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3 May 2016

重看新版《陸游與唐琬》有感

睽別十二年,與老友遠涉重洋,往澳門藝術節重看越劇新版《陸游與唐琬》。喜見故人無恙,後繼有賢之餘,亦不免百感交集,遂賦二章,略抒衷懷。

藍月依舊照孤芳,十年浪淘鬢似霜。
喜得梅開南海隅,重溫豆蔻少年狂。

情深不永萬年同,莫怨高堂悼落紅。
俗責千鈞難拋捨,空懷耿介待東風。

Monday, 2 May 2016

舊夢不須記

在三萬八千呎的高空,我做了一個夢。

在夢裡,把前塵細故重溫了一遍。

醒著不能說、不想說的,都說了。

不想聽、不要聽的,都聽了。

不想見、不要見的,都見了。

夢醒之後,終於明白,一切都過去了、結束了。

沒有懸念,沒有不捨。

一切已成定局,無可挽回。

從最初不想接受,到後來無奈接受,再到如今,無知無覺。

所以,不經不覺間,放下了。

從今以後,你是死是活、是人是鬼、是成是敗、是喜是憂,與我無關。

現在瞧見你的照片,甚至本人,已無感覺。大概就像曾經一起寒喧過、吃過飯,然後分道揚鑣的過客──時日一久,連名字也未必記得起。

人生不滿百,誰不是過客?

不要再說甚麼「多謝」。我甚麼也沒做。即使有,結果也不合你意,甚至惹出了多少麻煩。那還多謝甚麼?

少給我來這一套。

於某些人來說,也許這是必須的客套。但於我,如果並非真心誠意,一切客套的lip service,其實是最可恥的虛偽。

身為水瓶座,我最討厭虛偽。

工作場合可以通融,因為那是搵食,沒法子。不肯依循遊戲規則,就別往這是非圈裡鑽,及早另謀高就是正經。

但其他場合?絕對不可以。

俗語說:「哀莫大於心死」。其實,心死,是解脫、是重生。哀傷已沒有存在的餘地,遑論價值。

所以舊夢不須記。事過境遷,以後不再提起。

緣來緣去,前事的喜與淚。

在今天裡讓我盡還你。