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5 August 2014

憶梅姨

廣東地水南音「師娘腔」傳人吳詠梅,人稱「梅姨」,上月底因病辭世,享年八十九歲。

我與梅姨曾有兩面之緣,都在工作環境中碰上。所以今天下班後,趕到殯儀館給梅姨鞠躬,略表寸心。她的學生Elly見到我,好像有點意外,大概是沒想到我會出現吧?

梅姨年紀大,每逢外出,身邊總有子女或學生攙扶著、簇擁著。去年中風後不良於行,更需要家人或學生步步照應。因此,她大概未必對我這站在一旁當值的高個子有甚麼印象了,但我永遠記得她那燦爛又帶點天真的笑容。她雙眼瞇成兩條縫、抿著嘴笑得像臉蛋一樣闊的模樣,很可愛。

前年乘著工作之便,有幸聽過梅姨現場演唱地水南音〈弔秋喜〉,驚為天人。她那蒼涼沉鬱的聲線,千迴百轉、如泣如訴的唱腔,彷彿能夠帶領聽眾穿越時光隧道,返回《胭脂扣》裡如花邂逅十二少的年代,教人渾忘眼前所在。寥寥幾句,足以動人心弦;一曲既罷,餘韻無窮,教人咨嗟、低迴不已。儘管我對音樂、唱腔一竅不通,還是呆住半晌,做聲不得,滿腦子只得杜甫「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聞」之句。

自小對文字異常敏感,也極喜歡看字、寫字,只要有文字的東西,總會吸引我的注意力,其餘可以免談。因此,聽歌的時候特別注意曲詞,若是遇上寫得一塌糊塗、不知所云的詞兒,就連聽音樂的興致也磨掉了大半。可是聽梅姨現場演唱,沒有字幕,也沒有場刊,仍是字字鏗鏘、聲聲入耳,直搗心房。平心而論,其實她的吐字方法有點刻意,但通篇唱來卻是自然流暢、韻味醇厚,本來可能有點造作的地方,反而成為強調語氣、傳遞感情的點睛之筆。當日首次聽到梅姨演唱時,那份出其不意、震撼心弦的悸動,至今難忘。

去年秋天,有幸接待梅姨出席公司的活動。考慮到她的身體狀況,活動的各項細節均須另作特別安排,不能根據慣例依樣畫葫蘆。那不是出於梅姨或她親屬的要求,而是我深信照顧年邁嘉賓的特別需要,本是主人家應有之義。因此,籌備期間少不免要跟某些不知變通、頑固拘泥的傢伙多番交涉,猶幸最後一切迎刃而解,活動順利舉行。但見半天下來,梅姨笑容可掬,毫無倦意,大家都說逗得她很高興,也認同我們為梅姨所作的安排,心裡不禁一陣寬慰。梅姨那溫暖可愛的笑容,就是我那次工作最豐厚的回報。

上星期聽到梅姨辭世的消息,沒有太傷感,只是有點捨不得。畢竟年紀大了,這一天總會到來。然而也不免感慨,那邊廂,比我小十歲八歲的朋友經常在facebook分享自己或朋友結婚、生子的喜悅;這邊廂,我卻要開始學習如何平靜地告別朋友、告別自己的人生。當日年少不懂事,不知道應該怎樣處理自己的情緒,直至很多年之後,才勉強應付了過去。誰料擱下沒多久,又要重新開始人生這最後一課了。

梅姨,願您安息。

1 comment:

  1. 今晚在一個悼念吳詠梅博士節目裡,聽到了她的錄音片段。
    咬字清晰,唱功了得。果然是「不輕不重,不快不慢」的傳統「地水南音」曲藝。
    祝願她早日安息,長眠樂土!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