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 July 2014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三看《販馬記》

事隔將近一年,又跟老友到油麻地戲院看新秀匯演的《販馬記》

說來湊巧,近年看過三遍《販馬記》全劇,都在「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中,而且一年只演一遍,少有重複。平日一般商業演出,更是難得一見。箇中因由,我當然無從稽考,但估計可能與人物眾多、布景繁複,而且對演員的唱功和演技要求較高有關。〈趙寵寫狀〉、〈桂枝告狀〉兩場,都是不易掌握恰當分寸的生、旦重頭戲;多一分戲謔則嫌庸俗,少一分悲情又欠深度,難以達至戲文反映人生悲喜交集的境界。就連丑角以老生行當扮演的李奇、小生演的李保童、二幫花旦分飾的春花和趙連珠(官方網站和場刊竟錯寫成「趙蓮珠」,唉……),同樣擔戲甚重,不能掉以輕心。其他配角如後母楊三春、姘夫田旺和縣令胡敬等,也是十分重要的綠葉。只有滿臺上下各司其職,互相合作,才能充分發揮戲文的趣味。

是次重演《販馬記》,與前年首演時一樣,由阮兆輝擔任藝術總監,陳澤蕾扮演趙寵。其他演員則多有變易,如李桂枝由李沛妍飾演、李保童是郭俊聲、春花和趙連珠是王希穎、李奇是譚穎倫;曾兩度扮演李奇的林汶聲,今次則改飾田旺。

第一次看李沛妍飾演李桂枝,觀感比預期為佳,甚覺欣喜。她演來愈見投入,表情和身段都相當細致傳神;尤其是〈趙寵寫狀〉結束前那個把丈夫逗得意亂情迷的笑容,萬種嬌媚之中,尚帶幾分成功捉弄丈夫的頑皮促狹,果然不負「回眸一笑也覺妙趣橫生」的描寫,不禁暗喝一聲采。然而她很快就別過頭去快步進場,沒讓人看清楚她拿著狀紙、準備為父伸冤的沉重心情,誠為美中不足。按手上的原著劇本,唐先生在趙寵吩咐家僕取來李奇招詳(即案件判詞)後,特別註明「《販馬記》〈寫狀〉一場所以能夠成為名劇,便是夫妻在悲慘氣氛中,尚能處處刻劃閨房之樂,望能體會此意」。因此,竊以為這場戲應以「悲慘氣氛」為主,「閨房之樂」為副,方能營造夫妻互相關懷,破涕為笑、悲中帶喜的氣氛。如果李桂枝在進場之前一刻,收斂一下笑容,回望手中的狀紙一邊沉吟,一邊慢慢踱步進場,相信更能燙貼地表達她為父雪冤的孝心。她的眼部化妝也略嫌太濃,即使我坐在第六、七排,眼珠子仍是看不清楚,妨礙了眼神的表達,務須設法改善。

根據上述唐先生的劇本提示,趙寵在〈寫狀〉對妻子百般調笑,自有特別緣故,並非因為個性輕佻而故意捉弄她。何況趙寵自幼與妹妹被後母虐待,孤身離家投靠遠親,想必慣見人情冷暖,自應謹言慎行。當日他向素未謀面的李桂枝問路,也是謙恭有禮,甚至有少許膽怯的窮酸模樣,可為明證。如果我的猜測沒錯,趙寵一邊寫狀一邊調笑,相信是希望分散妻子的注意力,別教她過分傷心。現實生活中不也有很多「愛妻號」男士,喜歡插科打諢來逗太太開顏麼?所以我認為趙寵在這場戲的態度不宜輕佻浮滑。他為妻子寫狀,除了愛屋及烏,不忍岳丈蒙冤,更是出於為老百姓伸張正義的使命感,否則那段反線中板就不會以「使正義得長存,使民心能仰服,莫把人命草菅」這幾句作結了。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分寸極難準確掌握,連老倌也未必做到,何況新晉演員?看得出陳澤蕾演來盡心盡力,表現趙寵的迂腐相當有趣,身段豐富可觀之餘,也較首演時略有刪節,更切合人物處境。可是她表現趙寵寫狀的心理轉折時,尚有未盡善處,某些神態、動作也略欠成熟,仍須細意琢磨。另外,我還是認為趙寵穿著一襲黑色海青配腰帶晉見新任巡按,頗有於禮不合之嫌。俗語說:「人靠衣裝」,而且古代官服的款式、顏色規格極嚴,不能亂穿,以趙寵重視身分尊卑、謹小慎微的個性,似乎不會在穿戴上招人非議,何況是首度拜見未知底蘊的上司?如果真的要穿黑色衣服,或可考慮在胸前繡上合適的補子(明、清時代官衣胸前的正方形圖案,內繡各色動物以標示官階),便可兩全其美。

譚穎倫首演李奇,態度嚴謹認真,唱、唸水準甚高,表現令人驚喜。他拿著竹鞭拷問春花時,眼色、神情和動作都做得細致、精準,讓觀眾清楚看到他是故意裝腔作勢,做個兇巴巴的樣子瞞過楊三春和田旺,不是真箇對自幼收養的春花肆意虐待。可能由於年紀和閱歷所限,對老來痛失兒女、潦倒無依的淒涼悲苦,體會始終仍有不足,所以〈會父〉那場與李桂枝的對手戲,唱來神完氣足,相當動聽,但略嫌未夠感人。只要他繼續用心體會、認真思考,相信將來成功可期。

王希穎先演春花,後飾趙寵之妹連珠,同樣可喜。她的唱、唸技巧大有進境,字字清晰,老友說沒有字幕也聽得一清二楚,實在難能可貴。也許有時為求吐字準確,刻意求工,嘴形稍欠美感。相信只要多加調整和練習,便可改善。在揣摩人物方面也有進步,在沒甚麼戲的時候,能關顧其他演員的表演給予適當的反應,但是未竟全功,仍須繼續努力。例如〈會父〉那一場,李桂枝得悉眼前的老犯人與父親同名同姓,遣開眾人,趙連珠與嫂嫂情如姊妹,這邊廂聊得挺高興的,那邊廂卻要她迴避,進場前雖無唱段或唸白,或可以表情和小量做手表示莫名其妙的感覺,藉以豐富人物。同樣,在〈趙寵高中〉那一場,趙寵只顧向妻子獻殷勤,把妹妹冷落一旁,趙連珠無事可做,跟臺下一起做觀眾,畫面也不太好看。未嘗不可設計一些表情和小動作取笑兄長,或者佯裝生氣,加強與其他同臺者的交流。不過這些細節要做得悅目流暢,光靠自己努力也不行,還須與其他演員排練純熟,方顯成效。

郭俊聲扮演李桂枝的弟弟李保童,尚算稱職,但有些地方未夠精細,發揮不出戲文應有的氣氛,希望她多加注意。例如李保童在衙門接過李桂枝的狀詞,讀到告狀人、罪犯、死者姓名等節骨眼上,除以眼神和動作表示震驚外,也得愈讀愈快,甚至配合鑼鼓來做動作,讓觀眾更真切地感受李保童得悉父親問斬,急欲向告狀人問明底細,並盤算如何營救父親時驚詫、焦急、徬徨、猶豫等情緒。

是次重演《販馬記》,除臺上眾人悉力演出外,場面調度頗有改善,值得一讚。例如多用中幕換景,節省時間之餘,亦減少中斷戲文,更覺一氣呵成。春花吊死那一節,用一幅短牆遮住春花身軀,只露出頭顱,看上去比首演時好得多了。田旺也不再拿著菜刀當街追斬李保童,而是在他面前磨刀,口中唸唸有詞,嚇得他連夜奔逃。如此安排,既做到恫嚇效果,也更符合情理。劇本剪裁方面,終於補回了趙寵遠來投親,邂逅李桂枝的戲份,不但給趙寵完整的亮相機會,也讓觀眾初步認識他是個自尊心強,卻又氣虛膽怯的人,可見當局從善如流。不過刪去了〈趙寵寫狀〉和〈桂枝告狀〉主角出場時的南音唱段,總是教人悵然若失。

平心而論,這次《販馬記》人人演得用心盡力,連禁子(馮彩雲飾)那副前倨後恭、跟紅頂白的模樣也演得活龍活現,努力有目共睹,其誠可嘉。但不知為何,總是覺得演員之間略欠默契,沒能充分發揮戲文的趣味,整體氣氛稍嫌平淡,欠缺應有的活力,非常可惜。希望他們詳加檢討,著意改善。

2 comments:

  1. "販馬記"我上次看是文華演趙寵,楚令欣演桂枝,記得到後來我感覺,好像是草草收場,可能是時間有限。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哦?是嗎?不過我覺得上次演出節奏比較爽快,倒是真的。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