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0 July 2014

再看裴艷玲

期待已久的中國戲曲節終於響鑼,暫時只看了兩場節目,分別是由裴艷玲率領的河北省京劇藝術研究院演出的折子戲,還有紹興小百花越劇團統籌的「四演《梁祝》」

老實說,相當失望。演出平淡乏味,固然大出意料之外;滿臺角兒,享譽已久,居然發揮不出應有的水準,更叫人難以釋懷。

先說6月20日看的五齣折子戲,分別是〈跳加官〉、〈界牌關〉、《浣紗記》之〈寄子〉、〈借扇〉及〈翠屏山〉。

以前戲班到處巡迴演出,每到一處陌生地方,總會舉行一些祭臺、開臺的儀式,祈求演出順利、戲班上下平安大吉。這些儀式不只是燒香祝禱,也會以戲文來表達,粵劇稱為「例戲」,〈跳加官〉便是其中之一。素來以為這些略帶迷信色彩、具有祭祀性質的戲文,在內地早已絕跡,沒想到竟也保留下來。是次演出京劇的〈跳加官〉,據稱是大型演出的開臺儀式,由兩名生角分飾文、武財神,戴著面具表演一些誇張的身段,並展示一些揮春似的吉祥字句如「身體健康」、「恭喜發財」之類,向觀眾表示歡迎和祝福。看上去某些身段、步法,以及敲擊為主的伴奏音樂,與本港粵劇神功戲裡的〈跳加官〉頗有雷同之處;但我近年在香港戲棚看到的〈跳加官〉只有一人表演,也沒有向觀眾撒糖果的環節。

接下來的武戲〈界牌關〉,竊以為是整晚演出中最精采的。話說勇將羅通攻打界牌關失利,被王伯超刺穿腹部,腸流於外,忍痛力拒敵人,最後傷重而亡。這齣折子戲沒甚麼戲味可言,就是看演員的個人武藝,還有多人對戰是否流暢悅目。羅通由張欣和張雅斌分飾,一位穿長靠(頭戴戰盔、背插旌旗的戰袍)、一位穿緊身短衣,分別表示整裝參戰的威武嚴謹,以及落敗後棄甲拋槍的狼狽。兩位演員的身手很不錯,無論是「起霸」時那些「雲手」、「曬靴」等動作【註一】,或是被王伯超追殺、盤腸血戰時的各種功架,均做得圓熟優美、雄渾剛勁,看得人血脈賁張。我自己偏愛張雅斌多一點,因為他在奮戰之餘,不忘用手在小腹上虛抖,再配合面部表情,以示痛楚難忍、筋疲力竭,較能圓滿地表達人物的心情。

〈借扇〉取材自《西遊記》,敷演孫悟空等人路過火焰山,酷熱難當,向鐵扇公主借扇熄火的故事。這一折除了欣賞孫悟空和鐵扇公主的武藝,更要看孫悟空那些「猴相」是否生動傳神。魏建平扮演老孫,看來未夠火候,那副「猴相」似有還無,似乎過於淡定,那些抓耳搔腮、左顧右盼等表現老孫佻脫好動的「指定動作」並不多見。若是抹去一張猴子臉譜、扔掉那條金剛棒,那老孫也沒剩下多少東西了。

年近古稀的裴艷玲在〈寄子〉和〈翠屏山〉親自上陣。〈寄子〉是崑劇,裴老以老生行當扮演伍子胥;〈翠屏山〉是京劇,以武生行當扮演石秀。如此安排,想必是為了呈現裴老「文武崑亂不擋」【註二】的雄厚實力。但不知是我疲累過度、精神渙散,或是表演哪裡出了岔子,兩齣戲看將下來,居然毫無觸動,甚至略覺沉悶,實在大出意料之外。

《浣紗記》敷演吳越爭霸、西施與范蠡的故事,為明代梁辰魚所作,是奠定崑山腔在中國戲曲史上地位的重要作品。其中一齣〈寄子〉說的是吳國忠臣伍子胥決意以身報國,但不忍連累兒子,親自送他到齊國大夫鮑叔家寄養。舐犢情深的溫馨、家國難全的悲涼,自是這個折子的動人之處。可是一切看來猶如水過鴨背,難言感人。尤其是兒子不忍父親遠去,撒嬌哭鬧時,竟引起一些觀眾訕笑,更破壞了氣氛。也許有些表情、動作略嫌生硬,但始終也是慈父孝子生離死別,總未至於可笑吧?那些觀眾的反應,實在教人摸不著頭腦。

〈翠屏山〉改編自《水滸傳》第四十五至四十六回,即石秀和楊雄投奔梁山之前的故事。話說石秀發現義兄楊雄之妻潘巧雲與和尚裴如海私通,遂告知楊雄。楊雄半信半疑,大醉而歸,潘巧雲乘機誣告石秀調戲自己,楊雄遂與石秀絕交。石秀大怒,先殺裴如海,再迫楊雄施計引潘巧雲至翠屏山殺之,然後結伴投奔梁山。

恕我孤陋寡聞,此劇一直只知其名,無緣親睹。本來猜想這些寫給販夫走卒、江湖豪傑看的傳統戲文,講究的是男兒血性、矯健身手,沒甚麼情理可言,但實在沒想到破綻百出。楊雄與石秀原是拜把兄弟,可是從戲文所見,兩人卻沒甚麼深厚情誼,只是老板和夥計的關係。石秀與潘巧雲交惡、誓殺裴如海而後快,也不見得是為了義兄打抱不平,更像是因為潘巧雲進讒而令他丟掉飯碗,故而處心積慮報復。最可笑的是,結局時石秀脅迫楊雄殺掉潘巧雲,楊雄感念夫妻一場,不忍下手,石秀居然爆出一句類似「難道要我為你頂罪不成」的話。其後他與楊雄投奔梁山,也是連拉帶扯,楊雄似乎不太願意。難道這是諷刺人心不古、「義氣博兒戲」的實況劇嗎?

戲文不足觀,只好看表演。我本來估計裴老會把石秀演得義憤填膺、義薄雲天,誰料她「忠於原著」,演活了一個量窄記仇、暴躁兇狠,甚至稱不上英雄的拚命三郎。那些高亢雄渾的唱腔、剛猛敏捷的身手,自然是令人佩服的,但始終未能彌補戲文的缺漏。他與潘巧雲、潘老爹、婢女迎兒那一大段對答,演來較平淡,既乏層次,笑話兒也略帶重複,喜劇效果未如理想。倒是飾演潘巧雲的張慧敏,表現稱職,甚是吸引。她扮相嬌美、伶牙俐齒,加上以蹻步表現潘巧雲三寸金蓮的娜婀體態,難怪出了家的和尚也要給她迷得七葷八素,六根難淨。

這晚教我看得如坐針氈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演員的穿戴頗見粗陋,例如鐵扇公主戰盔的兩條雉尾,不知為何插得太低,正面完全看不到,側面才看到原來幾乎橫放成水平線,末梢差點兒觸到地上。楊雄的無線咪接收裝置,居然扣在腰帶外,待他脫下外衣,觀眾隨即一目了然。後來他表演殺妻的身段時,那裝置更乘勢甩了出去,猶幸沒有打中別人,氣氛尷尬之極,也嚴重影響了觀感。印象中從未見過如此疏忽,實在令人費解。

我深知裴老年事漸高,臺上臺下也應該珍惜每次表演機會,不必苛求。看謝幕時裴老打從心底裡的喜悅和興奮,幾至得意忘形,心中也自感動。事實上,戲院裡高朋滿座,整晚的氣氛就像一個衣香鬢影、老友相聚的熱鬧派對,戲文不過是供人談笑、消遣的餘興節目而已。可是我天生腦袋左右兩半不咬弦,最愛找自己麻煩,右腦兀自替人高興,左腦卻正經八百地批評演出這裡不好、那裡不妥,猶如兩邊腦袋在打架,但卻無能為力,不禁覺得自己非常討厭。只盼左、右腦袋終有一天化干戈為玉帛,可以心無罣礙,純粹地享受一臺好戲。

【註一】「起霸」是戲曲身段表演程式,據傳出自明代傳奇《千金記》〈起霸〉一折,本來是塑造西楚霸王項羽勇猛威武的形象。後來經過歷代藝人加工,將多種基本功組合起來,形成較固定的表演形式,一般用於武將準備出征時,藉以刻劃其性格及形象,並烘托戰鬥氣氛。「雲手」是結合臂式、掌式及拳式的表演動作。「曬靴」即把靴底亮出來的抬腿、邁步動作,表演時須勾腳(即轉動足踝)。

【註二】「文武崑亂不擋」的「崑」指崑劇,「亂」指「亂彈」,泛指崑劇以外的地方劇種,源於清代乾隆年間徽班晉京演出後,形成典雅的崑劇與通俗的亂彈對立的概念。此語即兼擅文、武、崑劇、京劇等,戲路廣闊、多才多藝之意。

11 comments:

  1. 廿年前我在新加坡牛車水劇場看過好幾場裴艷玲的河北梆子戲。那時她好紅好出名,但是我看後還是不覺得有啥精彩。記得看了「武松」一晚,「鍾馗」一晚。有一晚我忍不住對同行的友人說,「這是國王的新衣,我根本不覺得戲好。劇本已經是弱點,唱情又不怎樣。南人看北戲的問題?但萬劇歸根,不離唱念做打。根本就是不好看。」前面的女士轉頭看是誰發狂言,噢原來是朱劍丹。

    ReplyDelete
    Replies
    1. 京劇、梆子等劇種,主要是看人、聽曲、看技藝,不是看戲,所以戲文水準一般不太高,也是我自小不感興趣的原因。近年多看了戲,也看過一點理論書,才逐漸明白這是一種取向,沒甚麼對錯、優劣可言,只有個人喜惡。我自己始終沒甚麼感覺就是了。

      Delete
    2. 咱們粵人都給唐先生寵壞了。

      Delete
    3. 有機會欣賞唐先生的作品,從字裡行間跟他隔世論交,是我的榮幸。

      Delete
  2. 哈哈,這個夏天你真的好忙。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可不是?不過如果可以每天起來讀書、寫字,晚上泡戲院,總比上班來得舒心寫意。

      Delete
  3. 《翠屏山》我在西九大戲棚時已有看,那時都是為了看裴老,劇情和人物我沒有再去追究,而《浣紗記.寄子》我早前看過蘇崑的演出,感覺也跟你一樣,有點索然無味,所以這次只看了後兩晚,只是第二晚去的時候,都聽到朋友和觀眾說第一晚有點差強人意,後兩晚我看完就覺得還過得去。但是那群較年輕的演員卻還須努力,而選的折子也是看人多於看戲,尤其選的《紅鬃烈馬》的故事,我實在討厭薛平貴,不過表演上還是有看的價值吧。

    說起來第二晚的飾演蔣門神的演員也掉了那個裝置出來呢,真不知是演員還是穿戴出了問題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原來如此。因為那星期的節目跟YMT碰個正著,只能看6月20日那場,沒看到《尋源問道》,也有點遺憾。
      〈翠屏山〉是老戲文,也不能太計較劇情,但我至少期望演繹上可補充戲文之不足,讓表演更可觀,可惜還是失望。
      哦?蘇崑演〈寄子〉也是索然無味嗎?是演員失了手,抑或力有未逮,還是怎地?
      印象中不論在哪裡看戲、看甚麼戲,從來沒見過這樣穿幫,看來他們還得好好檢討才是。

      Delete
  4. 《尋源問道》中,有一折是演《洪洋洞》,感覺也沒我想像中的激越,感覺也是一般,也只是聽裴老的唱,反而看裴老跟觀眾的互動和講解更為珍貴。
    我看〈寄子〉的時候,也一樣遇到你的情況,就是大家不被觸動,反而被伍子的動逗笑了,也隱約聽到附近的觀眾在談論演員演得不好,而我自己看的時候也覺得戲文也可以,但是總覺得演出沒有觸動我就是了,而且聽說那一晚樂師、演員的狀態也不怎樣,整體就是有點不能盡如人意。

    ReplyDelete
    Replies
    1. 嗯,我也相信《尋源問道》的好看不在於戲文,而是裴老連說帶做,現身說法的即時交流,畢竟這對於觀眾也是增廣見聞的難得機會。
      是嗎?看來遲些有空,得翻翻原著才行。《浣紗記》我不熟,〈寄子〉也是第一次看,本以為這個有名的折子,應該有不少人演過,也不會出太多岔子。

      Delete
    2. 我也打算有空就去看看《浣紗記》,不過總是覺得可能都會把西施寫成一味的愛國而沒有對夫差有點心理掙扎,感覺會有點沉悶。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