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8 July 2014

「主場新聞」結束有感

昨天傍晚,朋友傳來消息,「主場新聞」即時結束營運,不禁愕然。上網一看,所有內容均已刪除,只有創辦人之一蔡東豪的聲明。他解釋,結束「主場新聞」是因為恐懼和誤判。恐懼,源於「白色恐怖」;誤判,是因為香港社會已經嚴重扭曲。

近年香港的確瀰漫著白色恐怖,但據我觀察,來源不只是中共。多少假公義之名而行私利之實者,動輒將事情說成非黑即白、大是大非,彷彿這世界只得兩種顏色。尊重多元、廣納民意,只是爭取輿論支持的口號;一旦搶佔輿論主導權後,他們的主張就變成唯我獨尊的真理。有誰不支持他所代表的「公義」、「真理」,就是出賣社會、出賣靈魂的魔鬼。即使兩不相幫,保持沉默,也給說成是當權者的幫兇,甚至無所不用其極,以誣蔑、捏造、想當然爾的砌詞攻訐,就是想引蛇出洞,誓誅之而後快。若是沉不住氣,坦言自己不贊成他們的主張,就會招惹無窮無盡的口誅筆伐,沒完沒了的抹黑、回應與糾纏。請問這是理性、成熟的自由社會應該發生的嗎?這種二元對立的思維和鎮壓異己的手法,跟他們聲稱深痛惡絕的專制獨裁者有甚麼分別?

至於社會扭曲,已非一日。香港人的平均學歷愈來愈高,思想、行為卻愈來愈幼稚、反智、不知所謂。教育之失敗,可見一斑。但一味推諉於政府失策,也是不負責任的。環顧多少家長,其中不乏我輩受過高等教育者,只知嬌縱子女、人云亦云,假疼愛之名而行剝削孩子之實;除供養衣食外,不知「家教」、「身教」為何物。倘若子女犯錯,從來不會檢討原因,或教孩子認真反省,只知諉過於人,不是投訴有人藉故針對,就是指摘學校未能克盡其職。《三字經》有云:「養不教,父之過」,然後才是「教不嚴,師之惰」。教養孩子,從來父母和師長都有責任,缺一不可,而且總有個主次分明。如今滿城盡是怪獸家長,孩子怎能不淪為小魔怪?香港怎能不淪為妖獸都市?即使沒有外來壓力,一個怪獸愈來愈多,正常人類愈來愈少的社會,怎會不扭曲?

從讀者立場來說,「主場新聞」結束的真相是甚麼,我無法置喙,只是覺得很可惜。可惜的不是言論自由再受威脅,而是失去了一個頗具分量的專題媒體、很受歡迎的文藝推廣途徑。香港主流媒體關於藝術、體育、保育等議題的篇幅極少,而且內容偏狹,也不夠深入。像「主場新聞」的網上媒體,雖然只是擔當統籌內容的角色,但能夠邀請不同的作者撰文,集思廣益,一開讀者眼界,也補充了主流媒體的不足,實在功德無量。我特別喜歡「主場藝術」的版面,內容很豐富,從繪畫、雕塑、音樂到電影、戲劇、舞蹈都有,並包括各類藝術新聞報道、人物專訪及現象分析,盡見編輯的學養與眼光。

不過話說回來,「主場新聞」這種免費分享內容的網上媒體,能否發展成一個sustainable business model,仍屬疑問。香港人愈來愈習慣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不費一分一毫取得資訊逐漸變成天經地義,即使點擊率終能吸引廣告,怎樣掌握讀者口味的轉變維持下去,同時又不會失去自主編輯的方針與格調,才是最困難的。

「主場新聞」的最大特色,就是轉載很多博客文章,也歡迎讀者投稿,不但讓讀者可以一次看到關於某個議題的不同意見,寂寂無聞的作者也有公開發表的園地。投稿這回事兒,在資源緊絀、以吸引讀者為首務的收費媒體,幾乎已成為一種失落了的傳說,因此「主場新聞」真正公開、平等、不計作者名氣的投稿欄目實在彌足珍貴。至於博客文章,也許有人不太瞭解是哪裡來的。承蒙「主場新聞」瞧得起,「主場藝術」也有轉載有關戲曲的拙作。現在就簡單憶述跟他們打交道的經過,給自己、給「主場藝術」留個紀念──

大約一年前,「主場藝術」的編輯來郵,邀請我授權他們轉載有關戲曲的拙作,稍微考慮一下,就答允了。這只是你情我願的邀約,不設稿酬,也沒有任何條件。我仍是想寫甚麼就寫甚麼,不寫就不寫;轉載哪一篇則由他們決定。僅有的好處,就是認識了這位對藝術充滿熱情、精通日文的編輯,承蒙他代表公司請我吃了一頓飯,又邀請我參加「主場新聞」的博客派對。這陣子他正在外地,今天收到他的facebook短訊報平安,總算放了心。

當日答應授權「主場藝術」轉載拙文,只是為了讓更多只懂上網的新世代有機會接觸到戲曲,哪怕只是引起一個新觀眾的興趣,教他買票去看了一場戲;或者讓十五二十時的少年對「老土」、「冗贅」、「師奶和阿婆才喜歡」的戲曲稍為改觀,也是我這些老觀眾應盡之義。一如所料,拙文在「主場藝術」沒能吸引到多少likes,平均只得幾個,最多也不過一百幾十,但每次看到有人like,總是感到一絲欣慰。

寫作,純粹是興趣,也是一種跟自己聊天、談心,甚至「講數」的心理治療;只為自己,不為誰人,也不爭任何名利。拙文上網,只是滿足一點發表欲,反正網絡浩瀚,資訊爆炸,能否吸引注意從來不在考慮之列。有沒有「主場新聞」、有沒有blog,還是照樣的寫。哪怕有一天連blog這玩意兒也給淘汰了,只要有電腦,甚至只剩紙和筆,仍可繼續寫下去。至於有沒有人看到,那我可管不著了。

21 comments:

  1. Anonymous4:39 am

    The closing of 「主場新聞」 is like the death of a friend to me. It also reflects how toxic the HK society has become. How sad.
    Samson
    Ontario, Canada

    ReplyDelete
    Replies
    1. I can understand how you feel, Samson, but my unique obsession to stay away from the common view always comes up with something different. The House News has never been a viable business, and it is financially unsustainable. This reason alone is more than enough to kill any online enterprise. Linking it to the high-sounding issue of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political suppression is by all means appealing to the Hong Kong people, but I always question why the readers are led to draw the same conclusion.

      Delete
  2. 一劑清補涼啊!
    從YB到GOOGLE,一直都有看你的文章,只是不好意思留言,有時間一定要繼續寫下去,否則啊,好多讀者會失望死.

    ReplyDelete
    Replies
    1. 過獎了。拙文不悶出鳥來已經要殺雞還神,有沒有讀者、有多少讀者,我是想也不敢想的。

      Delete
    2. "悶出鳥來" 看你多年文章,這等豪邁,俺還是頭一次見.哈哈
      不必過謙,有才學的人,也應該適時囂一下.係呢,近來好少作詩?
      請教一下,南音是否粵曲?因為我聽過閩南話的客途秋恨,朋友說,喂,這是粵曲來喔,我糊塗了....

      Delete
    3. 呵呵,姑奶奶的粗言穢語說起來比很多人要流利,只是平日沒必要說而已。
      作詩填詞要講靈感,我這叫時靈時不靈。但最近不是寫了一首嗎?
      不敢,只是說說我所知道的。據我所知,南音有廣東南音與福建南音之分。福建南音唱的是泉州話,在youtube上找了一兩首來聽,旋律跟廣東南音完全不同。廣東南音原是說唱藝術之一,多由失明的瞽師或師娘演唱,旋律比較固定,而且循環往復,曲詞多是七字句。南音現已廣泛應用於粵曲和粵劇之中,成為其中一種常用曲式。但南音和粵曲本來是兩種不同的藝術表演。

      Delete
    4. 俺就不信你會比花和尚說得流利....哈哈

      啊,明白了,原來南音是有分閩與粵之分.

      "南音現已廣泛應用於粵曲和粵劇之中,成為其中一種常用曲式。但南音和粵曲本來是兩種不同的藝術表演。" 又迷糊了,你的意思是不是說,粵曲中有南音,但南音不是粵曲的全部?那麼,客途秋恨,算不算粵曲?

      Delete
    5. 回答你的問題,首先要釐清「粵曲」的概念。以我所知,「粵曲」是一種以板腔、小曲(可以獨立成篇的單曲,就像現在的流行曲)、南音、木魚、龍舟(上述三項全是獨立成篇的說唱藝術形式)及唸白等音樂元素組合而成的演唱藝術,不是某種旋律或曲式的稱謂。以前文提過的〈山伯臨終〉為例,其音樂編排依次是:唸白、反線二黃板面(即前奏)、反線二黃慢板、乙反中板、二黃流水板(簡稱「二流」,「流」不唸本音陽平聲,唸陰上聲如「扭」)、二黃滾花、唸白、二黃滾花。這些都是粵曲常見的曲式,而粵曲應該不只有一段中板或慢板之類的板腔,要有好幾段不同曲式才組成一首粵曲。這也是我認為粵曲是「套曲」的原因,就像以前元雜劇、明清傳奇以幾支單曲組成另立名目的套曲一樣。
      《客途秋恨》則是純粹的南音曲目,沒有二黃慢板、滾花等板腔,因此嚴格來說我不會稱之「粵曲」,南音就是南音。但南音無可否認是粵曲的常見曲式。

      Delete
    6. 感謝感謝,感謝塞錢入我袋,你不止是粵劇迷,應可列入研究學者之列,啊,想起了,黃老沾喜歡流行曲,他完成了博士論文--論粵語流行曲.你可有志于此?

      Delete
    7. 不敢,你太過獎了。我對粵曲毫無研究可言,只是看了二十幾年戲,又把唐先生的幾個名劇翻來覆去細讀無數遍,對粵劇的音樂結構總該有個基本的認識吧?有沒有錯漏可不敢說囉。我至今也覺得自己聽力太差,有人走音、走調也未必聽得出。
      唸個博士學位是我平生第二心願,但不是有錢就可以唸,最重要是有教授肯收我為學生。已經碰了一鼻子灰,還是隨緣吧。

      Delete
    8. 嗯,就知道你有志于完成博士學位,唸了那麼書,就差這學位就可以劃上了完美的句號.碰了一鼻子灰,就想放棄?也太過怯懦了吧!應不像你啊,人生應有著追求,去吧,有志者事竟成,那點點鼻子灰算是那門子的挫折啊!!!記憶中你應唸完碩士,一氣呵成,否則啊,一丟下書包,很難再抱起來....

      Delete
    9. 這個你就有所不知了,考博士不是靠成績的。對於從小只靠成績唸上去的書獃子來說,只要老人癡呆不發作,八十歲也可以唸;問題是如何說服人家收我做學生。這才是最難的。

      Delete
    10. 要什麼條件?為什麼不肯收學生?做遊說工作有一點是最非常重要---誠意與理據,尤其前者.

      Delete
    11. 秋盈,你看了二十多年中國戲曲,原來真的是「看」戲而已! 怪不得你寫的劇評往往側重於描述演員的情緒轉折細節應如何......如何......等!
      你看了這麼多年粵劇,但對粵劇的音樂體系仍然認知不足,粵曲並不是「你認為的套曲」! 元雜劇、崑劇那些曲子才是套曲。 粵曲是沒有套曲的,就如你所舉的例子等,也不是一套的。是撰曲人根據曲詞曲意需要,而隨意在粵曲體系裡的梆黃、歌謠、念白、牌子、小曲和敲擊各個子體系中採用任何一種曲式。 任何人只要對粵曲有足夠知識和良好中文水平,都可以撰寫出各式各樣不同的粵曲,所以粵曲是沒有套曲的!
      因此如果《客途秋恨》的演唱者採用以前的瞽師和師娘那些「地水南音」板式唱法,則是南音曲藝;但若演唱者用粵劇的「舞台南音」板腔唱法歌唱《客途秋恨》,則是粵曲!

      Delete
  3. Anonymous9:34 am

    我有在主場看你寫戲曲的文章及轉給同好。你寫得用心又有深度,希望繼續有平台可以見到你的藝評。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其實主場新聞只是擇優轉載拙文,你有興趣的話,可以直接到這裡來指教。再次感謝你的鼓勵。

      Delete
  4. Anonymous11:19 am

    你的戲曲評論會出書嗎 ? 希望下年書展會見到 !

    ReplyDelete
    Replies
    1. 想也沒想過,你太抬舉了。

      Delete
  5. Anonymous11:55 am

    秋盈您好,絕對同意你的論點,心痛現時香港社會已經嚴重扭曲,亦沒有撥亂反正的能力,
    袛好寄情於心愛戲曲世界裡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世道欠佳,人心不古,哪怕只是看齣戲,也有機會遇上不守規矩、惡人先告狀的觀眾,敗人清興;甚至不太認真的表演,浪費時間。有時候只好自我安慰,人家總有獻醜、丟臉的自由,我還是做好自己算了。

      Delete
  6. 世道如今, 我已無眼睇。我要效法你, 留將青眼看戲讀書, 與古人為友, 做一個風流隱士, 雅燒個燒~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