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0 October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春草闖堂》

中國戲曲內涵豐富,一字一腔、舉手投足都有來歷,既難學,更難精,能成為角兒的,都是萬裡挑一的頂尖人物。所以我一直不明白,為甚麼咱們的老祖宗對從事戲曲的人偏見那麼深。後來才漸漸意識到,戲文的叛逆、反抗意識相當強烈,在維護孝悌、正義、惻隱、忠貞等傳統人文價值之餘,總不乏挑戰權威、諷刺時弊和儆惡懲奸的氣魄與膽量。可能這就是填詞、演戲一直被貶斥為「小道」的原因。

若問中國戲曲叛逆意識的代表人物,大概非「慧婢」這個人物類型莫屬。為甚麼呢?因為戲文裡的慧婢,都是聰明活潑、伶俐可人而帶點頑皮、任性,少受拘束;幼承庭訓的閨門小姐不敢想、不肯做的事情,大都交給慧婢代勞,或者由她穿針引線來成全。唐代傳奇《鶯鶯傳》裡撮合崔鶯鶯和張生的紅娘,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在後世的戲曲改編本中,還有紅娘舌戰崔夫人的重頭戲。劉燕萍教授說得好,戲文裡紅娘的喜劇感,主要是來自她以低犯高(揭破崔鶯鶯的假正經)、以弱勝強(把崔夫人駁得啞口無言)的「不協調」【註】。

自從王實甫的雜劇《西廂記》加強了紅娘的地位和作用後,她所代表的「慧婢」形象,逐漸發展成一個獨立於閨門小姐和賢妻良母以外的人物類型,在戲曲中甚至形成專屬的行當--花旦(早期粵劇又稱「花衫」)。「慧婢」在民間傳奇的分量絕對不遜於才子與佳人,有時甚至反客為主,取代小姐成為女主角。除《西廂記》的紅娘外,《花田八喜》的春蘭、《三笑姻緣》的秋香、《雙珠鳳》的秋華和《春草闖堂》的春草,莫不如此。

顧名思義,《春草闖堂》是以「春草」為主角,而這個名字的主人正是玲瓏慧黠、智計過人的相府侍婢。此劇的逗笑點子,同樣來自地位卑微的春草連施巧計,把達官貴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然後成就小姐的美滿姻緣。據藝術總監羅家英介紹,此劇源出福建的莆仙戲,後來改編為京劇、越劇等,粵劇版則由他親自執筆,是多年前為學生編寫的練習劇目,但恕我孤陋寡聞,以前沒聽說過這故事。聽說內地粵劇團也有改編這個故事,但沒看過,不知兩個版本有何異同。幸蒙朋友提供了內地版的錄影連結,看來要擠點時間仔細看一回了。

李振歡首次擔綱主角,演出盡心盡力,聲音清越、吐字分明,表情和做工也相當細膩,把春草的靈巧慧黠表現得不錯。新戲乍演,略有錯漏是難免的,可以原諒;何況有些地方不知是劇本的瑕疵,或是演員疏忽所致,所以也不敢斷言。例如第三場〈坐轎定計〉,話說知府胡進執意要到相府詰問丞相千金,殺害尚書之子的兇手薛玫庭是否她的夫婿,春草絞盡腦汁施計拖延,卻一味只說自己雙腿太累走不動,胡進連續催促三數遍也是如此回答,未免略顯單調、沉悶。其實胡進每問一遍,她的回答應該稍有不同,譬如一次說腿酸腳痛、一次說風景優美不忍錯過、一次說轎夫要休息喝茶之類,既彰顯春草的應變之能,也可以設計不同的身段和動作來配合,讓表演元素更豐富多姿。

靈音扮演丞相千金李半月,故事皆因她遭尚書之子調戲而起,所以擔戲分量也不輕。她演來中規中矩,演唱尤其悅耳,但表情和做工較為拘謹,有些地方甚至沒有緊扣戲文,可惜了。例如〈證婿〉一場,她聽到春草回報薛玫庭失手殺死尚書之子後逕往自首,被尚書夫人脅迫胡進當場把他杖死,連眉毛也不動一下,未免於理不合。早在第一場〈遊山遇俠〉時,李半月已對見義勇為的薛玫廷心生愛慕,水晶心肝玻璃人兒的春草也已看破幽情;所謂「關心則亂」,聽到恩公兼心上人遭難,怎能無動於衷?雖說丞相千金幼承庭訓,舉止嫻雅,但總是有七情六欲的凡人,不宜過分拘束,反覺無情,豈不壞事?這麼一來,跟後文不惜竄改父親書信救人的情節也接不上了。

劍麟以丑行扮演胡進,造型是沒得說的了,甫出場便贏得滿堂笑聲;結局時被丞相脫去紗帽,露出一個光頭和一綹筆直向上的小辮子,猶如《老夫子》的大蕃薯一般,的確非常有趣。但竊以為他的表演未能令人滿意,還須好好琢磨角色的心態和表演方法。胡進雖是丑角,卻不是半瘋半傻的老頑童,也不是詐癲納福的流氓,而是擅於看風駛舵,但求明哲保身的庸官俗吏。其實他貴為知府,官職不算低,但在尚書和丞相面前,自然只有唯唯諾諾的份兒。因此,胡進的可笑,在於他如何左右逢迎、辦公判案只是為了討好上司而不是主持公道等方面。至於他被春草作弄,從轎子裡摔將出來;或者識破秋花假扮李半月而趾高氣揚,待李半月親自接見時又回復畢恭畢敬的小男人模樣,都不乏滑稽之處,理應可以好好發揮。但是演來未算深刻,仍須努力。

譚穎倫先演尚書夫人,後演丞相,都很稱職。尤其是尚書夫人,正好讓他插科打諢、爆肚戲謔的本事派上用場。出場時向左右伸直雙臂,讓兩名丫鬟攙扶著,走路時臀部搖擺誇張,也令人忍俊不禁。猶幸後來扮演丞相時大為收斂,只說了幾句無傷大雅的玩笑話,來表現人物的莫名其妙,總算沒有玩過了頭,令人欣慰。

韋子健扮演任俠江湖的薛玫庭,只在第一場和結局出場,可能礙於劇本所限,發揮餘地不多。結局時尤其無戲可演,連話也不多一句,只被眾人耍得團團轉,看著也替他感到可惜。最教人摸不著頭腦的是,胡進看過丞相給竄改了的書信,護送薛玫庭上京就親,到相府後,春草帶他換過吉服。滿以為他穿上新衣便可跟李半月拜堂,誰知滿臺嘮叨了一會,新郎、新娘和賀客全部退去,半晌又再重新出場,始行婚禮。實在不知道哪裡出了錯,但願不是劇本的毛病罷?

杜詠心飾演王守備,同樣戲份不多,但演來生動自然,可能是配角之中最搶眼的一位。只是〈改書〉裡春草託他代李半月送禮回鄉,好騙取相爺給胡進密函那一段略嫌冗長,看得人有點不耐煩。儘管杜詠心和李振歡演得很賣力,始終難以挽回。

若論全晚最令人驚喜者,當數扮演打手、轎夫和王公公的文華了。事前沒想到她會客串這些沒名字的小角色,此其一。扮演打手和轎夫時非常賣力,尤其是轎夫,當其餘三人苦著臉抬得有氣沒力,她卻精神抖擻、笑容可掬,雙腿踢得忒高,兩臂擺動也充滿勁力,就像廣告裡開足馬力的金霸王小兔子一樣,逗得我笑不攏嘴,此其二。結局時畫了滿臉皺紋、拿著拂塵、彎下了腰扮演王公公,差點兒認不出是她,此其三。

其實一齣戲好看與否,劇本水準、演技優劣固然最重要,但演員是否用心演出,同樣不可忽略。有時候技藝稍遜,可憑精誠補拙,觀眾還是願意體諒和鼓勵的。就像《春草闖堂》,雖然戲文和演繹上瑕疵不少,但勝在演員認真、用心,身為觀眾也不忍深責。看戲最怕就是遇上驕矜自滿,或者馬虎從事者,總以為臺下全是盲目崇拜偶像的粉絲,或者觀眾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其實卻是走上了歪路而不自知,絕不可取。

附錄:《春草闖堂》演出劇照


【註】參看〈才子佳人劇--論粵語戲曲電影《紅娘》〉論文,收錄於劉燕萍著,《女性與命運--粵劇、粵語戲曲電影論集》。香港:香港公開大學出版社及香港大學出版社,2010年,頁97至116。

2 comments:

  1. 你的微博戶口好像刪除了,是嗎?

    ReplyDelete
    Replies
    1. 沒有啊,只是近來少用。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