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9 July 2015

目連戲之打城戲

由於時間不合,我只看到福建泉州打城戲《目連救母》三本的中本,還有湖南祁劇的足本《目連救母》。

先說打城戲。恕我孤陋寡聞,以前沒聽說過,遑論看過,所以對此一無所知。綜合場刊所言,所謂「打城」,其實是佛教和道教的超度法事,以「打開地獄城門,超度被關押的鬼魂」為主要內容,起源可追溯至唐代。清咸豐十年(公元1860年),泉州「家居道士」吳永燎、吳永詩成立「興源班」,把「打城」儀式和「目連救母」的故事串連起來表演。同在泉州的開元寺也成立了戲班,其後與「興源班」合併。因此打城戲又有「和尚戲」、「道士戲」、「法事戲」、「師公戲」等俗稱。

可惜場刊的介紹甚覺簡略和零碎,前後不太銜接,看得我滿腦子疑團。例如打城戲「源於泉州宋代開元寺的超度法事活動」的說法,到底指的是甚麼?跟清代吳氏成立的打城戲班有甚麼關聯?為甚麼是開元寺?但開元寺成立戲班,卻在清末,且居吳氏之後,跟宋代有甚麼關係?從南宋【註】至清末,相距六百多年,期間打城戲從超度儀式演變為婚喪時節表演項目的過程,有哪些可供考證的依據?即使撇開這些繁瑣的史實考證功夫,從表演性質來說,竊以為這句話可能有兩層意思:一、打城戲將超度法事的某些動作或器具,融入表演之中;二、戲劇表演本來就是法事的一部分,具有儀式性質,就像廣東神功戲裡某些例戲,如《八仙賀壽》、《天姬送子》等。從我所看到的打城戲《目連救母》中本裡,兩種意義的表演都齊備了。

戲文一開始,四海龍王聯袂向觀音菩薩賀壽,原來就是打城戲的傳統儀式戲之一。但見四位扮演龍王的演員戴著龍形面具,身穿青、紅、白、黑四色蟒袍,便知分別代表東海、南海、西海和北海龍王。這些方位與顏色,都是按照傳統五行學說而編配的。龍形面具造得頗為精細,龍王說話時,下顎微有開合,看上去有點像《芝麻街》的布偶,甚覺有趣。而這段儀式戲與後面劇情尚有關連,不妨當作楔子看待,與香港神功戲中加插與正本戲內容無關的例戲,做法並不相同。

演到〈雙挑.鬥虎〉一折,飛鈸羅漢手持兩塊直徑一呎左右的鐃鈸,奉觀音之命為目連驅趕猛虎,保護他繼續上路。這段伏虎的戲,其實就是「耍鐃鈸」的表演場合。但見羅漢左鈸平托,右鈸豎直,手腕用力一扭,右鈸就直立著猛轉。無論他如何轉身或翻騰,鐃鈸總不離手;待得高拋、低轉之後,豎著急轉的鐃鈸也始終不倒。據說鐃鈸是閩南道教的樂器和法器,耍鐃鈸則是超度法事中的節目,具有辟邪、護身的作用。

千百年來,戲曲一直吸收雜耍、舞蹈、魔術等表演元素,務使觀眾目不暇給,增添新鮮感。但歸根究柢,這是技巧能否幫助演員更圓滿地表達劇情和人物,才是最重要的。若脫離了戲文,倒不如直接去看原來純粹的技術表演算了。坦白說,這耍鐃鈸雖云精采,但與戲文的連繫不夠緊密,看來有點「各位觀眾,看把戲來了」的感覺。簡單來說,就是戲味不夠──當時我覺得自己在看一項高難度的雜技,而不是看戲。

想深一層,如何運用各種表演技巧、能否緊扣戲文,可能也跟表演的性質和對象有關。打城戲與宗教關係密切,大概介乎戲曲與儀式之間,甚至可說是一種渾沌、多變的表演形式,我現有的詞彙和概念未能充分描述其特質。平心而論,打城戲風格樸實通俗,戲味和劇力較淡,唱、做等基本戲曲表演技巧也談不上很細緻。內容有點蕪雜,除儀式戲和雜技表演外,丑角插科打諢的分量也相當吃重,想是為了吸引觀眾之故。但儀式戲與各種特技的確相當精采,除耍鐃鈸外,還有「吃火吐火」(即吞下燃著的紙團,然後吐出火焰)、「吃紙拉腸」(即吃下紙碎,然後吐出長長的紙條)等,可惜這次錯過了。儘管這些未必與戲曲表演有直接關係,卻是研究地方風俗、文化、宗教等不可多得的活資料。

坐在劇院裡看這種包羅萬象的表演,總覺得格格不入。愈看下去,就愈覺得大概要在鄉間的戲棚或寺廟外的廣場上欣賞,才能感受到打城戲真正的魅力與文化內涵了。

按:配圖轉引自香港康樂文化事務署文化節目組facebook專頁,謹此說明。

【註】宋室南渡,定都臨安(今杭州),但也有不少宗室及士大夫繼續南遷,避居泉州;加上泉州亦設有市舶司,管理對外貿易,遂使泉州成為南宋人文薈萃、華洋雜處的大都會。及至宋末,泉州市舶司的營業額甚至超越廣州,成為南宋第一大港。因此,我將場刊所說的「宋代」,假設為南宋(1127-1279),並取其中間年份(約1200)計算與清咸豐十年相隔的年數。

2 comments:

  1. 我三晚都看了,第三晚〈酷刑、升天〉一場的「吐火」、「拉腸」,都與劇情無直接關係,特技算是一個引子,讓押解劉氏受刑的小鬼們表演一下。倒是這一場劉氏受刑、目連代母受刑倒各有一點高難度動作表演,算是緊扣劇情了。而且安排目連代母受刑,反比祁劇高腔本把重點放在超渡之上更加扣人心弦。這次的「目連戲系列」,最有趣就是三個劇種目連戲的戲文、詞白每每相近,但效果卻是截然不同,劇本剪裁與節奏對演出實在影響甚深呢。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Calvin。的確是,代母受刑是宣揚孝道最具震撼力的橋段;按照劇情鋪排,也可以稱得上一個順理成章的高潮。所以祁劇的結局如<九殿不語>那些,雖云有趣,難免也有少許反高潮的感覺。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