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1 December 2014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丹鳳飛臨野鶴家》

孟子說:「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可是在現實生活中,要做一個傲骨錚錚、絲毫不為財富和權勢動搖意志的大丈夫,的確不容易。沒料到《丹鳳飛臨野鶴家》的男主角上官雲鶴,竟是這麼一個剛直耿介的君子,在通俗諧趣、娛樂至上的「七字戲」中,可謂難得一見。

倘若落拓窮途,饑寒交迫,欠債未還,難得有人無條件送來一錠金,以解燃眉之急,你會接受還是拒絕?偏偏上官雲鶴認定了丹鳳公主妄作威福,嚴詞拒絕,頭也不回的走了。後來他高中狀元,皇帝即席命題,有意從三甲進士之中欽點駙馬。上官雲鶴卻心繫愛侶瓊花(其實是丹鳳公主與宮娥、侍衛失散後假冒的),寧交白卷棄權。最後他被皇帝強行賜封駙馬,在新房卻膽敢對「素未謀面」的公主不理不睬,聲言即使放棄功名,也不肯負盟另娶──其實他跟瓊花只是訂了情,尚未婚配。也許有人覺得上官雲鶴迂腐已極、酸不可耐,但他只是恪守自己堅信的道德原則,除了連累書僮陪他挨餓抵冷之外,也沒影響到其他人,有何不可?如果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以卵擊石、螳臂擋車是值得褒揚的「壯舉」,又何必嘲笑上官雲鶴這一點微末的堅持呢?當日他和化名瓊花的公主結義金蘭後,公主提出變賣釵鈿助他還債,以答謝他收留自己,他又何嘗拒絕了?可見他不是食古不化的酸秀才,也不是蔑視女性的大男人,只是自尊心重,受不了人家瞧不起他而已。

文華飾演上官雲鶴,扮相較以前改善不少,無論是戴方巾的窮秀才、穿官衣的狀元郎或披蟒戴盔的駙馬爺,皆俊朗有神采。關目和表情也相當豐富,但在前半部未發跡之時,神情、舉止仍嫌太自信,不夠落拓。她表現人物脾氣倔強、正直老實等性格特點,沒錯是很傳神了,但除夕夜天寒地凍,為怕債主臨門,連回家也不敢,晚飯又沒處張羅的窮苦寒傖,則未算燙貼。其中的分寸,仍須再三斟酌。

由小生行當扮演的張文風,是一個相當有趣的人物,可謂古代「高富帥」的代表。若論角色功能,他與丑角扮演的董成,是負責插科打諢的一雙活寶。若論人物塑造,其性格、身世、言行等,又處處與上官雲鶴構成強烈對比。例如張文風油嘴滑舌、愛出風頭;上官雲鶴卻沉默寡言、莊敬自持。張文風是尚書之子,家財萬貫;上官雲鶴雖同是宦門子弟,卻已家道中落,而且赴考途中染病,欠下一身債。張文風本來鍾情於表妹方玲玉,遇上更美貌的公主卻見異思遷,甚至不惜收買董誠設下迷魂局,企圖一親香澤。上官雲鶴素知方玲玉暗戀自己,卻始終不假辭色。後來邂逅瓊花,也沒怎麼注意她的容貌;只因兩人搶奪一張禦寒的破蓆,無意間捲在一起,他才瞧清楚瓊花的樣子,開始有一點心動。然而後來兩人同住,也一直以禮相待。

文軒以她一貫活潑生動、大開大闔的方法演繹張文風,形神兼備,入木三分,也逗得觀眾嘻哈不絕。其中與董誠的幾段對手戲最滑稽,臨場應變也反應迅捷,幾乎沒有破綻;若說那是兩人故意搞笑的點子,觀眾也未必質疑。但嫌某些「爆肚」的段落拖得稍長,例如第三場張文風試圖收買董誠那一節,既沖淡了氣氛,也使戲文顯得不夠緊湊。另外,張文風在前半部盡是嘻皮笑臉,一副不學無術的紈褲子弟模樣,誰知他在後半部竟是三甲進士之一,不是榜眼就是探花,頗出人意料之外。為免人物前後差距太大,張文風在前半部的搞笑部分可能要略為收斂,方合身分。

董誠是上官雲鶴的書僮,雖然有點勢利、頑皮,總算忠厚老實,沒丟主人的臉面。譚穎倫沒吊眉扮演董誠,甚是稱職,掌握插科打諢的分寸也有進步。例如第一場上官雲鶴在臺前自報家門,董誠在臺後守著字畫攤子,閒極無聊作幾下拍蒼蠅的動作,既可搞笑,又符合慘淡經營的處境,猶幸未算喧賓奪主。至於動作的幅度和次數,則仍可斟酌。

談女角之前,先容我打個岔:那些字畫道具都是文具店常見的電腦印刷雋語條幅,而且內容太現代,好像有甚麼「人生目標」等字眼,未免太不合適了。這是古代書生街頭賣字會寫的內容嗎?故事既然發生於除夕,為甚麼不寫幾張揮春,或任何戲文也用得著的對聯、詩詞之類呢?道具完全脫離了時代背景,就像當日《秋雨菱花姊妹情》那柄塑膠掃帚一樣,怎麼看怎麼刺眼;戲文再好,觀眾也無法投入了。也許有人會說:「除了你這吹毛求疵的傢伙,誰會注意呀?」恕我直言,沒人注意、沒人投訴,不等於做法就是合理或正確。至於箇中的原因,到底是掛一漏萬,抑或濫竽充數,自是無從稽考,只盼工作人員多加注意,不要掉以輕心。

相較之下,戲文對幾位女角著墨較少,性格不及幾位男角鮮明;其中方玲珠的形象又比丹鳳公主更立體些。方玲珠和妹妹方玲玉都是張文風的表妹,估計也是生於官宦之家,亮相時卻是一身短衣的俠女打扮,頗具新鮮感。難得的是,方玲珠儘管鍾情於上官雲鶴,但沒有預期中的刁蠻潑辣,舉止爽朗,亦頗具大家閨秀的風範,只是喜歡跟表兄抬槓,俏皮、活潑之餘也不失體統。方氏姊妹也確實武藝非凡,尤其是方玲珠,後來因為平定亂賊有功,蒙皇帝收為義女,所以結局才可上演二女爭夫的場面。但這最後一段戲欠缺《紫釵記》〈據理爭夫〉的戲劇張力,又緊接上官雲鶴和丹鳳公主從試探到相認的高潮,加上開始時那宮娥勸說公主試探駙馬的口古實在太冗贅,最後只能草草收場了。唐宛瑩梁慧珠分飾方玲珠、方玲玉姊妹,表現恰如其分。可惜礙於戲文,發揮機會有限。

儘管丹鳳公主是女主角,也勇於爭取自己的幸福(無論是上官雲鶴收留她或皇帝欽點駙馬,都是她主動提出的),但總有點花瓶的意味,始終不及幾位男角搶眼。靈音飾演丹鳳公主,扮相、唱功和表演俱不俗,但可能由於劇本失色之故,感覺稍嫌平淡,只有與上官雲鶴爭奪破蓆那一段較可觀。話說兩人輪流爭用破蓆裹著身子取暖,你捲來我捲去,結果把兩人捲在一起,四目交投的一瞬間,竟燃著了愛的火苗。那「搶蓆」的場面固然惹笑,最後一段也不失浪漫溫馨,構思甚是巧妙。若要吹毛求疵,只嫌兩人的動作不夠細緻,失諸浮躁,稍欠戲曲身段應有的美感。我明白這類劇目但求博人一粲,藝術成分本來就不高,發揮餘地亦有限,能設計這段「搶蓆」的表演,已屬不易。但能否運用適當的表演技巧,彌補劇本的不足,使平庸的戲文更顯精采,始終是專業演員應盡的責任。哪怕只有一小段,總勝於囫圇吞棗,照本宣科。

總的來說,《丹鳳飛臨野鶴家》的故事頗為流暢,破綻亦少。深刻動人的題旨是談不上了,但作為一齣通俗小品,情節和人物尚算完整,亦具妙趣,值得一看。

附錄:《丹鳳飛臨野鶴家》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