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4 April 2015

表演可觀未掩瑕--粵劇《章臺柳》觀後

備註:此文原應「香港八和會館」邀約撰寫,已刊載於2015年4月4日《成報》副刊C12版。

談戲論文之前,先請大家做一個心理測驗:若是生逢亂世,未婚妻被人擄去,自己無力救援,嘆恨不已。其後未婚妻逃回相見,你會怎樣?

喜極而泣,重修舊好?不顧一切,帶她遠走高飛?慨嘆有緣無分,覆水難收?抑或責難對方忘情負義?

人人性情迥異,反應不一,自是理所當然。上述答案之中,我也不敢妄言孰是孰非,但至今不太理解為何有人明知未婚妻被擄,絕非自願,竟會反指對方負心。罪魁禍首不是那強搶婦女的匪徒嗎?為甚麼要責備受害者呢?若說自己無力護花而愁病懨懨,重逢之際,怎麼又不見流露半點憐香惜玉之意?捫心自問,到底他喜歡的是自己,抑或為他歷盡生關死劫的未婚妻呢?

最近看罷粵劇《章台柳》,其男主角韓翃,就是如此這般令人莫名其妙。不知是否編劇為了營造戲劇效果而疏忽了情理,給這個本來相當浪漫曲折的故事,留下一個不算小的破綻,實在令人遺憾。

《章台柳》改編自唐代傳奇(古文短篇小說)《柳氏傳》,但內容小同大異,除幾個主要人物,女主角柳惜青(原著只稱「柳氏」)被俘、男主角無力相救的橋段,以及兩闋抒情詞外,幾乎是一個全新編寫的故事。可惜一些關鍵情節上的處理略見粗疏,減低了戲文的說服力。除上述韓翃指摘柳惜青負心的犯駁外,這邊廂說他身懷絕技,連吐蕃王子沙吒利、將軍花雲龍也不是他對手,那邊廂卻說他體弱多病,幾至奄奄一息,對比實在太懸殊,難以令人信服。依我推測,安排韓翃在柳惜青被擄後臥病,並以長篇唱段抒發他的相思之苦,可能是藉此刻劃他的一往深情。儘管前文已說他曾病困窮途,被迫變賣家傳寶箭,始終不太切合人物身分。不如說他在追趕柳惜青途中,被強徒冷箭或暗器所傷,既可銜接救援不及、病中重逢等情節,亦更易說服觀眾。

就表演而論,《章台柳》則相當可觀。全劇唱段甚多,音樂動聽,表演亦文武兼備,可供演員盡情發揮。其中最精采的片段,首推第四折「追車」的場面。除主要人物韓翃、柳惜青和沙吒利外,更動用了六名生角演員作儀仗,另有一名宮女為柳惜青推車。如此陣容,實屬罕見。在沙吒利帶領下,手持令旗的儀仗隊屢次變陣換形,各人動作、步伐尚算整齊,走圓場亦有條不紊,舞臺雖小,卻未見亂,視覺效果甚佳。此外,韓翃跟沙吒利、花雲龍打架時,採用了傳統南派武術的「手橋」等招式,戰爭場面則是揮舞大刀、長槍等北派功夫,令人目不暇給。

至於文戲方面,韓翃與柳惜青相識相知那一段,固然溫馨旖旎;若說最觸動人心的,卻是沙吒利以百姓安危為餌,脅迫柳惜青委身相從那一節。眼看無辜百姓跪滿一地,哀聲求饒,沙吒利卻充耳不聞,雙眼只盯著柳惜青,嘴角微帶冷笑,彷彿柳惜青徬徨窘迫的神情,是一件價值連城的藝術品,務必仔細欣賞。他身旁那一條條鮮蹦活跳的人命,卻完全不值一哂。雖說《章台柳》未必有甚麼政治諷喻的題旨,但這些無心插柳的神來之筆,往往為戲文錦上添花,給觀眾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與啟發。

附錄:《章台柳》演出劇照

2 comments:

  1. Anonymous10:12 pm

    喜極而泣,重修舊好?不顧一切,帶她遠走高飛?<-------當然啦,正常男人的反應啊 !

    慨嘆有緣無分,覆水難收?<--------她能夠逃回來,不就是有緣有份,破鏡重圓嗎 ? 還嘆乜o者

    抑或責難對方忘情負義?<--------腦筋有問題,去睇醫生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哈哈,答得妙!謝謝回應。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