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9 February 2016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紅菱巧破無頭案》

觀眾看戲,總希望演員感情投入,充分表達劇中人的喜怒哀樂,從而打動自己。然而根據我的觀賞經驗,演員的「投入」也有不同層次。最超凡的境界,當然是演員與角色融為一體,不分你我,讓觀眾真切感受到他就是劇中人,把處境、心事娓娓道來,絲毫感覺不到他在演戲。最淺的一層,就是演員使盡渾身解數,七情上面、一絲不苟,觀眾很讚賞他的認真態度與賣力演出,但始終保持著一點理智,不會誤以為他就是劇中人,始終清楚明白自己在欣賞一場嚴謹、優質的表演。其實要做到這基本的層次,已屬不易;但如想精益求精,自然要朝著更高更遠的目標邁進──臺上臺下、戲裡戲外都一樣。

早前看唐先生的中期名作《紅菱巧破無頭案》,頗有驚喜,正是因為看到個別演員進步甚多,距離最高境界又接近了些。

若問此劇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首推飾演楊柳嬌的唐宛瑩。戲文裡的楊柳嬌是個紅杏出牆的孀婦,間接造成無頭凶案,亦連累了小姑與她的情郎,唐先生對楊柳嬌的褒貶毀譽,可謂呼之欲出。然而唐宛瑩演來從容不迫、收放自如,說話和身段的分寸也相當準確,深得外鬆內緊的訣竅。「外鬆內緊」四字看似尋常,其實極難做到;除基本表演技巧達到一定程度外,也端賴演員的悟心、態度與經驗。喜見唐宛瑩略窺堂奧,著實欣慰。希望她繼續努力,尤須注意演唱的音準與咬字,則成功可期。

此外,飾演左維明的司徒翠英也保持水準,表演的細緻、寸度總是教人放心。她與唐宛瑩合演經典名段〈對花鞋〉,兩人默契不錯,動作、走位不差毫釐,眉梢眼角也活瓏活現,令人看得相當愜意。林芯菱郭俊聲分飾楊柳嬌的小姑蘇玉桂和左維明的門生柳子卿,戲份不多但唱、做繁重,喜見兩人悉力以赴,可是唱功與情感表達仍有待加強。

資深丑角陳鴻進客串秦三峰,唸白、動作幅度較之前大為收斂,可謂恰如其分,更是令人喜出望外。然而轉念一想,所謂「無丑不成戲」,丑角是戲曲的重要行當,相傳梨園老祖唐明皇當年粉墨登場也是扮演丑角,並非英俊多情的小生,如今新秀匯演經常情商資深演員客串戲份吃重的丑角,平白放棄培養新晉的機會,始終不是辦法。我深知不少演員和觀眾瞧不起丑角,認為那只是插科打諢的閒人,比不上俊男美女的小生與花旦賞心悅目。但真正懂戲的演員和觀眾,不會輕視丑角的地位、分量與價值。事實上,丑角在戲曲史上舉足輕重,從早期專為君王和貴族表演的俳優,到唐、宋流行的參軍戲,打諢搞笑不只是為了取悅觀眾,更是為了達成諷諭、勸諫的目的,足以影響朝廷施政。如今不少劇種仍有丑角獨領風騷的劇目,與生、旦不遑多讓,相信粵劇也本該如此。但願各位藝術總監可以多費一點心,引領新晉和觀眾重新發掘丑角──甚至其他少受重視的行當──之美,促進粵劇的長遠和健康發展。

附錄:《紅菱巧破無頭案》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