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2 October 2015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五看《獅吼記》

《獅吼記》未必是唐先生作品之中水準最高者,卻可能是最耐看的。為甚麼呢?竊以為是劇情貼近生活,觀眾易生共鳴;曲詞生動有趣,音樂也輕鬆愉悅,而且塑造人物的彈性較高,每個演員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考和體會,演繹不一樣的陳季常和柳玉娥。事實上,樂此不疲的重看此劇,正是為了感受不同演員如何詮釋同一個人物。

三年來第五度在油麻地戲院觀賞此劇,又得到一點新的體會──大概是因為這次由男士扮演陳季常,無論舉止、神態,抑或詮釋人物的角度,均與女扮男裝的生角截然不同。

這次演出給我最深刻的感受,就是男性對感情和婚姻的態度,確實跟女性南轅北轍。陳季常雖受嬌妻嚴厲管束,可是他野性難馴,約束愈緊,愈是反叛。明知柳玉娥就在身邊,可是看到美女仍然目不轉睛,旁若無人。於荒山邂逅琴操,一打照面就給迷得七葷八素,把御賜的玉錢拱手相讓。看到這裡,不知怎地忽然靈光一閃,終於明白以前看到這段戲時,總是憋著一肚子氣,其實不過是一廂情願。原來我沒有意識到,自己一直以女性角度觀察陳季常,見他居然主動轉贈御賜的定情玉錢,既無理亦無情,自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但從男性角度而言,這卻是色迷心竅時最理所當然的反應。

另外,他回到家裡,明知東窗事發,仍只想著如何瞞天過海,絲毫不覺自己所作所為有甚麼不對。雖說古人妻妾成群,不足為奇,但如今實行一夫一妻制度多年,類似的婚外情仍然無日無之,相信其中不少男士的心態,跟戲裡的陳季常沒兩樣。猶幸天道是公平的,魚與熊掌從來難以兼得,陳季常鬧了半天,仍是吃不了兜著走,還得在眾目睽睽之下誓神劈願,向柳玉娥懺悔表忠。我至今不敢肯定,結局時陳季常是否仍真心喜歡柳玉娥,抑或只是形格勢禁,不由他不低頭。仔細想去,其實也沒所謂了,這問題恐怕連他自己也答不上來。然而很多男士對默默包容自己不斷犯錯的元配正室,的確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眷戀。他們玩得興高采烈的時候,正如俗語所說「連老爸姓啥也不曉得了」,不太會想起家裡還有個人在操心──一個自己也曾經為之費過心力的人。一旦對方忍無可忍,反顏相向,甚至人去樓空,卻總是苦苦糾纏。若能痛悟前非,從此洗心革面,固然千金不換;但有些時候,不肯割捨,只因不想面對現實,或者不想重新適應枕冷衾寒的日子。多少人得到原諒後,不久便故態復萌,直至情況無可挽回,貽恨終生。古往今來,類似的悲劇不停在現實中上演,而唐先生在《獅吼記》的結局中,讓陳季常、桂玉書和自命風流的皇帝無地自容、窘迫難安,於女性看來,自是大快人心;對男性而言,可能既是自嘲,亦復給眾家兄弟一記灌頂醍醐罷?

附錄:《獅吼記》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