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1 August 2015

蘇劇《花魁記》

望文生義,蘇劇應是源於蘇州的地方劇種,但我對其表演特色卻一無所知。難得有機會親睹其代表劇目《花魁記》,自是欣然赴會。

據場刊介紹,蘇劇由花鼓灘簧、南詞及崑曲合流而成,其前身為「蘇灘」,又稱「對白南詞」。演出時由五至七人圍坐一桌,扮演不同角色,但不化妝,素衣清唱。直至民國之後,才逐漸出現化妝表演,與清唱並存。可是場刊沒有解釋「灘簧」、「蘇灘」、「南詞」等稱謂,只好上網搜尋。赫然發現《清稗類鈔》〈音樂類〉下有「灘簧」條,記載甚詳:

灘簧者,以彈唱為營業之一種也。集同業者五六人或六七人,分生旦淨丑腳色,惟不加化裝,素衣,圍坐一席,用絃子、琵琶、胡琴、鼓板。所唱亦戲文,惟另編七字句,每本五六齣,歌白並作,間以諧謔,猶京師之樂子,天津之大鼓,揚州、鎮江之六書也。特所唱之詞有不同,所奏之樂有雅俗耳,其以手口營業也則一。婦女多嗜之。江、浙間最多,有蘇灘、滬灘、杭灘、寧波灘之別。杭灘昔有用鑼鼓者,今無之。善琵琶者頗有其人。晚近以來,上海流行蘇灘,以林步青為最有名。林善滑稽,能作新式說白,婦女尤歡迎之。所至之處,座客常滿,其價亦較他人為昂。著名者尚有張筱棣、范少山、周珊山、鄭少賡、金清如等人。

由此可見,「灘簧」就是五至七人圍坐清唱,以絲竹伴奏的小型彈唱表演,「蘇灘」是流行於蘇州的「灘簧」支派,上海、杭州及寧波等江南主要城市也各有其灘。

另外,搜尋資料時又發現「蘇灘」有「前灘」和「後灘」之分。相傳清朝某帝駕崩後,朝廷下令全國禁演戲曲三年。蘇州藝人錢某遂刪去崑劇鑼鼓,把古雅艱澀的曲詞改編為通俗易懂的七字句,以絲竹伴奏清唱,原稱「錢灘」,後來訛作「前灘」。換言之,「前灘」是改編自崑劇的戲文,只是內容較簡鍊,並用清唱形式表演。「後灘」則是詼諧惹笑的劇目,主要取材自本土風物和新聞時事,大概類似今日的相聲、小品趣劇等。

至於「南詞」,最少有兩個意思。一指發源於宋、元之間的「南戲」,現存最早的南戲研究專著,就叫《南詞敘錄》。此外,「南詞」又可指浙江的說唱藝術「平湖調」,曲詞也是以七字句為主。據說浙江寧波、福建南平、漳州、將樂等地也有南詞曲藝,但已式微。若論蘇劇來源之一,則「南詞」似乎應指宋元南戲。

是次上演的蘇劇《花魁記》,故事來自明代話本《醒世恆言》卷三〈賣油郎獨佔花魁〉,清初李玉曾改編為長篇傳奇(崑劇)《佔花魁》,其中〈受吐〉一折最有名,至今仍有搬演。一九五六年由蕭鐸渠改編為蘇劇。全劇共分六場,情節流暢簡鍊;其中〈醉歸〉一折,把賣油小子秦鍾對花魁娘子辛瑤琴純真虔誠的仰慕之情,以及辛瑤琴自傷身世、慶幸終身有託的心事刻劃入微,最具情韻。據悉這是蘇劇的經典折子之一,誠非倖至。可惜這麼浪漫旖旎的民間傳奇,卻被蹩腳的結局破壞了。未知是否當年改編時受到政治局勢影響,重演前又沒有仔細校閱曲詞,辛瑤琴決意從良的重要唱段中,竟然出現「尊嚴」、「青春歲月」等現代詞語,甚至連音樂也突然變得澎湃激昂,一派誓與鴇母王九媽所代表的封建勢力周旋到底的樣板戲格調,真是大煞風景;如今想起,仍覺遺憾不小。

若問演出形式,當然並非復古的圍坐清唱,而是一般有化妝、穿戴、道具和布景的扮演。儘管曲調明顯與崑劇不同,仍貫徹柔靡委婉的風格;只有結局時那一段慷慨壯麗的交響樂式曲風,與全劇格格不入。表演以唱為主,曲詞大致清簡流麗,音樂相當悅耳,音色柔和、節奏平緩但不拖沓,聽來不覺沉悶。表演身段看來不及崑劇那麼講究,但也有一股隨意為之而不踰方圓的瀟灑自然。

蘇劇既是蘇州的本土劇種,原以為是以軟語吳儂的蘇州話演唱,雖說附設字幕,但進場前也曾擔心聽不懂,幸而沒有想像中的困難。事實上,我注意到生、旦演唱和唸白的語音,較接近崑劇所用的中州韻;其餘老旦、貼旦、淨、丑等行當,說的才是蘇州話。猶幸唸白沒有字幕也勉強聽懂了一半,也許是曾經改寫過,讓外地觀眾較易明白吧?聽老友說,主角專用中州音或接近官話的語音,配角則說土語的安排相當普遍,她老家的劇種也是如此。我亦記得崑劇的丑角多說上海話、蘇州話或標準國語等,視乎演出地點或人物身分而定。例如崑劇《滿床笏》裡,龔敬、師氏和蕭氏都說中州音,身有供職的中軍說的是國語,老僕蒼頭和侍婢梅香則說蘇州話。另有一次看崑劇折子戲〈借茶、活捉〉,扮演張文遠的名丑更即興說了幾句粵語,逗得滿場觀眾樂不可支。但我始終不明所以,還望識者賜教。

按:配圖轉載自康樂文化事務署文化節目組facebook專頁,謹此說明。

2 comments:

  1. 末段實在看得人莫名其妙,音樂和那些現代化用語也實在非常礙耳。倒是沒想到王芳可以演繹這柔弱角色、嗓音也可以這麼婉轉動聽,我只看過她兩次演出,一次是〈跪池〉、一次是前一晚的《滿床笏》,網上有她演的《長生殿》,也是有氣派甚至氣燄的角色,令我誤以為她只演這種角色呢。
    另外日間的折子也有點聊備一格之感,令我對蘇劇興趣不大。(剛好另外兩齣崑劇折子〈借茶〉、〈打子〉也非我所好,實在看得有點辛苦)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有幸看過她的《長生殿》三本,是多年前香港藝術節的節目,可惜她的楊貴妃戲份不多,印象不深。有一次又看了《紫釵記》之〈折柳陽關〉,可惜湯顯祖的原文不及粵劇動人,感覺又是差強人意。目前以〈跪池〉和《滿床笏》看得最過癮。回想起來,其實王芳的戲路也挺寬的,能充分掌握的人物可真不少。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