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 March 2014

杭州賞梅記(三)

旅程的第二天,雨勢似乎減弱了不少,但感覺更寒冷些,而且天空仍是晦暗的,不見絲毫陽光。清早起來,帶小妹走到體育場路的杭州劇院,才發現這幾天沒有越劇演出,於是沿延安路折向南行,直抵湖濱路、南山路,把杭州鬧市逛了個遍;再左轉入吳山腳下的河坊街、南宋御街步行區,買了一些烤餅邊逛邊吃,然後在茶館歇腳,一邊翻看從慶春路圖書中心新買的書、一邊品嚐「九曲紅梅」。

茶館的裝潢、陳設仿照清代的格局,木桌上的高腳盤子擺了各式果點,甚是精致,連茶博士也頭戴小圓帽、身穿長衫,有點置身古裝片場的錯覺。我們坐下沒多久,其中一名看來很年輕的茶博士來給我們溫壺烹茶,又教我們品茶之法。據他介紹,「九曲紅梅」屬於全發酵的紅茶,是該茶館正在推廣的新品種。難怪以前沒聽說過,點茶的時候純粹因為名字吸引罷了。慢慢喝將下去,「九曲紅梅」的味道近似鐵觀音,但濃香四溢,齒頰留芳,喝罷連杯底也瀰漫著馥郁餘香,頗得「莫恨香消雪減,須信道,掃跡情留」的韻致,別具一番情趣。

茶飽食足,休息了一小時多,再沿南山路轉上萬松嶺,去看傳說梁山伯與祝英臺同桌而食、同書而讀的萬松書院是怎生模樣。

其實梁、祝的故事,早在唐代就有記載,但以「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的東晉為時代背景。萬松書院卻始建於初唐貞觀間,原為佛寺,至明代弘治年間才改為書院,所以應該跟梁、祝的民間傳說沾不上半點邊兒。不過那也沒關係,民間傳說只是增添遊興的佐料,半點認真不得。何況萬松書院頗負盛名,據說王陽明曾在此講學,連清聖祖、清高宗也為之親題碑文,還是值得一遊的。

時近黃昏,走進萬松書院,仍是靜悄悄地,除工作人員外,不見遊客影蹤。只是沒料到書院裡也種有不少梅花,令人喜出望外。

雖說萬松嶺與吳山山麓的鬧市相距不遠,畢竟隱於蔥蘢的山巒之間,遠離塵囂,清幽可讚,確實是個修心、讀書的好地方。更難得的是,觸目所見,周圍既無玻璃幕牆的新式高樓,也沒有電力塔、通訊桿之類的現代建設,放眼盡是樹影婆娑、重嶂疊翠,更覺清新可喜。

然而半山梅花圃旁的「雙照井」,實在令人啼笑皆非。小妹一見,頓時大叫:「有無搞錯?如果梁山伯和祝英臺是一人照一井,怎會是『井中雙影隨水盪,又好似一男一女笑洋洋』?」各地梁、祝戲文的曲詞雖有差異,「雙照井」的情節卻是相同的。那景點設計師似乎連梁、祝的戲文也沒看過,就望文生義的造了兩口井,忒地辜負了這一片孕育梁、祝傳說的如畫江山。我看在眼裡,耳聽著小妹發牢騷,只笑得直打跌。

賞完梅花,從品字牌坊拾級而上,依次參觀了十多年前仿照明代書院樣式復修的建築和大成殿,又從「萬世師表」的照壁右側蜿蜒上山,依山勢繞了一圈,可惜通往南宋皇城所在鳳凰山的道路給鐵柵隔絕了。途中看見一條粗壯、黝黑的樹幹橫亙空中,像藤蔓一般糾結扭曲,筋節分明,渾身透著一股詭異之氣,不禁想起《倩女幽魂》裡道行深湛的樹妖姥姥。倒是好奇,為甚麼在莊嚴清幽的書院之中,居然長著一株偌大的百年藤樹?是野生的,還是人工種植的?據說盛極一時的萬松書院荒棄已久,重建竣工不過十餘年,這「百年名木」是書院荒棄後長成的嗎?抑或書院尚在時已經傲然挺立了?只因它看來實在與周遭的氣氛格格不入,所以憋了滿肚子無法解答的疑問,耐人尋味。

繞過古藤樹,戰戰兢兢地踏過碎石鋪成、滿布青苔的山路,一無所獲,只好折返照壁,再循原路下山。半途忽見左側有條小路上坡,原來坡上正是「梁祝書房」所在。進得門來,只見一座題有「獨立石」三字的假山、一樹紅梅,還有一幢兩層高的仿古房子,稱作「毓秀閣」。然而裡面卻毫無陳設,不知跟梁、祝有何關係。若說聊備一格,總也得煞有介事、似模似樣才行啊。

參觀萬松書院,純粹出於好奇,何況已到過杭州好幾遍,總想逛一些較少人熟知的地方;同時也想避開鬧市的人潮--儘管這次到杭州,市面平靜得出奇,西湖的遊人也不多,甚至可能不及平日的一半。傍晚沿湖濱路徒步回酒店時,更是靜悄悄地,沒半點人間煙火氣,半晌才遇上一、兩個行人匆匆而過。雖說天氣欠佳,寒雨不斷,照說也不應如此寥落。不過對於像我倆愛靜不喜鬧的遊客來說,不必受到噪音干擾,可以靜心欣賞眼前的景致,讓紛亂的思緒沉澱、讓躁動的心情緩和下來,倒是難得的舒適寫意。

2 comments:

  1. 難得遊人少呢,可能是剛剛過了農歷年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農曆新年假期結束,外地遊客減少是常情,但本地人應該不會少啊。的士司機說原來他們怕冷,很多人下班、放學就馬上趕回家了,真有趣,呵呵。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