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6 April 2015

《二泉映月》

也許因為沒甚麼期望,取材自華彥鈞(瞎子阿炳)生平、為了慶祝浙江小百花越劇團成立三十周年而新編的《二泉映月》,並沒有預期中的不好看;甚至可以說,有點出乎意料的精采。

一如新版《梁祝》,《二泉映月》已脫離傳統越劇的風格,更接近西方的音樂劇,只是音樂旋律和結構仍採用越劇的模式而已。畢竟新版《梁祝》是古裝劇,即使音樂和表演上再創新,扇子、水袖等表演道具的運用,仍是傳統戲曲的基本元素。但《二泉映月》以抗日戰爭前後為時代背景,男女老幼都穿長褂、旗袍或短衣、背心等,戲服沒有水袖,連唯一的「古裝」道士服也給改成了窄袖。表演上也沒有甚麼身段可言,印象最深就是茅威濤扮演的阿炳,情急時來了幾下跪步而已。

此劇表演以唱、唸為主,其中在茶館的兩幕戲,聽得出各色茶客有上海話、蘇州話(無錫話?)和一般越劇唸白的浙江(杭州或嵊州?)口音,真有點當年《七十二家房客》五湖四海共冶一爐的況味,頗有驚喜。演員的走位和動作,無不與精心設計的布景、擺設和燈光互相配合,每個場面都是一幅完整的圖畫,難以分割為局部或特寫,所以目前我所看到的官方演出劇照,均以捕捉整個舞臺調度和氣氛為主,演員的特寫鏡頭較少。事實上,這齣戲就是要讓觀眾感受一個時代、一種社會氣息、一場眾裡尋他、返本溯源的人生苦旅,而不是看角兒。

早前應邀撰寫的預告文章曾指出,《二泉映月》以「尋母」為主題,呼應著浙江小百花「三十而立」之際對越劇過去的省思,以及對未來的期盼。猶幸我沒有猜錯,而且劇本對主題的闡述凝鍊有力,明顯比《梁祝》得心應手。從阿炳尋母的經歷中,我看到的不只是越劇百多年來的跌宕興衰,更是清末民初以來中國社會所經歷的震動與顛簸,還有中國人對傳統文化的蔑視、逃避和覺醒。結局時阿炳雙目已瞎,卻蒙故人送來父親遺下的琴譜;滿懷感慨之餘,拖著猶豫的腳步,重臨數十年來不想回憶、未能忘記的故居,輕撫著塵封已久的皮鼓,喚起深藏暗角的童年記憶,終於明白這個他出生、長大的地方,才是自己生命的歸宿。其實素未謀面的母親從來沒有離他而去,倒是他這個自以為是、任性妄為的不肖兒子,拋棄了母親心魂所依的地方,跑到毫不相干的遠處緣木求魚去了。然而俗語有云:「浪子回頭金不換」,這個曾經迷失和放縱的兒子,總算迷途知返,我也忍不住吁了一口長氣,既是如釋重負,復感欣慰。

可惜這麼一場饒富象徵意義、發人深省的結局,卻被落幕前那拖沓、造作的最後一瞬連累了。在背景音樂的烘托下,阿炳走進月光裡拉琴,藉此呼應《二泉映月》的劇名,構思本來不錯,但時間拖得太長,喪失了餘音裊裊的韻味。最令人啼笑皆非者,莫過於開動大型風扇吹起阿炳的一頭長髮、一身長褂,加上茅團長裝酷賣帥的經典「chok樣」了。在我等不是茅迷的觀眾眼中,這一切頓成笑話--我馬上想起張學友邊跳邊唱的《頭髮亂了》,在此之前的感動與投入,瞬間煙消雲散。我固然明白這是為了滿足戲迷的無可奈何,但實在忍不住略感失望。倘若日後有機會重演,由衷的希望他們能略作調整,別叫以貌取人的戲迷太囂張。反過來說,面對這麼一個有能力、有勇氣、有遠見的劇團,做擁躉也得講究一點、認真一點,別貽笑方家才是。

在這麼一個氣魄恢弘的「尋根」故事裡,兒女之情不免顯得渺小而瑣碎,所以陳輝玲飾演的阿炳之妻董催弟,以戲份論,說是女主角真有點勉強。人物雖與主題也算相關,但她在戲文中的分量,也沒有預期中的吃重。不過,這位不太起眼的女主角,還有她跟阿炳這段朦朧曖昧的感情線,卻是全劇最教我感動的地方。

董催弟只佔三場戲,而且多屬陪襯性質,只有帶著阿炳離開妓院那場才是唯一的生、旦重頭戲。話說董催弟身世可憐,某日行乞到茶館,碰巧阿炳跟人打賭贏了一筆錢,送了她一把銀元,她自是感激不已。後來董催弟到妓院當粗活丫頭,阿炳二話不說為她贖身,更使她從此心裡放不下這位恩人。後來阿炳床頭金盡、雙目失明,被妓院趕了出來,董催弟主動拉著他的衣袖和琴柄,為他引路,陪他一起走向渾沌未知的將來。那一段兩人對唱的表演,聲情並茂、精采絕倫,雖然沒能記住曲詞內容,如今想起仍覺深有悸動。

平心而論,董催弟衣衫破爛、其貌不揚,阿炳正眼兒也沒瞧過她,兩人沒甚麼感情交流可言。只因阿炳兩次隨心而行的善舉,改變了董催弟的命運,使這個孤苦無依的女孩有了重生的希望,也願意付出所有來報答他,結果讓他在最失意潦倒的時候,找到安身立命的依靠。也許有觀眾會說,報恩不是愛情,但若是兩心如一、相濡以沫,有甚麼所謂?因好色而慕少艾,花前月下輕憐密愛的浪漫旖旎,又怎抵得過窮途蹇滯之中,相知相扶、不離不棄的厚重與珍貴?董催弟全心全意的護持阿炳,即使生活再艱難,也從不多說一句話,只默默為他張羅,卻任他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世間又有幾人做得到?可能因為實在太喜歡《笑傲江湖》任大小姐的緣故,我至今相信真心喜歡一個人,情意的深淺不在於對方給自己甚麼,而在於自己能為對方做些甚麼,或者能否理解他、成全他。所以在我看來,董催弟這份「涓滴之恩,湧泉相報」的深情厚義,遠比《梁祝》來得真摯動人。

總括而言,《二泉映月》是一齣比預期中成功的佳作。冷僻的題材、表演上的局限,都沒有妨礙編劇和演員流暢地表達嚴肅、發人深省的內容。最教人興奮的是,浙江小百花經過長期不懈的探索,終於開拓了一個戲曲創作的新方向,並寫下了一齣令人欣喜的劇目,樹為典範。我敢說這是浙江小百花在其「而立」之年,給傳統戲曲一份最寶貴的賀禮。這齣戲充分證明,戲曲不一定是媚俗搞笑或簡單的官感刺激,也可以承載較有深度和內涵的題材,而且可以同樣真摯動人。前提當然是編劇具備深厚的學養、豐富的舞臺經驗和卓越的表達能力,才能兼顧主題、情節與表演的需要。但這不是說《二泉映月》完美無暇,例如在身段、做工方面明顯可以再豐富一些,結局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細節也亟須調整,但整齣戲文所展現的弘大氣魄與創新精神,實在值得其他劇種借鏡與深思──尤其是近年強調技藝傳承,創作上卻故步自封、一籌莫展的香港粵劇。

註:附圖為直接引用第四十三屆香港藝術節網站連結之劇照,謹此說明。

17 comments:

  1. 可能我執着於事實,所以總覺得這樣寫阿炳與音樂、二胡結下不解之緣,有點過於誇張的神化,而且阿炳得知自己是「私生子」而選擇永不回歸道堂引致「墮落」的轉折,我也實在有點不理解。是因為自己被騙?還是因為甚麼呢?而且茅威濤的長髮造型也與我所認知的「阿炳」相差太遠,所以看着感覺有頗多的不順。當然以戲劇而言,這種構思其實可以理解,但總覺得與人物原型相距已太遠。

    另外我有點奇怪的執着,就是戲匭既名《二泉映月》,音樂設計方面也很用心把曲中的旋律化用於音樂和唱腔之中,但到了結尾都沒有聽到一次完整一曲的演奏,實在不無可惜。尤其結尾其實正好用一點時間把半首或全首曲目演奏配合,但我覺得實在收得太快,造型也如你所言,有點令人啼笑皆非。

    但我也覺得董催弟那一段非常動人,那不離不棄的相互扶持真的很令人感動,我很記得她那一句「我就是你的姆媽」(大意),加上那一大段溫柔婉約的唱段,即使我身在全院最高最後的一行也深深被感染了。個人甚至覺得陳輝玲演繹董催弟,比演《五女拜壽》的翠雲更為出彩呢。

    ReplyDelete
    Replies
    1. Calvin,我也有過你的懷疑,但因為是唯美派的浙江小百花,我能完全撇除史實的因素。她們從來不以歷史題材見長,說到底只是借題發揮而已。茅團長怎麼可能像阿炳?就算她本人肯犧牲色相,fans肯接受嗎?現在這個造型chok到不行,衣服款式樸素但乾淨之極,簡直像沒鬍子的喜多郎一樣飄逸出塵,合適嗎?但咱們又可以怎麼樣?
      故事的細節仍有不少犯駁欠暢順之處,你說的都是實例,我也同意,但大致上沒出大岔子,也就不必苛求了。
      對呀,我愛死陳輝玲的董催弟了,第一場已想一腳踢開阿炳去抱住哄她,即使要被老友罵死也是這麼說,呵呵。翠雲根本不適合貝姐,想當年她在電影版裡藐嘴藐舌的夏蓮可愛極了,《西廂記》的紅娘更不必說,早已是天下第一。唐琬算是新嘗試,當年已把我電得死去活來只剩半條人命,直至董催弟更進一步,連同行的auntie也說她可以演祥林嫂了。我現在倒是想看《江南好人》,看她挑戰男人的高難度動作呢。

      Delete
    2. 偶像包袱這些真的是.........我覺得衣服還好,但長髮我真的不太能接受。其實戲中還用了不少阿炳的生活細節,例如老鼠咬斷絃線,但呈現出來也是欠了悲涼而變得啼笑皆非,不過正如你所言,也就不必深究了,但看完後我倒寧願當日選擇看《梁祝》而不是這部,起碼我比你能接受《梁祝》的劇情,哈哈,雖然董催弟一段着實好看。

      我自從這次看了《五女拜壽》便喜歡了這故事,也在網上找到陳輝玲演夏蓮的舊版現場演繹,老實說我覺得可愛歸可愛,但夏蓮還是有點浪費了她,哈哈,只是原版演翠雲的何賽飛也着實精彩。倒是你說的幾套都沒看過,要去找來看看了,越劇真的看得不太多,頂多是看過幾個版本的《紅樓夢》而已。

      Delete
    3. 其實我越劇看得不多,皆因老友是茅團長鋼粉,跟著她看了幾齣而已。錢惠麗、吳鳳花、鄭國鳳、章瑞虹等都看了一些,但還是以浙百作品為主,其中新版《陸游與唐琬》和《西廂記》非看不可。

      Delete
  2. 題外話:至於你提到《笑傲江湖》,我想起我看過一篇內地網民的故事賞析,倒賦予了任大小姐「嶄新」的形象,岳不群倒成了故事中無辜的受害者,我沒有把整套小說看完,但單就這分析中的文本證據看來,不失為另一種有趣的故事解讀。

    若果有興趣可以看看,但內文真的頗長:http://bbs.tianya.cn/post-funinfo-3240797-1.shtml

    ReplyDelete
    Replies
    1. 好的,謝謝,我會抽空細看。早前看了一篇又是分析沖哥「其實」不愛任大小姐的文章,但我想說的是,任大小姐就是明知沖哥沒可能像愛著小師妹那樣愛她,她仍死心塌地的為他,才叫人感動啊!任大小姐自己覺得值得便是,旁人又多嘴甚麼?

      Delete
    2. 若果你看下去便會發覺這位網民完全顛覆了任大小姐的形象,希望你接受得到,呵呵。

      順帶一提,可以按下「只看樓主」,那麼就不用看其他人的留言,單看作者本人的分析了。

      Delete
    3. 好的。其實人家說甚麼也好,還是不會動搖任大小姐在我心裡的地位的,而且姑妄聽之,不必認真,呵呵。

      Delete
    4. 嗯嗯,聊備一說就好,哈哈。

      Delete
    5. 原來有三百多頁,我只看了十頁左右。作者就是說沖哥愛的是小師妹,不是任大小姐。基本上,我是同意的。愛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很難說得清楚,但沖哥對小師妹和任大小姐的感情不一樣,卻是千真萬確的。哪個是愛情、哪個不是愛情,抑或只是愛情的兩種表現,卻非我所能置喙了。
      至於後半部,則說任大小姐「大奸大惡」,「可憐令狐英雄一世,有眼無珠腹內空,最後落得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未免狠辣太過。大概長著甚麼心眼兒的人,看人家就是藏著甚麼心眼兒。
      岳不群那一段還沒看到,看來我又是時候第N遍重讀原著了,呵呵。Calvin既然沒讀過,趕快抽空看一遍吧,真是好書啊。不過記得要先看七十至八十年代初修訂的第二版,不是十多年前的新修版。

      Delete
    6. 再看下去其實也會發覺任大小姐最後是「受制」於令狐沖的,而談到岳不群那裏我覺得有點大開眼界,覺得這樣解讀整個故事會很「有趣」,哈哈。
      多年來我都一直不能追金庸,只看了《連城訣》、《白馬嘯西風》的短篇,其他故事都是道聽塗說回來。試過追看《射鵰》也是半途而廢,未看這篇解讀之前,已經覺得《笑傲江湖》陰冷得很,與書名極不相符,一直都提不起勁看全本呢。希望有時間補完,呵呵。

      Delete
    7. 我印象中正文其實到了百多頁應該差不多完結,後面都是回應和討論。

      Delete
    8. 不過樓主舉例談到寶釵我也覺得解讀錯誤了。

      Delete
    9. 呵呵,我倒相反,小學六年級開始看金庸,相比同學已是遲了,直至中五會考前把所有金庸小說看完。這是我平生最惬意、最刻骨銘心的閱讀經驗,即使只看了一遍,至今仍牢牢記住。少年時喜歡《天龍八部》,如今人到中年卻更喜歡《笑傲江湖》。我自是不認同天涯那作者對任大小姐的評價,倒覺得擁有權力的人甘願放棄權力而追求自己的理想或清靜無為的境界,才是最難能可貴的。
      正如我前面的回應說,一個人安著甚麼心眼兒,他眼中的人就是甚麼心眼兒。有人覺得寶釵不好,但我也算是半個老江湖了,更明白寶釵的苦處。曹公說得沒錯:「千紅一窟(哭),萬艷同杯(悲)」,《紅樓夢》裡的女子不論個性,歸根究柢都是可憐人。只要有這慈悲之念,就不會看人太不順眼。

      Delete
    10. 我也希望快點可以看完,但正因為知道情節發展,有時實在不想再經歷一次那些悲劇。
      世人對寶釵有這樣的誤解泰半也是續書所累,實在無奈。

      Delete
  3. 漏了一點,就是劇中加入抗日戰爭的國仇家恨,配合茶館的前後對照,也是很用心的設計。但配合中國今時今日的現況,心中實有一種莫名的矛盾感,不能言傳。八年的戰爭固然帶來痛苦,但過後呢?不得不令人心感無奈。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可不是?她們在戲裡罵得痛快淋漓,也大出我意料之外。可是現實裡多少人早忘記了這段沉痛的過去,還成了不辨是非的哈日族,豈止無奈?簡直是痛心。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