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3 January 2015

遲來的公道--看罷《金玉緣》(上)

貪新厭舊,原是人情之常。聲色之娛,尤重新奇,以廣招徠。故而李漁《閒情偶寄》開卷有云:「古人呼劇本為『傳奇』者,因其事甚奇特,未經人見而傳之,是以得名,可見非奇不傳。『新』即『奇』之別名也。若此等情節業已見之戲場,則千人共見,萬人共見,絕無奇矣,焉用傳之?是以填詞之家,務解『傳奇』二字。」

不過,編劇推陳出新的手法甚多,也不一定像李漁提出「但有耳所未聞之姓名,從無目不經見之事實」那麼苛刻。有時候珠玉在前,或者徇眾要求,想另闢蹊徑也未必容易。若能在固有的窠臼中翻出一點新意,或為觀眾帶來嶄新的體會,已經相當難得了。

就是因為深知徐進編劇、徐玉蘭與王文娟主演的越劇版《紅樓夢》魅力非凡,享譽數十年不衰,各地多個戲曲劇種的改編本--包括膾炙人口的香港粵劇本--也難以擺脫其剪裁情節的定例,所以對早前首演的新編粵劇《金玉緣》不抱太大期望。沒料到初次觀看,心頭竟別有一番前所未嚐的滋味,頗感驚喜。

歷來《紅樓夢》的戲文多刻劃賈寶玉與林黛玉「木石前盟終成幻」的悲劇,卻一直冷待──甚至忽略──與林黛玉並列「金陵十二釵」之首的薛寶釵。她若不是芳蹤杳然,就是淪為可有可無、面目模糊的配角。《金玉緣》最難得,也最教我輩《紅樓夢》忠實擁躉額手稱慶的新構思,就是塑造了薛寶釵賢慧端方的形象,提升了她的地位,再還她一個遲來的公道。

編劇文華首先安排薛寶釵在榮國府花團錦簇的亮相,更化用她才壓群芳的「詠絮詞」作出場曲。接著寶玉因與戲子來往而被父親笞打後,寶釵和黛玉分別前往探問,從她倆與寶玉的對答中,刻劃兩人個性上的差異。多年後,寶釵已遷出大觀園,某天回來探望黛玉,以姐姐的身分慰解她,相當感人。這段戲文應是出自原著第四十二回而略有改動,除強調兩人性情南轅北轍外,亦確立了薛寶釵雍容大方、賢慧穩重的形象。然後筆鋒一轉,移花接木的秘密被揭穿,這邊廂黛玉晴天霹靂,含恨而終;那邊廂寶釵不忍橫刀奪愛,卻也無力反抗,只好萬般委屈的蓋上紅頭巾,做其調包新娘。最後寶玉哭靈時,寶釵也在場,既貫徹了她與黛玉真摯的情誼,也讓她盡情控訴命運的無情播弄。

平心而論,寶釵戲份的篇幅仍不及黛玉,但物以罕為貴,震撼力則不遑多讓。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結局〈哭靈夢醒〉前半部。只見寶釵一身素服,跟隨寶玉趕往哭祭黛玉,然後拿著寶玉拋下的通靈之寶呼天搶地,最後在黯淡的燈光裡冉冉消失,心裡的震撼著實不小;比諸少年時初看樂蒂扮演的祝英臺從花轎裡鑽出來,脫去吉服,露出一身縞素,跪在梁山伯墳前聲淚俱下,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

看罷戲文,仔細想來,深深感受到寶釵的悲劇,不只在於無辜被寶玉拋棄──這只是人所共見的最表層──也不在於她被榮國府擺布,成為調包新娘;或者神女有心、襄王無夢,而是教養她、塑造她、使她自幼心悅誠服的俗世規範,最後竟然出賣了她。

寶釵並非沒有寶玉和黛玉那份純真與率性,而是她深知做人處世,總得顧慮周全,不能過分特立獨行。經過多年教化,她甘心接受俗世的約束,壓抑了自己的真性情(如戒掉了小時候愛看的詞曲、小說等雜書),做個循規蹈矩、符合眾人期望的大家閨秀。說穿了,不為別的,可能只是希望日子過得輕鬆一點,少惹麻煩──因為她同胞哥哥薛蟠接二連三惹下的禍事,已經夠讓人頭疼的了。然而她的順從、溫婉,甚至無從選擇的家世,結果卻害苦了她。

也許有人會認為,既然寶釵選擇順從,沒有反抗,受罪了也是活該。恕我不敢苟同。俗語說:「看人挑擔不吃力,自己挑擔挑斷脊」,塘邊鶴口沫橫飛自然不用負責,但做人總得公道一點。要是設身處地從寶釵的立場想想看,這幾句話就未必如此輕描淡寫。薛氏雖是《紅樓夢》四大家族之一,號稱「珍珠如土金如鐵」,以財力雄厚、富可敵國而聞名,但寶釵自幼喪父,兄長又個不務正業、貪淫逞威的紈褲子弟;母親雖是四大家族之一王氏的閨女,但生性懦弱,也沒甚麼主見。可想而知,持家的重擔就落在寶釵身上。這跟粵語長片裡那些為了造就弟妹成才、自小輟學養家的大姐姐有甚麼分別?既然有負累,就難以輕言瀟灑,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有時候也不是你放下放不下的問題,而是現實迫人,容不得你放下。

更何況,如果說寶釵溫馴聽話而遭人遺棄是自作自受,那黛玉孤標傲世,同樣含恨而終,又算甚麼?

所以說,《金玉緣》能還原寶釵惹人同情的鮮明形象,為她說幾句公道話,儘管姍姍來遲,仍是教人欣慰的。

11 comments:

  1. 我小時候還以為寶釵是奸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不是的,可能只是以前的戲文把她寫成那樣,其實對她不太公道呢。

      Delete
    2. 而且後四十回也着實引導讀者覺得掉包計的策劃及支持者都是奸的吧.........

      Delete
    3. 呵呵,基本上我沒把後四十回續書算在曹公名下嘛。

      Delete
    4. 後來當然知道不是啦。

      Delete
    5. 這個當然,但續書遺禍之深到現時還是不能消失呢.........真的很可惜.......

      Delete
  2. 實在太難得地看到戲曲舞臺上有真正屬於寶釵的表現時間......那些典型三角戀情節真的看得人很不是味兒.......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一般《紅樓夢》戲文連三角戀也沒提,薛寶釵就只有「掉包新娘」一個身分。這齣勉強算是三角戀罷?但寶玉很清楚,從頭到尾他心裡只有一個人。

      Delete
    2. 我記得不知那個粵劇版寶釵亮相時有提過暗戀甚麼的——但會暗戀寶玉的就不是寶釵吧............

      Delete
    3. 你說的那個版本,我應該沒看過;《金玉緣》的寶釵則在探傷時有透露過少許。不過她對寶玉的感情不同黛玉,總是有點姐姐憐惜、愛護弟弟的感覺。最記得原著吃螃蟹那一節,她平時一問搖頭三不知,但當寶玉向嬤嬤撒嬌討冷酒吃,她卻出手阻止了。

      Delete
    4. 我也覺得她對他應該是你說的這種感情,現實點的分析,寶黛的感情其實已是闔府皆知,以寶釵的性格實在不會讓自己插手其中呢,呵呵。
      類似的情節還有元妃省親時她提寶玉作詩的小節呢。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