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7 March 2014

杭州賞梅記(六)

轉眼便是旅程的尾聲,而且只得半天時間,所以沒有行程,只想隨便逛逛。清早起來,瞧見窗外仍有少許積雪,小妹不禁頓足輕嘆:「咱們應該校好鬧鐘,天沒亮就爬起來,搶在人潮之前到斷橋賞殘雪啊。」大概是前一天爬完超山有點累,晚上很早就倒頭大睡了,壓根兒沒省起這件事。雖說有點可惜,倒是給自己第N遍重遊杭州的上佳藉口呢。

吃了早餐,先帶小妹到文三路、教工路一帶買點東西,可惜按圖索驥,依舊找不著那些商店,不知是搬走了還是怎的,幸而她似乎也沒怎麼失望。這一來一回約十公里的路程,輕輕鬆鬆的便在東拉西扯中消磨過去。

回到北山街,未及正午,於是沿蘇堤向南走,過六道橋、花港觀魚,然後在蘇東坡紀念館簡略參觀了一回。沒料到紀念館門外也種了幾株白梅,花蕊不多,嬌臉半開,略帶嫵媚,與粗壯、剛勁的枝椏相映成趣。

出紀念館左轉,沿南山路直走,經「南屏晚鐘」所在的淨慈寺、雷峰塔,又回到柳浪聞鶯和錢王祠一帶的湖濱。原來在錢王祠附近的草坪上,也開闢了一爿小梅園。可惜大概因為連日來風雨交侵,花兒頗見脂零粉褪,沒幾株能保住其珍重芳姿。轉念一想,莫非市區氣溫稍高,梅花開得略早,所以已露疲態?

其時天色漸霽,偶有幾縷陽光灑將下來,不禁精神一振。雖然在湖邊仍不時吹起一陣陣北風,涼颼颼地寒氣料峭,遊人已明顯較前幾天增多。當如鯽的遊人不斷踐踏草地、攀住梅枝拍照,引來糾察阻止的哨子聲此起彼落,又想起趙太太那幾句「從來,知韻勝,難堪雨藉,不耐風揉」。

有道是風似刀、雪如劍,梅花儘也抵擋得住。猶記超山的梅花,在磨礪中愈顯精神。有時對頭來勢洶洶,難免要低首斂眉,暫避其鋒;但骨子裡始終梗直崢嶸,不改本色。又如植物園和萬松書院裡披寒冒雨的梅花,也出落得鮮妍明媚、晶瑩可愛。當此憂煩惶亂之時,拋下塵囂踏雪尋梅,不啻是一服清潤怡人的安神劑。對症下藥是談不上了,但能略紓愁悶,總是好的。

可惜即使潔身自愛、堅忍剛毅如寒梅,若是遇上人類有意或無心的破壞,卻也無能為力了。

也要衷心感謝小妹抽空陪我走這一趟。她不但要應付繁重的工作,也為自己的理想而勞心勞力。對她來說,假期本來就是追夢的時候;如今拋下一切,老遠的跟我跑到杭州去遊山玩水,儘管時日不長,心裡總有點不好意思。只盼沒有耽誤正事,更希望她可以趁機輕鬆一下,養精蓄銳,為更漫長的征途作好準備。

6 comments:

  1. 只是賞梅單一個主題,便可寫出六篇文章,才華真堪比「趙太太」了!

    ReplyDelete
  2. 從杭州尋梅歸來,在港還會再次賞梅嘛?

    ReplyDelete
    Replies
    1. 香港天氣太暖和,大概不適合梅花生長吧?附近公園也有幾株梅樹,但只有兩年忒冷時開了花,平常未見花蕾已給太陽曬焦了。

      Delete
    2. 哈哈,你誤解了我的意思,此梅不同彼梅嘛。

      Delete
    3. 呵呵,原來你說的是那個。當然會啊,靜候佳音中。

      Delete
  3. Anonymous5:57 am

    恆久,雲中望,陽光照途,崢嶸滋養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