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 November 2014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三帥困崤山》

在劇場裡看戲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情。臺上與臺下那份無形但直接的心靈交流,沒有親臨其境是難以領略的。演出若有閃失,自會頓足輕嘆;演到精采絕倫處,又忍不住拍掌叫好。就算表演乏善足陳,臺前幕後是否用心盡力,不必多費唇舌,觀眾也很容易直接感受得到,亦騙不了人。這份心靈交流和觸動,既是朱文相先生說營造「觀演相長」鑒賞環境的必備條件,也體現了戲劇洗滌心靈、淨化靈魂的作用。

在本年度新秀匯演第三演期的最後一天,看了《三帥困崤山》,非常精采,非常感動。喜見人人認真、專注、投入,不論角色大小,全都悉力以赴,連傳令官、隨從、宮女、馬僮等人的表情、動作和唸白也少見的講究,戲服顏色也配襯得宜,真箇是滿臺生輝,令人看得十分愜意。

《三帥困崤山》取材自春秋時代魯僖公三十三年(公元前627)一場秦、晉兩國相當有名的戰役,稱為「殽之戰」(「殽」通「崤」,即劇名提到的「崤山」)。秦、晉本是盟友,世代聯姻,故有成語「秦晉之好」代指婚事。崤之戰卻是兩國正式決裂之始。《春秋左氏傳》記載詳明,其中戲文沒演到的「前傳」〈燭之武退秦師〉,更是當年的會考課文,但不知現在還有多少人知道呢?

此劇類似上年度的《長阪坡》、前年的《霸王別姬》,同是取材自歷史故事的群戲,角色眾多,戲份平均,唱做並重,文武兼備,人人都有發揮機會,令觀眾目不暇給。然而《三帥困崤山》情節較集中,剪裁史事頗見功力,人物主次分明,更覺流暢可觀。話說秦穆公有意稱霸中原,遂派三名青年將軍孟明視、西乞朮、白乙丙【註一】為主帥乘虛伐鄭。大夫蹇叔苦諫不果,預言秦軍必敗於崤山。鄭國平民弦高得悉秦軍來襲,送上黃牛十二犒軍,以示「先禮後兵」,使三帥誤以為鄭軍以逸待勞,不敢強攻,於是改伐滑國。弦高隨即奉命出使晉國求援。晉襄公不理秦穆公之女、晉文公遺孀文嬴【註二】勸阻,聽從老將先軫建議,起兵抗秦。晉境內之崤山乃秦軍班師必經之路,先軫伏兵山上,一舉奇襲成功,生擒三帥。文嬴聞知三帥勢將處決,施計騙得襄公釋放三帥。先軫聞訊,怒責襄公,連夜追趕,但被文嬴以鑾輿擋道,無奈目送蹇叔親駕小舟接應三帥渡河歸秦。

佔戲最重的,自然是三位秦國主帥,蹇叔和先軫次之,弦高、晉襄公、文嬴又次之,還有秦穆公、晉國諸將陽處父、萊駒、胥嬰、梁泓等。吳立熙、鄺梓煒和文華分飾秦國三帥,扮相英武,身手敏捷,合作也具默契,相當稱職。雖有少許槍尖纏住大靠穗子、武打動作快慢不勻等微瑕,始終不減可觀。吳立熙嗓子渾厚,氣量充沛,完成一連串武打場面後,演唱同樣氣定神閒,甚是了得。但不知是咪高峰沒戴好或其他原因,前半部聲線較弱,或須注意。第一次看鄺梓煒擔綱,他似乎十分緊張,信心不足,表現較拘謹,演唱也須再下苦功。文華是三帥之中唯一的女將,唱、做絲毫不遜兩位年輕力壯的男生,為女演員狠狠爭了一口氣。

梁煒康飾蹇叔、譚穎倫飾先軫、司徒翠英飾弦高、陳澤蕾飾晉襄公、瓊花女飾文嬴,同樣稱職。蹇叔秉忠奉公、犯顏直諫,晉襄公少不更事、侍親至孝,文嬴老謀深算、笑裡藏刀,俱予人深刻印象,但以先軫和弦高的表現較搶眼。

先軫是晉國兩朝元老,年輕時曾隨晉文公去國流亡十九年,因此難免自恃身分,出言頂撞子姪輩的晉襄公,甚至得悉三帥已被釋放,盛怒下在晉襄公面前吐口水──《左傳》魯僖公三十三年夏明文記載:「先軫怒……不顧而唾」。譚穎倫在〈先軫陳言〉和〈文嬴釋帥〉兩場,以高亢的聲線、急速的說話節奏表現先軫的梗直忠憤,甚具火氣。若要再上層樓,則須考慮如何展現兩場情緒的差異,做到層次分明。竊以為先軫主張起兵抗秦,是出於晉國作為春秋霸主壓抑兼併的道德責任,是義不容辭的;他因文嬴私放戰俘而勃然大怒,連君臣禮儀也不顧,正是因為縱虎歸山,可能危及晉國安全,乃出於保衛晉國的赤膽忠肝。兩種情緒都是慷慨激昂,但本質仍有區別,務須仔細體會。

弦高本是與世無爭的庶民,在山野放牧為生,但其實胸懷天下,對時局瞭如指掌。否則聞說秦軍壓境之時,怎能臨危不亂,施計以牛犒軍滿足其貪欲,並鼓如簧之舌嚇退三帥?他連百姓逃難時的塵埃,與軍馬奔馳的揚塵也能分辨,可見絕非泛泛之輩。司徒翠英充分運用其眼神、身段和聲線來表現弦高的心情起伏,細膩燙貼,例如訴說秦人性貪的三個「貪」字,語氣、感情俱有分別,令人驚喜。

總括而言,《三帥困崤山》是難得的好戲,特別適合像新秀匯演這類可以不計行當、擇優選才的場合上演。每個人物均有獨特的性格和面貌,故事亦有深厚的歷史背景,也適合訓練新晉演員揣摩人物、瞭解劇情的能力。老實說,若要演好這些歷史故事,還須多讀書、多思考才行。然而在搵食至上、歷史和文學俱不受重視的香港,正如前輩所言,讀書本身已成為一種負擔,而非修身之法,如此要求未免強人所難,我這老冬烘還是就此閉嘴好了。


【註一】翻檢《左傳》魯僖公三十二年冬條,以「孟明」、「西乞」、「白乙」稱三帥,不記其名。楊伯峻注云:「下年傳作『百里孟明視』,則百里是其姓氏,字孟明,名視也。【《史記》】〈秦本紀〉……以孟明視為百里奚子,或然;以西乞、白乙為蹇叔子,恐誤。《廣韻》『西』字注云:『西乞,複姓,《左傳》秦帥西乞術。』『白』字注云:『白,姓,秦帥有白乙丙。』孔疏云:『術、丙必是名,西乞、白乙,或字,或氏,不可明也。』」由此可知,孟明視不姓孟,而姓百里,是百里奚的兒子。西乞朮姓西乞,名朮,但「朮」應是「術」。白乙丙姓白還是白乙,則無可考。小說戲劇家言,自不必深究,唯考之史籍,以助談興而已。

【註二】文嬴乃秦穆公之女(是弄玉的姊姊嗎?一笑)、晉文公嫡妻、晉襄公嫡母,然文嬴並非姓名。「文」指晉文公,乃君主或大臣死後評定其功過之諡號,古代帝王公侯嫡妻亦用之;「嬴」是秦之國姓,底部中間從「女」不從「貝」(所以場刊有幾處寫錯了)。若譯為現代漢語,可稱「晉文公夫人嬴氏」。

附錄:《三帥困崤山》演出劇照

4 comments:

  1. 這劇本實在寫得精彩緊湊,在台下一邊看一邊就心裏激動,粵劇就應該有這種劇本!而且演員們的配搭的確好,可惜我看的第一晚,演員還有少許狀態問題,但瑕不掩瑜。

    但還是零零落落的聽到有人說看不明白。不過坦白說,我也沒有聽得明所有道白唱詞,不知主辦單位下次能否在演這類戲加上字幕,不然那兩部的投影機實在有點浪費。當然即使有字幕也未必能令觀眾完全明白,但起碼有點初步掌握。

    我看到秦穆公時,也在想文嬴與弄玉是不是有甚麼關係呢,呵呵。

    ReplyDelete
    Replies
    1. 對,何建青這個劇本的確寫得很紮實,角色表演機會多,戲味也濃郁,看得人血脈賁張。我看第二晚,也有少許失誤,但沒有嚴重影響觀感。
      我認為「聽不明白」可能有兩重意思。第一,是沒聽清楚曲詞,這可能牽涉到演員唱功的問題,跟字幕沒關係。第二,是曲詞聽清楚了,卻沒看懂戲文演些甚麼,這就關乎觀眾本身的理解能力了。字幕和場刊當然也有幫助,但《三帥困崤山》不唱官話,倒不妨作為考驗演員咬字的方法。然而到了唱古腔的時候,不設字幕卻有欺負觀眾之嫌了。

      Delete
    2. 我碰巧聽到的是「睇咁耐都唔知佢做緊乜」,哈哈。
      不過我是聽不清楚曲詞,可能我聆聽也有點問題也不定,呵呵。
      看戲碰上官話我也會盡量學着聽,可惜的是很少演出有字幕呢。

      Delete
    3. 這個故事不難懂,場刊也寫得相當清楚,看來是那位觀眾太懶了,哈哈。
      聽不清楚曲詞是常有的事,不必介意。有時是演員咬字不清,有時是音樂聲太大,也可能是觀眾聽力問題,原因很多,很難說。
      官話演出沒有字幕的話,實在很難懂,因為發音跟現代國語和粵語相差太遠,而且人人發音不太一樣,真的聽到我頭暈,呵呵……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