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 July 2015

嶺南獨秀

邇來心情鬱悶,難以排遣,對甚麼事情也提不起勁。某日無意間在地鐵站看到紀念趙少昂誕辰一百一十周年畫展的廣告,不禁心中一動。於是趁著上周末難得的好天氣,逕往參觀散心。

儘管小時候曾對繪畫有點興趣,上課時最喜歡在課本上臨摹日本漫畫和武俠小說人物解悶兒,但始終沒有深入鑽研,因此我對於中西繪畫的技法、流派、風格和特色等,全都一竅不通。欣賞的時候也不講究甚麼細節,只計較作品帶給我怎樣的感受。以前也曾參觀過趙少昂、呂壽琨、潘天壽、Monet、Van Gogh、Rembrandt等中外名家的畫展,但全屬走馬看花,似懂非懂。反而《清明上河圖》之類的古畫,更能引起我的興趣──但那主要是作品歷史背景的緣故,跟繪畫本身沒甚麼關係。

是次畫展於香港文化博物館舉行,由康樂文化事務署跟廣州藝術博物院合辦,取名「嶺南獨秀」。廣告和展廳入口處的題字,相信就是集合趙少昂的草書而成,頗具氣魄。可惜字跡潦草,當日我凝神盯著廣告幾秒鐘,才認得全那四個字。

趙少昂生於仍屬清朝光緒末葉的一九零五年,廣東番禺人,師承嶺南畫派名家高奇峰,是嶺南畫派第二代的重要人物。趙氏素以花鳥畫稱譽藝壇,但從是次展覽所見,他的山水畫更得我心。其中三幅作品予我印象較深刻。

第一幅題為《蜀江水碧蜀山青》,趙氏據回憶繪畫早年遊歷長江三峽的風光。江水兩岸的崇山峭壁連綿不斷,險峻無比,望之凜然生畏。然而江上煙霧繚繞,遠處暮靄沉沉,點出一片柔靡靈動的風致,頓覺畫面剛柔相濟、靜中有動,使人目不暇給。我尤其欣賞畫家點染輕煙與暮靄的筆法和用色,儘管自問於技巧一竅不通,但覺自然生動,就像親臨其境一般,教我徘徊難捨,賞玩不盡。

第二幅畫的是桂林象鼻山的景致,可惜我忘了記下畫題。這幅作品渲染一片蒼茫暮色、瀲灧水光與倒影更見精采,色調豐富具層次,氣氛寧謐幽邈,觀之忘俗。不禁想起去年夏天我身處其中的喧鬧和燠熱,實在不可同日而語。博物館選取這幅作品複製、放大,貼在展廳外牆為裝飾,參觀者未進展廳已先矚目。當日參觀之前,就在這複製品前駐足甚久,暗喜英雄所見略同之餘,也勾起一段百味雜陳的回憶。

如果沒記錯,第三幅題為《望夫石》,是傳統的水墨畫,並非如前述兩幅是彩色作品。畫家應是站在大圍附近向南眺望,所以畫中的望夫石在前,獅子山在後。可惜兩處名勝畫來不及象鼻山和長江三峽逼真,略覺失色。然而這始終是少數取材自香港本土風物的國畫,實在難得一見,十分珍貴。

轉念又想,趙少昂於抗日戰爭期間曾避居香港,一九四八年正式定居,直至一九九八年去世;多年來他喜歡到新界各地寫生和攝影,留下不少草圖和照片,但不知還有沒有更多繪畫香港景色的作品?如果有的話,為甚麼在我參觀過的畫展中(儘管少得可憐)並不多見?如果沒有,又是甚麼原因呢?是散佚了、落入私人收藏無法公開,抑或畫家對香港風物不感興趣,形諸丹青者寥寥無幾?

參觀時適逢周末中午,原以為遊人眾多,定然又是一場走馬看花,誰料並非如此,讓我可以靜心欣賞,甚至把畫上的題詩和展櫃旁的說明文字逐一細讀,倒是遂了散心之願,頗出意料之外。箇中原因,自是無從深究,但願只是宣傳未廣之過,而非香港人對傳統藝術視如陌路。在本土情懷高唱入雲的今天,如此冷待定居香港、對本港藝術發展貢獻良多、桃李滿門的一代宗師,未免說不過去了。

2 comments:

  1. 尚未去參觀呢!希望好快抽到時間去.

    ReplyDelete
    Replies
    1. 這是很值得仔細參觀的展覽,但不用著急,展期至九月初才結束。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