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4 August 2014

初看滇劇

十多年前曾到雲南旅遊,徜徉於當地奇峻靈秀的山水之間,頗舒心懷;見識到納西族、藏族和白族的異色風情,雖是走馬看花,亦能稍增見聞,可惜沒機會看到當地戲曲。今年中國戲曲節請來雲南省滇劇院上演兩晚折子戲,自是欣然赴會。

兩晚共演十齣折子,全看了,可惜沒有預期中的精采,想是滇劇較注重音樂和唱腔之故。這正是我欣賞能力最弱的一環,故而難以領略人家優勝之處。

據場刊介紹,滇劇的音樂元素相當豐富,主要聲腔包括絲弦、胡琴、襄陽三種,以鋸琴(又稱主胡)或滇胡為主奏樂器。若以音樂格調區分,絲弦腔與秦腔相似,慷慨激昂,節奏強烈;胡琴腔類似京劇二黃,沉鬱悲壯;襄陽腔則近於湖北西皮,明快歡暢。三種聲腔經常在同一齣戲裡混用,藉以表現劇情與人物的感情變化。我聽力低微,又是首次欣賞滇劇,自然難於分辨。即使去年看過家鄉的河北絲弦腔《白羅衫》,也無力比較兩者的異同。從個人感受而言,滇劇那鑼鈸的音色最為特別,就像用厚布套住來敲似的,略覺低沉幽咽,形成一股冷峭陰鬱的氣氛,還是平生第一次聽到。

滇劇的音樂結構則是板式變化體,三種聲腔各有不同的板式,其中絲弦腔的板式又有「甜品」和「苦品」之分,用以表現人物不同的心情和處境。可惜以我差勁的聽力,實在聽不出來。至於唱腔方面,倒有少許體會。滇劇演員不論行當,聲線大都雄渾高亢,但未至於尖銳聒耳,音調也不太高。但生角也多以假嗓演唱,有別於粵劇生角的平喉真聲唱法。仔細聽來,頗有幾分隔山對唱的淳厚綿長,可能是滇劇以前多在鄉間山野上演,聲音務須送遠之故。

場刊又說滇劇的唱詞和唸白基本採用雲南方言,而且各處鄉音不同,在省內不同地區的表演語音也略有差異。現場聽來卻沒有明顯的鄉音土語,倒像是略帶雲南口音的國語一般;即使不看字幕,也能聽懂七、八成。對於外地觀眾來說,容易聽懂固然是好事,但如果因此而失去了地方語言的特色,卻並非我所樂見。欣賞地方戲曲,本來就是希望多領略各處鄉土的獨特文化,藉此增廣見聞,不是為了討好自己。所以我寧願費一點神多瞄幾下字幕,也想聽聽各地鄉音,從中領略多采繽紛的風土民情。我只是好奇:這次演出的語音是現代滇劇的定例,或是為了外訪演出而特別加工的例外?倒要請教高明了。

兩晚上演的十齣折子,全是耳熟能詳的民間傳奇選段,莊諧並重,但沒有武打戲。角色行當完備,生、旦、淨(花臉)、末(掛鬚的年長男角,又稱老生,現多歸入生行)、丑一應俱全。表演仍以演唱為主,唸白次之,身段、動作不算多,也沒有明顯的絕技。做工較豐富的折子只有〈鼓滾劉封〉、〈殺惜姣〉、〈京娘送兄〉、《楊門女將》之〈出征〉等幾齣。

若問我最喜歡的,首推〈殺惜姣〉,其次是〈鼓滾劉封〉,都是唱、唸、演較為平均,戲味濃郁的折子。〈殺惜姣〉取材自《水滸傳》第二十一回〈虔婆醉打唐牛兒,宋江怒殺閻婆惜〉,不少劇種也有改編,粵劇更敷演為長劇。此折好看的關鍵在於演員能否充分刻劃閻惜姣從得寸進尺到鑄成大錯,宋江從無奈答應到忍無可忍的情緒變化,以及將兩人勾心鬥角的緊張氣氛層層推進。原工青衣(賢淑婦人)和閨門旦(出身嬌貴的千金小姐)的陳亞萍以刺殺旦(水性楊花、心腸惡毒而最終被殺的女子)扮演閻惜姣,同樣稱職,一出場就先聲奪人──凌厲兇狠的眼神、略帶誇張的身段和步法,一看就知道這個女子居心叵測。她對宋江毫無情意,卻三番四次向他膩聲獻媚,臉上皮笑肉不笑,就像貓兒玩弄老鼠一樣,令人不寒而慄。老生王斌掛了黑鬚飾演宋江,微哈著腰急步出場,連鬢角的鬚髮也翻起了幾絲成鬈曲狀,加上豐富的耍鬚和水袖動作,盡顯宋江因遺失梁山首領晁蓋書信,深怕遭人問罪的惶急心情。兩人的對手戲也頗具默契,無論是一問一答或你追我趕的身段,俱能絲絲入扣、毫無窒礙,充分表現戲文緊張懸疑的氣氛。

〈鼓滾劉封〉以三國為背景,但不見於《三國演義》,也不符史實,想是民間另外流傳的故事。話說關羽敗走麥城,劉備養子劉封按兵不救,關羽因而被俘身亡。張飛大怒,向劉封問罪,但被他推得一乾二淨。張飛於是藉詞改立劉封為王,哄他躲進鼓中,然後連人帶鼓推下高崖,為關羽報仇。這齣戲以文丑扮演的劉封擔綱,主要是嘲笑他見死不救、好高鶩遠卻又不自量力。陳楠以不同手法的耍翎子(武將頭盔上的雉尾)表演來刻劃劉封少不更事、妄自尊大的性格,可觀復可笑,又未至於為做而做的脫離戲文,效果甚佳。

另一些身段較豐富多姿的折子如〈京娘送兄〉、〈出征〉等,甚至唱段繁重的〈五臺下髮〉、〈遊御園〉等,在我看來,表演效果未如理想,就是因為戲文內容較單薄,戲味不濃;表演方式也無法充分展現僅有的戲味,甚至有些地方略有為做而做的嫌疑。例如〈出征〉,其實沒甚麼戲味可言,只是楊門女將眾星拱月,烘托穆桂英和楊令婆登壇點將而已。〈遊御園〉也差不多,唐玄宗與楊貴妃在宮女的簇擁下,欣賞滿園春色,又喝酒、唱和,情節平淡,人物情緒變化不大,音樂和演唱也無甚跌宕起伏,整齣戲看起來像綜藝歌舞表演多於像戲文。喜歡聽曲的觀眾,應該感到十分滿足;但對於我這些用眼多於用耳的觀眾,則未免稍覺失色了。

5 comments:

  1. 若論唱和音樂,我總覺得粵劇比其他劇種豐富。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的。粵劇音樂兼收並蓄的能力很強,連國語時代曲、現代流行曲也可以改為小曲使用,相信沒幾個劇種能做到呢。

      Delete
  2. 我看的是第二晚,無緣看到你比較欣賞的兩折,但我覺得演員的唱做都很穩定紮實,一聽就聽得出功夫,而且配樂還是很傳統的感覺,沒有摻雜西樂,戲文雖然略為沉悶,但是音樂和唱腔都讓我開了眼界呢。

    ReplyDelete
    Replies
    1. 對。這兩晚看將下來,劇本和表演上較為平淡,但音樂和唱腔是頗具特色的。

      Delete
  3. 我們在麗江, 不是聽過浪淘沙麼?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