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4 September 2014

豫劇《清風亭上》

今年在「中國戲曲節」看的最後一場節目,是河南豫劇院二團的《清風亭上》。據場刊介紹,這是豫劇傳統劇目,原名《清風亭》。初看劇名,便想起二十多年前臺灣《包青天》劇集其中一個單元〈報恩亭〉。細看下去,情節果然大同小異,或可再次印證古典小說和戲曲,確是影視作品取之不竭的題材寶庫。能否善用這些豐厚而獨特的文化資產,推陳出新,就看編導的見識與功力了。

《清風亭上》故事簡單,人物形象鮮明,旨在宣揚孝親恤孤、知恩圖報等傳統道德觀念,頗具鄉土風味。話說賣豆腐的張元秀夫婦年老無子,某日於清風亭拾得一個男嬰,抱回去撫養成人,取名張繼保。十三年後,張繼保懷疑自己不是張氏夫婦所出,離家出走。張元秀追至清風亭,巧遇張繼保的親母──薛尚書的侍妾周氏。問明原委後,張元秀忍痛還子。事隔數年,張繼保高中回鄉,狠心不認張氏夫婦,兩老悲憤交加,相繼身亡。

儘管場刊沒有比較新、舊兩版的異同,但我估計其中〈蛻化〉一場是新編的,因為把人物心理變化刻劃入微、避免臉譜化的寫法,在一般傳統劇目較為少見。這一折敷演張繼保回到薛府後,如何在嫡母調教之下,逐漸變成一個見利忘義之徒。但過程中張繼保並非沒有掙扎與猶豫,而是他自小窮得慌了,又飽受同學嘲笑,很想擺脫被人瞧不起的處境;加上生母在嫡母的淫威之下無力保護他,聽從嫡母、保全富貴,就成為他唯一的生存之道。如果沒有這一場,結局時張繼保那些舉棋不定、左右為難的表演就顯得單薄了。扮演張繼保的王獻光,演來十分稱職,尤其是結局時張氏夫婦在前面長篇大論的演唱,他在後面細察兩人的感情變化,並以各種表情和身段如耍袖、搓手、摸帽翅等來做適切的反應,使表演更豐富可觀,但又未至於喧賓奪主,分寸拿捏準確,最是難得。須知結局是全劇的重頭戲,張氏夫婦的抒情唱段也相當長,王獻光站在舞臺後方無曲可唱、無白可唸,卻沒一刻閒下來,也難為他了。

可惜劇本水準參差,未臻上乘。前半部〈撿子〉、〈育子〉、〈還子〉和〈尋子〉諸折,只著重交代故事,對張氏夫婦撿子的原因與心態、還子的艱難抉擇、尋子的激情等描寫不足,難言感人。後半部比前半部戲味濃厚,表演也可觀得多,但全劇仍有不少前後矛盾、犯駁不通等毛病。例如張繼保向老父查問自己的身世時,提到同學都知道他是撿回來的野孩子,還有血書作證。為甚麼襁褓中的血書竟會鬧得眾人皆知?當日張元秀曾拿著血書笑說:「它認識我,我不認識它」,顯然他是不識字的。那麼他又如何得知血書的內容?依我猜,可能他曾向人請教,因此張繼保並非他親生的新聞就傳開了。可是這麼一來,又出現了第二個破綻:為甚麼張繼保長到十三歲才被同學嘲笑?另外,張元秀還子之後,老伴急怒攻心,瞎了眼睛。兩老從此乞討度日,到處尋子。但他們不是早知道張繼保親父是朝廷顯宦嗎?否則張元秀怎會為了兒子前途著想而忍痛還子?照理對方的下落不難打聽,因何至此?至於淪落街頭的緣由,一時也難以猜想了。隱約覺得其間可能刪削了不少戲文,以致情節無法連貫,脫漏甚多。但這純粹是我的臆測,實情如何,尚待考證。

據場刊介紹,豫劇又稱「河南梆子」,糅合了案腔、山西蒲州梆子和河南民間戲曲,約於清代嘉慶、道光年間形成,距今二百餘年。至於「案腔」是甚麼,場刊沒解釋,網上也沒甚麼資料,只找到一篇關於陝西秦腔起源的文章,其中提到《缽中蓮》傳奇抄本第十四齣有「西秦腔二犯」的唱調,據說是「案腔」現存最早的記載云云。但文章卻沒有解釋「案腔」跟秦腔有甚麼關係,只好暫時按下不表。

豫劇按地域分為祥符調(開封)、豫東調(商丘)、豫西調(洛陽)及沙河調(漯河)四個流派。其中祥符、豫東、沙河三派,又統稱為「豫東調」,多用假嗓演唱,聲高而音細,風格高亢明快。豫西調則多用真聲,哭腔較多,調子悲壯沉厚。細聽《清風亭上》的唱腔,可能豫東、豫西兩調俱全,但不知是否根據人物和劇情而特別設計。主角張元秀激越高昂、略帶哭聲的唱法,似乎較接近豫西調。張繼保以假嗓演唱,格調稍為平緩迂迴,則可能近於豫東調。從《清風亭上》所見,豫劇比較注重唱腔,唱段不少,幾位主要演員嗓子也極佳,唱功深厚,尤其是扮演張元秀的老生李樹建,那些激昂澎湃的哭腔,真有呼天搶地、撕心裂肺的震撼力。做工則略嫌簡單,身段不太繁複,連水袖也耍得比較隨意。也許這跟豫劇源於農村,地方空曠,舞臺陳設也簡陋,須以嘹亮清遠的唱腔吸引觀眾有關。然而在擴音設備先進的現代劇院以同等音量演出,難免令觀眾耳朵受罪。尋常的身段和動作,對全神貫注於舞臺的觀眾來說,吸引力也相應減低。大概鄉郊與城市的環境,對戲曲的形態、表演方式等均有深遠影響。彼此如何折衷調和,甚至因地制宜,使劇種能夠迎合兩種演出環境而不失本色,也是從藝者應該深思的。

3 comments:

  1. 我也有想過你所說的問題。最不合理的真是血書那裏了,不過你的推論還是挺合理的,不然解釋不到為甚麼張元秀會知道血書寫甚麼、鄰人又怎會知道了。只是怎麼偏要到十三歲我也是不能理解了。我自己覺得若果把欺凌的重點放在「你的父母只是賣豆腐的窮老頭子老婆子」上的話,還更貼合他後來對卑微出身的心理掙扎,比沒來由的知道他身世來得合理一點。

    至於〈尋子〉一場,我覺得說她暴盲也有點誇張,而且對比上一場〈還子〉,老旦的發揮也不及上一場的老生,不能把氣氛再推高一步。至於你所說的問題,我有另一種理解。我覺得雖云尋子,但也只是一時接受不了的衝動,激動過後,其實兩夫妻也應知道還子後隨時不能再見,只能候他接見,所以我覺得其實他們未必真的有不斷的「尋」,而乞討的原因,就只因為他們實在太窮了吧?再老一點,可能連弄豆腐賣的能力都沒有了,也不代表他們是要流落街頭?我忘了劇中有沒有明確交代他們是忽然無家可歸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也許因為小時候看過不少偵探小說,邏輯推理、抓破綻還是挺拿手的,呵呵。
      你也說得對,如果說張繼保自小被同學嫌他出身寒微、家裡太窮,甚至配不上到學堂唸書,這種壓抑感倒是可以累積的。
      至於〈尋子〉那一段,我真箇懷疑是否有些戲文給刪掉,所以造成情節銜接不上。如果由我來編,我會加一段兩老尋到薛府,被管家驅趕的戲,管家甚至命人一把火燒掉他倆的房子和豆腐攤子,使他們不得不流落街頭。這樣既描寫薛府的奸惡狠毒,亦能圓滿解釋兩老乞討的原因。

      Delete
    2. 你這個安排也很合理,大娘沒理由知道來龍去脈也不去做點事斬草除根的,雖然我個人比較喜歡兩老自〈尋子〉的一刻激動後就不相往還多點,哈哈。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