懈不得,否則戲文就不好看了。看得出兩位盡心盡力,但演來戰戰兢兢,感情交流未算深刻。所以第一場〈訂盟〉和第二場〈訣別〉的言情戲,甚覺隔靴搔癢。不是說兩人要像才子佳人那樣卿卿我我,但幾個連唱帶做的談情、比武身段有形無神,沒能充分表達兩人心意相通、互相扶持的感覺,總不免令人遺憾。黃葆輝扮演蕊珠的母親許大娘,緊張之情也溢於言表,也許是她的唸白長篇大論、佶屈聱牙的,既不好唸又不好聽,也難為她了。

竊以為全劇表現最好的組合,是孟忠一家三口。郭俊聲扮演孟忠,英風凜凜,眼神堅定,幾個亮相的動作俐落有勁,表現甚具信心,令人精神一振。梁淑明林煒婷以老生、老旦行當分別扮演孟忠年邁的父母,形神兼備,相當討好。我尤其欣賞林煒婷的細緻演繹--把眼睛瞇成兩條縫,好像老者眼皮低垂的模樣;身子佝僂,腳步蹣跚,站在一旁時雙手不停微微顫抖,即使沒有說話,仍經常與老伴交換眼神,目光也始終關照著兒子的動靜,把孟媼與丈夫相濡以沫、愛惜獨生兒子的感情表達得真摯動人,非常精采。

《辭郎洲》雖是名劇,但唱段冗長、曲詞拗口、節奏拖沓等毛病,還是有的。這些劇本的缺點,對於功力未純、經驗稍遜的新晉演員來說,又是另一種負擔。純熟的排練或可彌補一二,但他們始終不只是在油麻地戲院演戲,有些是職業演員,有些只是兼職,要求他們像內地劇團那樣一齣戲臺前幕後合作排練幾個月才上演,固然不切實際;期望兼職演員破釜沉舟改為職業,專注排練和演出,同樣行不通。先不說人各有志,像香港戲曲市場這麼小的規模,觀眾人數和消費能力都相當有限,如何支持得了這麼多職業演員?矛盾的是,排練的多寡與質素,又直接影響演出成效。如何在諸多現實的制肘中折衷迴旋,甚至打破這個尷尬的僵局,從而提升整體演出水平,似乎也值得深思。

附錄:《辭郎洲》演出劇照

附錄:《辭郎洲》排練花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