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5 December 2013

佳句不成篇--初看《夢斷香銷四十年》

自問不是陸游的fans,對他的作品不算熟悉,讀來讀去只有小時候的課文《示兒》詩,還有那闋動人心魄、魂牽夢縈的《卜算子》。至於《釵頭鳳》,不知為何記來記去記不全,讀來也略嫌直露,反不及晚年《沈園二首》情致纏綿。

自從十年前看過浙江小百花演出新版《陸游與唐琬》,我認為這個故事已經演盡了,應該沒有人能超越顧錫東先生、楊小青導演、茅威濤和她姐妹淘創下的輝煌成就。別的不說,單憑她們把主題曲《釵頭鳳》換成《卜算子》的慧眼,可知她們勇於挑戰自我,不敢自滿的勇氣與胸襟。拿粵劇《帝女花》作譬喻,這就像把〈香夭〉的〈妝臺秋思〉換掉一般。除非有人活得不耐煩了,這簡直是想也不敢想、提也不能提的瘋話。

粵劇《夢斷香銷四十年》同樣取材自陸游與唐琬的故事,劇名正是源出陸游《沈園二首》之二的第一句,但「銷」字原作「消」。此劇聞名已久,但直至上月初「阮兆輝血汗氍毹六十年」匯演才有機會欣賞到。

果然不出所料,戲文並沒有一直聽說的好看。即使演員施展渾身解數,亦難以力挽狂瀾。從情節編排看來,似乎是把一些獨立的折子或演唱曲目連綴成篇,再補上少許細節作緩衝和連結。全劇以文戲為主,服飾、布景美輪美奐;結局前則加了一場〈入蜀〉的戎裝戲,有少許練兵的武打場面,視覺效果相當豐富。但戲文斧鑿的痕跡實在太明顯,結構上亦沒有甚麼起承轉合,看來不太連貫,鋪墊也不夠紮實。若是對陸游生平毫無認識的觀眾,恐怕要全神貫注才跟得上。例如幕開第一場,便是陸游之母趁兒子不在家,以「剋夫」之名迫媳離婚,並送她到庵堂帶髮修行。陸游回來後得悉內情,只抗辯了兩句,便被陸母略施小計治得貼貼服服,不敢吭聲。坦白說,沒有任何前文鋪墊陸游與唐琬兩心如一的恩愛相知,怎能期望觀眾連椅子也未坐暖便感受到從天降下無情棒的切膚之痛?誠如老友所言,要是《梁山伯與祝英臺》沒有〈十八相送〉只有〈樓臺會〉,《紅樓夢》沒有〈進府〉、〈葬花〉和〈讀《西廂》〉,只得〈焚稿歸天〉與〈哭靈〉,兩齣戲文能成經典嗎?能催人淚下嗎?

若說全劇最有戲味的段落,則非陸游另娶王春娥、唐琬改嫁趙士程的「雙洞房」場面了。沒想到唐先生《洛神》原著早已失傳的「雙洞房」,在《夢斷香銷四十年》裡冉冉還魂,心中不免一陣驚喜。可惜王春娥和趙士程早知眼前人心中另有所屬,四個可憐人同是愁眉不展、欲說還休的模樣,始終比不上《洛神》裡四張臉、四種心情的鮮明對比所造成的震撼力。由此可見戲曲編劇與撰曲,儘管寫的同是格律精嚴的曲詞,其實寫作的構思和取向各有不同,不應混為一談。也就是說,戲文跟曲子是兩碼子事,宜唱的曲子未必宜演,而劇力萬鈞、戲味濃郁的戲文,曲子不僅須宜唱,亦須宜演,方可讓演員盡情發揮。

越劇《陸游與唐琬》的〈沈園重逢〉,始終瀰漫著天意弄人的無奈、有志難伸的鬱結,曾經讓我深深震動,良久難以釋懷;可惜粵劇版未能經營同樣的悲劇氣氛,只著眼於兩人各自婚嫁之後重逢的百感交集。趙士程主動相邀是出於禮貌,陸游答應同席,則是不合情理--至少是女性渴望男人明白的情理--即使他渴望再見唐琬,願意厚著臉皮忍受另一個男人對唐琬溫柔體貼大獻殷勤,難道他不能顧慮唐琬的處境和感受?兩個深愛自己的男人跟自己同席飲宴,一個是終生難忘的舊侶,一個是深自愧咎的新歡,教她情何以堪?

重頭戲〈殘夜泣箋〉和〈再進沈園〉兩折,都是傳誦多年的名曲,但內容似乎稍嫌單薄,端賴演員發揮上乘演技彌補不足。尹飛燕和阮兆輝兩位經驗豐富、技藝超群,自然難不到他們。但他們演技再厲害,也無法掩飾戲文的蒼白無力。從網上找到的曲詞片段,〈殘夜泣箋〉只有一句回憶前塵,可惜前文完全沒演過,觀眾只能憑空想像兩人青梅竹馬、情深愛篤的情景,感人程度自然要打折扣。〈再進沈園〉則絲毫不提兩人的感情,只說四十年前沈園重逢的難堪、物是人非的感慨。可惜曲詞點到即止,未夠深刻;直接引用陸游《沈園二首》的詩句,沒有進一步發揮箇中情味,亦有躲懶之嫌。結尾時突然語調急轉,慷慨陳詞,誓破胡虜以告慰亡靈,尤其突兀無比。即使唐琬力排眾議,支持陸游北伐的主張,前文既無描述,驟然聽來反覺陸游一廂情願。全劇以「願明朝北定中原平四海,當向泉台告捷慰妹哀」結束,氣氛、情韻與前文甚不相配,甚至有文不對題之虞。

如今仔細想來,《夢斷香銷四十年》實際上是一齣從男性角度編寫的《陸游傳》,全劇約有四分之三的篇幅講述他與唐琬如何相愛不能相守,剩下的四分之一則說他力圖恢復,可惜壯志難酬--其實也只有一場中年入蜀的戎裝戲和〈再進沈園〉結尾那一段曲詞而已。至於戲名所謂的「夢斷」,所指的可能不只是「鴛夢」,尚有以身報國的「男兒夢」。唐琬雖云是女主角,說穿了只是陸游的陪襯,為了表現陸游的深情重義而存在。戲文裡的唐琬性格模糊,沒來由的溫婉柔弱、逆來順受,令人有點不耐。本來王春娥探望病重的唐琬那一段,大可在兩個可憐女子的微妙關係和情誼上做點文章,結果可惜甚麼也沒有發生,王春娥不過是另一位溫婉貞嫻的賢妻而已。全劇偶有佳句而未成佳篇,對於我這種喜歡看故事的觀眾(尤其是第一次看到的劇目,肯定是先看故事,再論其他),不免嘆恨再三。

2 comments:

  1. 我沒看過此劇,但聰曲就真的不錯。

    ReplyDelete
    Replies
    1. 嗯,我看戲時就覺得這應該是聽的曲子,不是看的戲文啊,總覺得這裡哪裡有點不對勁。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