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1 September 2014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三看、四看《雙珠鳳》

去年重看《雙珠鳳》後,曾說過看戲之樂可按照戲文內容,分為「感官」與「心智」兩種。今年再看不同演員陣容重演此劇,愈發體會到各種演繹風格對觀感的影響。能否找到接近自己理想的演繹,猶如尋寶歷險一樣緊張刺激,儘管失望的時候多、滿意的時候少,仍教人樂此不疲。這正是欣賞戲曲和其他現場表演的另一樂趣。

八月份再看了兩遍《雙珠鳳》,分別由文華夥拍盧麗斯司徒翠英與唐宛瑩合演。兩位生角均已演過一遍文必正,旦角則換了人。丫鬟秋華分別由文雪裘和王希穎扮演,其中文雪裘也是重演了,王希穎則是第一次。負責指導這幾次演出的藝術總監也不盡相同,從中亦可窺見各人詮釋戲文、調度場面和表演風格的差異。

恕我吹毛求疵,這兩次演出的效果未算十分理想,甚至沒有預期中的出色。大概因為此劇已經多次重演,期望難免會提高。此外,問題似乎在於演員之間默契不足,未能充分表達戲文那些輕鬆愉悅、妙語連珠的機趣。猶幸戲文寫得生動,我又打定主意專看表演,所以兩星期內連看兩場,倒不覺得沉悶。但是短時間內重演同一齣戲,從演出計劃的成效而言,畢竟欠妥。從市場推廣角度看,如此頻密的重演,即使演員陣容不同,而觀眾大都是同一批人,對他們能有多大吸引力?就算這類受資助的演出計劃不必太計較票房,如此安排也難免對演員造成不必要的壓力,何苦來哉?根據九月下旬開始的第三回合節目表,竟將三度上演兩場《雙珠鳳》,也就是說此劇於兩個月內連演六場!看來當局在編排劇目上,還須深思熟慮才是。

重看兩齣《雙珠鳳》最明顯的差異,在於臺前幕後對戲文的詮釋和演繹風格。龍貫天指導的演出(以下稱「龍本」),較偏重表現文必正的自負、佻脫和瀟灑;尹飛燕指導的演出(以下稱「燕本」),則較注重表現霍定金的嬌貴身分,例如安排霍定金乘車亮相,有別於其他版本的步行出場,便是明證。至於生旦重頭戲〈送花樓會〉,龍本的表演重點在於文必正情竇初開的躁動與惶恐,那些本來強抑熱情,獲得佳人首肯後狂喜不勝的癡態,的確令人會心微笑。燕本則營造了戲曲表演中難得一見的浪漫氣氛,充分表現少年男女互相傾慕的溫馨旖旎,看上去猶如電影鏡頭加上柔光效果一般。縱觀全篇,龍本的感覺較為通俗、歡欣,燕本則偏向秀逸雅致,可謂各擅勝場。

也許因為兩位藝術總監對戲文詮釋角度不同、定調迥異,演員的表現也有明顯分別。文華演繹的文必正,爽朗明快、神采飛揚,頗能契合前述對龍本的觀察和體會。司徒翠英的文必正則較為沉著與成熟,與端凝自矜的尚書千金十分匹配。盧麗斯唐宛瑩演來均算稱職,可惜兩人似乎較為緊張,沒能發揮應有的水準。只見盧麗斯經常蹙著雙眉,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就連思念文必正的時候也是如此,未免失諸拘謹。唐宛瑩則步步為營,部分身段和動作略嫌生硬,特別是第一場撲蝶的幾下轉身,稍見美感不足。相信兩位旦角多加演練,增強信心,便可改善。

霍定金的侍婢秋華,是推動劇情發展的關鍵人物,作用猶如《西廂記》的紅娘,其表現也能左右觀眾對全劇的印象。文雪裘再演秋華,舉止明顯較上次收斂了些,但仍嫌未夠斯文,不似是深得尚書千金信任、視她如姊妹的慧婢。結局時那個「飛擒大咬」地擁抱丁翰常的動作,還有〈送花樓會〉時叫文必正在門外跪著那些搞笑的言行,儘管幅度沒上次誇張,我還是不敢苟同。王希穎的秋華則伶牙俐齒之餘,吐屬、舉止皆有法度,不愧是尚書府的首席丫鬟。後來文必正履行承諾認她作二妹,絲毫不覺勉強,也不會辱沒了狀元爺的身分。竊以為這一點不能掉以輕心,因為丫鬟的一舉一動,直接反映主子的身分、地位和素養;在《雙珠鳳》這類丫鬟與小姐佔戲甚多、情如姊妹的戲文中更形重要。

除三位主角外,特別值得一提扮演老相國劉京的梁煒康柳御風,兩位的表現都很出色。也許因為梁煒康魁梧過人,扮演年老力衰、連執筆也無力的老相國,總覺得說服力稍遜。柳御風模仿老者的聲線和動作則較為燙貼自然。此外,梁煒康兼飾帶擘文必正到尚書府做書僮的三娘,戲份雖少而不忘刻劃與文必正的誼母、誼子之情,既可豐富整場表演,卻不會喧賓奪主,尤其難得。

儘管這兩次演出還有未盡善之處,仍是看得相當愜意的。其中以能夠領略兩種不同風格的演繹,盡顯戲文的可塑性,最令人欣喜。坦白說,《雙珠鳳》老幼咸宜、雅俗共賞,亦不乏關於待人處世的教誨,實在比那些竊玉偷香、洞房產子、冒認親生的惡俗橋段高明得多。至於為甚麼觀眾大都喜歡那些鄙陋乏味的戲文,冷待一些通俗但不粗陋的作品,則非我所能理解了。雖說「蘿蔔青菜,各有所愛」,但願《雙珠鳳》之類較精緻的戲文,終有一天可以與那些媚俗的劇目並駕齊驅(淘汰就不敢說了,畢竟觀眾總有喜歡庸俗的自由),一改目前受歡迎程度強弱懸殊的狀況,使粵劇發展更多元化。

附錄:龍本《雙珠鳳》演出劇照燕本《雙珠鳳》演出劇照

13 comments:

  1. 我始終無緣一看此劇,你已經四看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在YMT應該還有機會重演的,但陣容就難說了。如果你有興趣,我替你留意著吧?在一般商業演出倒少見這齣戲,至少我沒有在其他地方看到過。

      Delete
    2. 其實我一直有留意油麻地演出的,只是每次都因時間不合,或有更吸引的戲碼而錯過了。

      Delete
    3. 嗯,那也沒法子了。希望你很快有機會看到此劇啦。

      Delete
    4. 12月龍貫天和南鳳會演出《雙珠鳳》。
      我以前只看過鳴芝聲的《月老笑狂生》,故事是同一個,但版本應有不同。因為覺得效果不錯,也不敢再去看其他人演的,因為這類輕喜劇還蠻難演的,不過看完你這篇倒有點後悔沒有看看燕姐導演的版本,因為感覺應該跟我看過的不太一樣呢。

      Delete
    5. Calvin,謝謝告知。《雙珠鳳》我以前一直沒看過,在YMT才知道有這麼一個故事。後來翻看資料,也知道《月老笑狂生》的故事情節大同小異,但相信曲詞是另撰的。

      Delete
    6. 不過上網找過《雙珠鳳》的故事,原來卻是同娶五美的誇張才子佳人故事,只可惜小說本身應已禁燬,不能看其原貌。

      Delete
    7. 居然是這樣?我只聽說這是越劇、錫劇的著名劇目,本來是同娶霍定金和秋華兩人的。在古代,很多才子佳人的故事本來就是滿足男性幻想的戲文,享受齊人之福的橋段並不稀奇,但五美同娶就似乎太誇張了。

      Delete
    8. 在百度看到的:http://baike.baidu.com/view/420647.htm
      不過大學讀過清代的才子佳人小說,這類N美同娶的結局已經是司空見慣了......

      Delete
    9. 原來如此,謝謝介紹。N美同娶的故事至今沒看過,儘管有了時代作擋箭牌,身為女性看到的話,還是心裡不爽。

      Delete
    10. 作為一個男性,看這些小說也實在很令人受不了,幾乎每個故事都一樣.......不是選了科真的不知道原來也有這樣的「文學作品」......
      不過讀這類小說也不是讀故事,而更着重於背後的男性意識形態這樣(相信不用多說都想得到)。而且這類小說的形式原來對《紅樓夢》也有些影響呢。

      Delete
    11. 我雖然不是中文系學生,但以我有限的閱讀經驗,總覺得明、清文學真有開到荼薇之感。《紅樓夢》、《金瓶梅》、話本小說和諸般傳奇當然是上乘的,但乾、嘉以後就無以為繼了。從歷史角度看,這些作品的水準和境界,其實也反映當時的人心與社會面貌。

      Delete
    12. 我也有這樣的感覺,不過有一科是專讀明清的文學,我還沒有機會讀就畢業了,不清楚到底會不會有些滄海遺珠呢。
      所以才子佳人小說很主要也是讀心態而不是文學,真的覺得有些作品真的已算不上文學了......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