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0 November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紅了櫻桃碎了心》(中)

古語有云:「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如果我們相信,真摯的感情可以超越生死,不論親情、友情和愛情皆然,看《紅了櫻桃碎了心》的趙珠璣為了造就蕭桃紅成名而心力交瘁,蕭桃紅也為了教養趙珠璣那不成器的兒子含恨而終,那麼能否斷定,蕭桃紅就是趙珠璣所盼望的知己呢?

我看未必。蕭桃紅天生一副好嗓子,得到名師趙珠璣指點之後,曲藝大進,成為炙手可熱的歌姬,但不見得她有多關心趙珠璣,遑論明白他。在她心裡,趙珠璣是恩師、是再生父母,不涉其他。蕭桃紅答應撫養趙珠璣的兒子,教他成材,其實是為了報恩,也是為了贖罪--誰叫她只盤算著如何開口悔婚,沒注意到趙珠璣早已油盡燈枯,僅憑唯一的希望苟延殘喘著;卻在他滿心期待好夢成真的時候,狠狠把他從天堂踢下地獄?相比趙珠璣那份曖昧、複雜而深沉的感情,蕭桃紅的心思則簡單得多;至少可以肯定,她對趙珠璣只有感激和歉咎,沒有絲毫男女之情。

平心而論,蕭桃紅性格上的缺陷頗多,所作所為甚見機心,例如為求拜師學藝,不惜隱瞞自己失婚有女的真相,本來就是一場哄騙。為了與前夫復合,不管趙珠璣病入膏肓,一言不合就翻臉耍潑,實在無法討好觀眾。但這不是說趙珠璣就是飛來橫禍的受害者,他那醉翁之意,誰也看得出來。蕭桃紅雖然出身寒微、舉止粗魯,畢竟也是女兒家,既然有心栽培她,卻去問她是否已婚,安的是甚麼心?敢問婚嫁跟學藝有甚麼關係?他自己妻子早逝,遺下年幼的兒子,那又算甚麼?

像蕭桃紅這些個性平凡的角色,缺乏令人難忘和傾心的優點,演繹時若是分寸拿捏不準,很容易流於吃力不討好,甚至惹人反感。猶幸這次由楚令欣演繹蕭桃紅,表現不慍不火,感情投入、態度謹慎,充分表達蕭桃紅的性格和心理變化之餘,能夠淡化其缺點,令人不覺她那麼討厭,實在值得讚賞。例如隨地吐涎之類表現蕭桃紅缺乏教養的動作,尚算適可而止,沒有為博觀眾一粲而隨便亂做。與丈夫爭執的時候,她的聲線、表情、動作均頗恰當,沒有過火。另外,此劇以唸白為主,唱段不算多也不太長,但戲文既說蕭桃紅的嗓子得天獨厚,由聲線優美、唱功上乘的楚令欣扮演,正好合適。然而我至今還是不明白,蕭桃紅被丈夫休棄之後,流落街頭賣唱,為甚麼要她吃香蕉解餓,而且是真的吃下去?雖然楚令欣只是吃了一小口,但畫面既不雅觀,情理上也沒必要。除了因為粵語的「吃蕉」可解作罵人的話而逗人發笑之外,真是想破了腦袋也沒法理解。現在又不是演話劇,何必真吃?滿嘴食物怎樣開口唱曲、唸白?即使要拿食物當道具,改用饅頭不是更好嗎?這才符合古人的飲食習慣呢。

坦白說,上述有關人物個性和演員表現的分析,雖說都是看戲時觀察得來的,但當時腦袋卻沒有仔細思考的餘裕。這大半個月來不時在腦海中浮現關於蕭桃紅的一瞬,就是她經不起前夫低聲下氣地哀求,答應與他復合,然後腳步蹣跚地走上小樓,準備跟趙珠璣訣別時那個背影。當時她不吭一聲,背著觀眾,身子微向右傾,緩緩拾級而上,配合猶如藕斷絲連的輕聲鑼鼓,真箇是一步一沉重,連垂在腦後那束長髮也會演戲似的,教我看傻了眼。儘管她後來跟趙珠璣說了幾句不知輕重的氣話,頗有氣死人的嫌疑,但因為那個情致纏綿、耐人尋味的背影,我相信她只是一時衝動的無心之失。

趙珠璣的兒子趙繼珠,是戲裡另一個頗堪玩味的人物。他自幼父母雙亡,由蕭桃紅撫養成人,稱她作「小姑媽」。蕭桃紅為使故人有後繼承衣缽,逼迫趙繼珠學習音律,可是趙繼珠無心向學、好吃懶做;好容易長到十八歲,仍是一事無成。旁人罵他笨、笑他傻,他卻自得其樂,沒怎麼放在心上。誰料一見小姑媽的女兒小紅,卻把潛藏於DNA裡的音樂天分激發出來了。此角素來由文武生兼演,這次卻打破傳統,另派文華擔綱。

趙繼珠只有結局一場戲,難得文華用心揣摩和演繹,沒有把趙繼珠演成白癡一般,也沒有以前見過一些胡鬧無聊的表演,甚覺清新可喜。雖然不知甚麼原因,有一句曲子跟音樂配合不來走了調,還是瑕不掩瑜。很喜歡她愉悅的笑容和豐富的動作,把趙繼珠的活潑、疏懶與頑皮表達得淋漓盡致。唱完出場曲之後那幾句唸白也極好,原來是她自己補充的,可見師妹思考人物的細緻透徹。大意是說:「你們可別當我是個真傻子哪。不過做人糊塗一點有甚麼不好?我爹就是因為太聰明才早死的。要我學他那樣,不就是想我死嗎?我才不幹呢。」這就解釋了為甚麼他這邊廂自稱「七歲難分桃李紅蘋果」,那邊廂見了小紅卻隨口把小姑媽教的曲子唱得有板有眼。按此推測,趙繼珠非但不是笨蛋,簡直大智若愚,只是長期受壓迫而產生抗拒心理,有意無意的裝傻扮懵,以逃避小姑媽的嚴格管束而已。

雖說趙繼珠到了結局才亮相,但全場戲文和人物均以他為中心,能否承接前文的情節、貫徹蒼涼沉鬱的氣氛,給故事畫上一個完美句號,極考功夫。若是一味胡鬧搞笑,就可能把前文辛苦經營的悲劇氣氛沖刷淨盡,戲文就潰散不成章了。趙繼珠雖然以供人笑謔的姿態出現,但他的實際作用是從熱鬧詼諧之中,烘托趙珠璣的寂寞和悲哀,不是為了取悅觀眾啊。文華幸不辱命,她演繹的趙繼珠既懶惰又反叛,撒謊取巧有如家常便飯,總教人暗嘆趙珠璣怎麼養了一個不肖子。如今想來,趙珠璣生時祈盼知音而不可得,死後兒子又不成材,令人握腕再三。才儁的悲哀,可謂莫過於此。

附錄:《紅了櫻桃碎了心》演出劇照

4 comments:

  1. 我覺得此劇拍電影更適合。

    ReplyDelete
    Replies
    1. 同意,因為蕭桃紅和丈夫兩家那條支線也很豐富,人物很多;但印象中沒看過電影版。你知道有拍過電影嗎?

      Delete
  2. 我覺得好似有電影版,但又完全搵唔到資料,唔知有冇記錯.

    ReplyDelete
    Replies
    1. 待我遲些抽空找找看。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