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3 March 2015

一臺大戲(上)

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正在動工,三年來於海傍搭起的「西九大戲棚」無以為繼,今年遂移師高山劇場新翼,舉辦為期十天、由羅家英統籌及指導的「粵劇新星展」,上演兩部足本全劇《佘太君掛帥》《辭郎洲》及多齣折子戲,由去年參加「粵劇新星展演」的十二位決賽入圍者輪流主演。

看了兩晚不同陣容的《佘太君掛帥》、一晚《辭郎洲》,出乎意料的愜意,簡直有點情緒激動,同時又百感交集。

那麼高興,最主要是看到臺前幕後同心協力,呈獻一場場氣勢磅礴、陣容鼎盛、行當整齊、表演嚴謹的「大戲」。廣東人慣稱粵劇為「大戲」,但平日常見的演出規模參差,實在難以稱「大」;然而這次「粵劇新星展」,無論演出陣容、劇本、表演技巧和製作水平等領域,以及整體演出所流露的風度與氣魄,才是名副其實的「大戲」。眾位新星與臺前幕後所有工作人員眾志成城、悉力以赴,固然應記一功,然而我認為最應該感謝的,還是羅先生。相信沒有他的不辭艱苦、熱心投入,就成就不了這一臺大戲。從節目介紹所見,從挑選劇目與演員陣容,造型及宣傳,以至培訓與排練,羅先生也親力親為,著實教人感動。細看其中一些配角甚至跑龍套的,平日都是獨當一面的正主兒或資深演員,想是因為羅先生號召而參加演出。即使他們戲份不多,表演同樣一絲不苟,直至完場時仍未卸妝,而是穿著整齊戲服謝幕,甚至維持劇中人的身分表演一小段默劇作餘韻,然後才正式向觀眾鞠躬道謝,這份熱誠與投入也教人肅然起敬。

可惜我看的三場俱不滿座(但不知是有票沒賣去,抑或有人買了票卻臨時缺席),無論是地點、劇目或其他原因,總覺得很可惜。如果連咱們這些土生土長的觀眾也不支持香港的傳統文化與藝術,誰來代勞呢?還奢談甚麼本土意識與文化呢?難道咱們得指望粵劇界也出現一位像劉克襄老師那樣,比咱們更瞭解、更愛惜、更著緊本地文化與發展的外地人?就算真的有這麼一個人,力量畢竟有限。與其乾坐著慚愧、嗟嘆,為甚麼不想辦法出一點力?其實做個好觀眾,就是最實際的支持。

談論戲文之前,不得不讚高山劇場新翼的設計,的確做到現代戲曲劇場的一流專業水準,更添觀劇樂趣。這是一座中型劇院,可容納六百名觀眾左右。場內座位舒適,高低距離適中,即使來了個六呎高的大塊頭,也不必擔心他會擋住後排觀眾的視線。兩排座位之間的通道也夠寬敞,觀眾固然出入自如,不必全排起立迎賓似的;就算翹起二郎腿看戲,也是綽綽有餘。此外,音響效果相當不錯,不知是設備簇新,抑或吸音木板選料上乘、功效顯著之故。須知《佘太君掛帥》和《辭郎洲》都是人多勢眾、武打連場的群戲,鑼鼓敲得震天價響,卻沒有往日吵得頭昏腦脹、耳鼓生疼的不適之感;倒像是把刺耳的雜音過濾掉,同時保留了慷慨激昂的氣氛,實在值得一讚。

雖然我至今仍堅信應以保護文物為優先考慮,港鐵沙中線不該倉卒通車,以免破壞珍貴文物;但舟車勞頓的往高山新翼看了三場大戲,心裡不禁閃過一絲前所未有的動搖:「如果沙中線可以早點通車就好了。」

6 comments:

  1. 高山交通真的令很多人卻步。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的,所以很多在高山的演出都錯過了。

      Delete
  2. Anonymous10:41 pm

    沙中線下面是聖山古蹟,証明香港是其來有自的,你就辛苦少少啦!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啊,真的沒辦法。那些文物太珍貴了,毀掉了就無法復原的。

      Delete
  3. Anonymous11:41 pm

    我都有支持,《辭郎洲》都有去睇,但只覺套戲好悶,悶得有點無言,可能是我不懂欣賞啦。另一晚的折子戲便不同了,折折精彩,男女文武生及花旦們簡直超班。

    高山劇場新翼很高雅舒適,設計非常好。高山劇場的交通的確是一個死穴,個死穴沒有了才可吸引更多戲迷前往看戲,沙中線可以早點通車是一個不錯的解死穴之方法。(喜歡你的詩詞的匿名)

    ReplyDelete
    Replies
    1. 《辭郎洲》本來故事不錯,但劇本營造不了引人入勝的情節與氣氛,戲味更談不上;加上唱段又長又多,的確考驗觀眾的耐性。相比之下,《佘太君掛帥》好看得多了。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