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6 May 2015

《黃鶴樓》

全仗一部虛實難分、精采絕倫的《三國演義》,三國時代才可在中國上下數千年的歷史長河中脫穎而出,成為中國男人代代相傳的浪漫。取材自三國故事的戲劇作品,更是多不勝數。但可能由於三國人物十居其九都是男性,而群雄爭霸、鬥智鬥力的故事對男性又別具吸引力,所以印象中「三國戲」就是「男人戲」,無論臺上臺下,女性也只是敬陪末座。除了貂蟬、孫尚香、甄宓和喬家姊妹外,已經想不起「三國戲」還有哪些獨當一面的女性角色了。

因此,早前去看新編粵劇《黃鶴樓》時,心中不免嘀咕:演員陣容女多男少(不計行當,只管演員本人的性別),會怎樣演繹陽剛味極重的「三國戲」?《黃鶴樓》以周瑜為主角,敷演他智鬥孔明、武會趙雲與曹仁的一段故事。雖云新編劇目,人物畢竟是婦孺皆知,那麼在劇情鋪排和角色塑造上,能否別出機杼,一新觀眾耳目呢?

若從表演上說,《黃鶴樓》風格古樸豪邁,頗得傳統粵劇的神韻。劇中大量運用鑼鼓套路和梆黃音樂,音色剛勁、節奏澎湃,把群雄逐鹿、勾心鬥角的磅礡氣勢和緊張情緒渲染得很透徹,也讓人真切感受到廣東粵劇鑼鼓的特色與魅力,設計鑼鼓套路和賣力拍和的音樂師傅應記首功。舞臺布景、陳設簡約而不失美感,〈守城樓〉一場更沿襲《斬二王》等傳統劇目的古法,把桌椅疊起來當城牆,古拙實用,亦暗合「三國戲」的傳統風味。但見趙雲站在城樓得意洋洋,周瑜策馬城下急怒攻心,高下懸殊的視覺效果頗能呼應人物的處境和心情,構思也相當不錯。

此外,《黃鶴樓》似乎用上不少粵劇傳統排場,我雖然沒完全看懂,更說不出甚麼名堂,但看來古風盎然,烘托劇情氣氛效果不俗,與一般劇目的表演格調頗不一樣。例如第一場吳軍誓師,先由四名大將分成兩組出場,表演一連串相同的動作和架式,想是表達軍容整肅、威武凜烈的感覺。接著都督周瑜上場,先命士兵擺上香案,繼而焚香、酹酒,向蒼天祈求征伐成功。同時,四名士兵手持旌旗分站桌邊四角,並用旗杆敲打桌面幾下,想是粵劇表演軍隊誓師的指定動作,以前在其他劇目也見過類似的安排。還有趙雲首度亮相的身段、結局時周瑜和趙雲在黃鶴樓爭執動武的功架,也令人印象深刻。

一如其他三國題材的戲文,《黃鶴樓》也不乏兩軍交戰的武打場面。但可能礙於技藝水平或信心不足的緣故,某些動作看來較為猶豫,打不出密鑼緊鼓伴奏下生死相搏的凶險與緊湊。我明白香港演員大都並非從小練起的功夫,武功造詣不深,但仍希望他們將勤補拙,至少須表現短兵相接時應有的緊張氣氛,才算成功。

《黃鶴樓》人物眾多,壁壘分明,難得演來有條不紊,頗能展現角色的鮮明形象。其中擔戲較重的人物有魯肅(梁煒康飾)、趙雲(文軒飾)、劉備(梅曉峰飾)和諸葛亮(呂志明飾)等。諸位把魯肅的仁厚寬和、趙雲的勇猛忠直、劉備的懦弱虛偽、諸葛亮的料敵機先,演繹得相當傳神,予人好感。然而諸葛亮頭戴方巾、身穿道袍的打扮,雖說是按照傳統,始終格調與眾不同,看起來太老成,也頗有茅山術士的況味。竊以為不妨考慮改穿衣襟繡著太極圖案的書生服,可能更合身分,視覺效果也更和諧。

小喬和孫尚香是《黃鶴樓》僅有的女角,各只佔一場戲。梁心怡的小喬扮相嬌美,演唱也動聽,但須注意眼神要穩定些,眼珠兒別轉動太多,以免削弱小喬清麗嫻靜的形象。在那些與周瑜儷影雙雙的舞蹈身段,如能練到兩人注目方向一致,自可加強夫妻兩心如一的感覺,效果更佳。

靈音的孫尚香也美艷端方,但舉止稍嫌太斯文,欠缺颯爽娜健的風度。歷史上的孫尚香是個「才捷剛猛,有諸兄之風」的巾幗英雄,史書說她有「侍婢百餘人,皆親執刀侍立,先主(按:即劉備)每入,衷心常凜凜」【註一】。既然劉備也忌讓她三分,可見孫尚香氣度不凡、凜然生威。日後若有機會重演,或可在眼神或抱劍動作等方面再下功夫,更彰顯人物的獨特氣質。

上述《黃鶴樓》的諸般人物,雖云各具風貌,某程度上,其實也是為了烘托主角周瑜而已。劇本描寫周瑜與好友兼同僚(魯肅)、下屬(甘寧和孫吳四大將)、敵人(曹仁、趙雲、劉備等)或愛妻小喬相處的片段,或敦厚、或威嚴、或機智、或深情,均反映其個性的諸般特點,融會起來就成為一個內涵豐富、剛柔並濟的人物。

這次文華自編自演,親飾周瑜,扮相俊朗、身手敏捷,最難得是眉宇間一股儒雅之氣,符合一般人對周瑜「長壯有姿貌」【註二】、文武全才的想像。不論盔甲、蟒袍或便服,一律採用粉紅色,甚覺別致,亦加強了周瑜少年得志(他追隨孫策起兵時,只有二十四歲)、舉止略帶浮躁的感覺。這份感覺在戲文前半部如攻曹仁、罵趙雲、假傳死訊等場面尤其顯著,直至在家養傷,與小喬互訴心曲時才開始收斂,到結局時更見沉穩了。大概這是因為故事時間橫跨約十年,周瑜從年少英銳到飽經憂患,思想、舉止和神態理應更成熟穩重,亦可見文華思考和演繹人物的用心細緻。但在等候劉備過江和黃鶴樓設宴兩場,有些抬腿踩椅之類的動作,幅度太大,神情也像磨拳擦掌準備廝殺的黑社會大佬一般。儘管未必全無事實根據,但以戲論戲,始終偏離了周瑜文武雙全的「儒將」定位,感覺相當突兀。將來重演的話,或可再仔細琢磨及調整表演方法與分寸,使人物形象更完整。

《黃鶴樓》共分八場,表演文武兼備,節奏徐疾有致、一氣呵成,可說沒甚麼冷場。劇本內容豐富,表演場合甚多;角色不論大小,俱有發揮機會。同時多參照史實的描寫,推翻了周瑜猜忌量淺的形象,還他一個公道,更屬難得。但劇本部分用詞略嫌重複,如「把某人」、「將某事」之類的被動式句法亦嫌稍多,可再潤飾一下。

然而,看罷《黃鶴樓》最深刻的感受,並非來自表演水平、場面調度或劇本文辭,而是再次想到,周郎天資俊異、雄才蓋世,卻接二連三遭逢挫折,無論他如何費盡心思力挽狂瀾,結果還是人算不如天算。觀照自己最近的際遇和香港目前的困局,心情更是鬱悶之極。不過,這已跟戲文無關,而是可能我又想得太多了。


【註一】《三國志》卷三十七〈法正傳〉。

【註二】《三國志》卷五十四〈周瑜傳〉。

2 comments:

  1. 你最近心情好像不大好喎,保重呀!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的,糟透了。不過我會注意的,謝謝。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