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December 2013

紅線女印象

昨晚跟師妹圍爐把盞,酒酣耳熱之際,好友傳來紅線女病逝廣州的消息,不禁錯愕萬分。去年新光戲院和油麻地戲院重開時,年逾耆耋的紅線女均應邀擔任主禮嘉賓,並上臺演說及獻唱,精神矍鑠、聲如洪鐘,比多少中年人還要壯健。沒料到事隔一年多,噩耗遽傳,令人不勝唏噓。

自問對紅線女認識不深,沒資格評論她在粵劇和粵曲方面的造詣,只能略說幾點粗略的印象,聊表敬意。

也許因為紅線女早年已到內地發展,香港一直以來似乎較少演出她的粵劇作品。小時候聽人家提到她的名字,總是跟《昭君出塞》連在一起。可是長大後在香港觀看以王昭君為題材的粵劇,卻沒有「我今獨抱琵琶望,盡把哀音訴,嘆息別故鄉……」一闋。小時候也經常聽人提起紅線女另一齣名作〈打神〉,即是民間傳奇《王魁負桂英》其中一折,可惜至今沒機會一窺全豹,只能從網絡上找到一鱗半爪的片段,聊以解饞。

內地改革開放沒多久,廣東省和香港粵劇界於1980年舉辦了一場「省港紅伶大會串」,搬演《六國大封相》等排場戲和多齣折子戲,至今為人津津樂道。其中紅線女與梁醒波合演《刁蠻公主戇駙馬》的折子戲,據說是波叔病逝前最後一次公開演出,別具紀念意義。儘管當時年紀小,也不懂粵劇是甚麼,但從電視上看到演員臉上塗了厚重的油彩、身穿鑲滿珠片的戲服,色彩鮮艷,耀眼生花,在震耳欲聾的鑼鼓聲中亮相,至今難以忘懷。

除粵劇外,印象中的紅線女也主演過不少電影,亦是中聯電影企業公司的股東之一。但她令我印象最深的電影不是周星馳翻拍過的《審死官》(1948),而是與吳楚帆合演、改編自美國小說Sister Carrie《天長地久》(1955)。結局時她用堅定的腳步,奔向悲喜難測的遠方,那背影衣袂飄飄,意在形外,成為心目中不朽的經典鏡頭之一。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香港至今最「新」(但願不是最後)一部戲曲片《李香君》(1990),也是紅線女擔綱的,並集合了內地與香港多位名伶攜手演出。當年我剛開始接觸戲曲,有幸在戲院欣賞過這部電影。可惜戲曲片在香港已是明日黃花,觀眾寥寥可數,如今連VCD也絕版了。大概只有在香港電影資料館才找得到罷?

紅線女當年返回內地的前因後果,在內地政治運動中的經歷,還有與多位名伶、紅星和子女的糾葛等,均是戲迷和觀眾茶餘飯後的話題。不過,這些湮遠渺茫的八卦,孰真孰假無從深究,我也沒有太大興趣。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當年不只紅線女有此決定,多少學者、海外華僑也響應號召回國,滿懷希望為國家貢獻力量,結果自然不足為外人道。不過,人生畢竟是自己的人生,咱們這些塘邊鶴只有說三道四、長嗟短嘆的份兒,濟得甚麼事?身處其間,形格勢禁,誰敢說自己一定有洞悉未來、明辨是非的判斷力?至於遭際是甜是酸,是冷是熱,只有當事人的感受最為真切。既然她老人家不後悔、不嗟怨,旁人還有甚麼好說的?言過其實的阿諛奉承固然愧對前賢,以偏概全的刻薄詆譭同樣有辱斯文。既然我毫不知情,還是留待高明吧。

以我有限的見識,一直認為紅線女、芳艷芬與白雪仙俱是香港粵劇旦角的代表人物,藝術造詣各擅勝場,風格獨特鮮明,成就各有千秋,頗有鼎足之勢。如今紅線女與世長辭,雖享高壽,仍不免教人惋惜。更可惜的是,印象中三位粵劇名旦並沒有同場合作過,連合照也不多見。在那個民生艱苦卻滿懷希望的年代,她們為口奔馳之餘,始終不減對藝術水平的堅持、對藝術境界的追求,觀照今天暮氣沉沉、前路茫茫的香港,愈發教人嚮往。

6 comments:

  1. 紅線女的成就幾乎全在香港,這是我個人看法.

    ReplyDelete
    Replies
    1. 同意。以前在內地那種環境,也沒甚麼創作或發揮的餘地。但她近二、三十年在內地也培養了不少人才。

      Delete
    2. EE與秋盈的看法皆不對,粵劇名編劇葉紹德先生曾在節目裡說過,當年紅線女在香港的時候表現平平,技藝並不怎樣出眾。她在戲曲上的成就都是跟隨馬師曾返回國內之後學的。我有次去廣州辦點事,順便購買了他們那齣著名黑白戲曲電影《搜書院》的DVD碟。那時她已開始在內地嶄露頭角了,不過我最欣賞的還是馬師曾的演出,有大師的風範,可比美崑曲的俞振飛,真不愧為粵劇一代宗師!
      香港當然少演她的戲碼啦,現在香港的觀眾只懂追捧唐滌生先生那幾齣生、旦言情的名劇,別的戲幾乎都不看了!不過紅線女那幾首名曲,在香港曲壇還是很多人唱的。

      Delete
  2. Anonymous9:46 pm

    紅線女的粵曲藝術,個人認為,只值得欣賞的是文革前的演唱。文革復出後,因在文革受摧殘,專唱高昂的“革命歌曲”,腔調也變了“革命”。我以前對粵曲認識不深,也從小欣賞女腔。但後來懂得分辨好歹,文革復出後她的粵曲就不聽了。
    至於紅線女的政治和個人生涯。中國人一般不會說真話,對一個人的生平,如果是名人,只聽到讚語的多,而不像西方人各方面都談及。 此是中國文化的特徵。
    一個追求藝術的人,藝術最旺盛和巔峰的時期應該是30、40歲,文革將那批藝術者都摧殘了,不是政治的危害嗎?紅線女在文革時期,追隨江青,打擊其他粵劇著名人士,廣州人皆知。過後紅線女沒內疚,還高調對專制唱好。歷史將記下這一罪過。
    雖然我對紅線女的藝術仍然欣賞,但只說真話,在大是大非上說話也!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中共對人類性靈的危害,眾所周知,可是身處局中,誰敢說自己一定頭腦清醒、捨生取義?至於事過境遷,有沒有反省自身,盡力補過,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Delete
  3. Anonymous7:45 am

    成長於香港的鼎盛年代,快活無憂,我從來不懂欣賞戲劇。而今才明白山河變色、臣奴為權為利出賣人格和後人福址的悲涼。
    在此說聲謝謝!請繼續分享心得。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